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38-10706615/

正文 01035 恐怖探索
    即便是舊識,方云的語氣也沒有太多客氣。*paitxt.com*

    如果對方真的對自己尊重,就不會將這么大的事情隱瞞著自己。

    方云不管對方有什么難言之隱,可是至少對他來說,在古德國內,不允許有什么事情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特別是危及到古德國的安危,畢竟對于這片土地,方云有著很強的感情,還有其領地的重要性的。

    阿貝斯山脈地貌廣大,連接幾個國家,不過其中很大一部分,還是在古德國的境內。

    雖然方云沒有去過遺跡,不過依然知道遺跡的大致位置,就是在古德國的領土范圍內。

    如今七個巨大的勢力,將這片土地暗中收入囊中,卻一點都沒有知會方云的意思,所以方云自然也不會與他們太過客氣。

    蔻絲坦與蔻拉爾的目光閃爍,遲疑片刻后,蔻拉爾終于站出來。

    “還是由我向殿下解釋吧。”

    蔻拉爾的臉色沉重而艱難,似乎做出這個決定,相當的困難。

    “其實在數年之前,我們七個勢力的強者,就陸陸續續的進入到遺跡的深處,最初的時候,我們并沒有對遺跡有太多的想法,以為這只是代表著某個時代的產物,其中或多或少,遺留下些許,在這個時代人看來是好東西的古物。”

    “古物?”方云瞇起眼睛。

    蔻拉爾這十多年來的成長,可不只是在力量上,看起來她的交際水平也提高了不少。

    所謂的古物,很顯然只是一種模棱兩可的形容。

    一個原本只是小冒險團探索的遺跡,能夠讓七個勢力都把目光聚焦在那里,恐怕不是發現了古物這么簡單。

    蔻絲坦補充道:“有些古物有著神器的威能。不過又不是神器。”

    蔻拉爾的神色稍稍的沉下來,原本她與自己的母親同來,一方面是為了向方云交代。

    另外一方面其實也是希望,方云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不要逼得太緊。

    可是方云的態度,顯然是不想讓她們有所保留。

    從方云幾次咄咄逼人的追問就看的出來,方云對這個事情,相當的憤怒。

    蔻拉爾頓了頓,她已經明白方云的意思。如果這時候她再做保留,恐怕方云就不只是憤怒了,到時候就是失望。

    蔻拉爾很清楚,如果自己讓方云失望,會是什么結果。

    她賭不起。也不敢賭。

    因為她太了解方云了,作為這個世界上,唯一與方云有所交際的人。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方云的可怕。

    其實她與方云的關系,表面上是契約的關系。

    實際上是一種伴生關系,說的難聽一點,就是一只巨獸和一只寄生蟲的關系。

    而她恰恰就是那只寄生蟲,方云將多余的能量。以契約的方式傳遞給蔻拉爾。

    哪怕是方云多余的能量,依然造就了一個超越人類極限的至尊術士。

    所以對于方云的質問,她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僥幸。

    “在遺跡的外圍,其實普通的冒險者已經很難進入。這與運氣無關,是純粹的力量層次的挑戰。”蔻拉爾繼續說道:“所以我們對普通的冒險者并不限制,因為他們根本就不可能進入遺跡的深處。”

    維萊斯的神色略微有些失神,其實每個冒險者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一點僥幸心理。

    他們聽過太多的傳奇。向往著太多的冒險,他們總希望有一天,他們能夠成長到那些傳奇的層度。

    讓他們的故事被吟游詩人傳頌,將他們的冒險故事被世人所認知。

    不過蔻拉爾的話卻讓她感到心驚,蔻拉爾的意思很明白,他們所要去的那個遺跡,已經不是運氣的成分,而是對力量的絕對限制。

    如果他們不顧后果,以為憑借運氣就可以進入深處,那么等待他們的,只有絕對的死亡。

    “不過對于神級強者以上的人,應該問題不大吧。”方云問道。

    “雖然神級強者也無法進入太深,可是已經接近禁忌。”蔻拉爾解釋道:“對于我們七個勢力的強者來說,進入深處不是難事,從遺跡的發現到組織各自的強者,去探索遺跡的更深處,我們花費了一年的時間,在這一年的時間里,不斷的傷亡,同時也不斷得到有價值的發現。”

    對于發現了什么,蔻拉爾沒有細說,她知道方云想聽的是什么。

    對于那些發現,普通強者或許會欣喜若狂,可是對她來說卻是興趣缺缺,更不要說方云了。

    對于普通強者來說,實力或多或少的提升,對她卻沒有任何意義。

    “事實上,我們七個勢力的強者最初的時候,只是將遺跡當作普通的險地探險,可是隨著深入,終于有人醒悟過來,因為他們所發現的東西,全都不是這個時代,或者是上個時代的產物,很有可能是比起上古更加久遠的時代的文明產物,而這件事也終于在那些強者組成的冒險隊伍,無法再深入的時候,引起了我們的注意。”

    “當第二個隊伍再次組織起來的時候,是由一個天尊級別的強者以及十個帝級強者,還有三十個皇者組成的實力超強的隊伍。”

    冒險隊的所有人都聽的癡呆,除了他們的幾個長輩,他們根本就沒有見過其他的皇者級別以上的強者。

    可是蔻拉爾口中的隊伍,卻有著天尊與帝級強者的超強陣容,這種隊伍足以橫掃整個大陸了。

    “就這種程度的隊伍,你們就敢去探索遠古時代的遺跡嗎?是否太自不量力了?”

    維萊斯等人徹底呆住了,他們以為已經是超強的陣容,怎么到了方云的嘴邊,居然變得如此的一無是處?

    “這種級別的人類組成的隊伍,恐怕連探索一個中位神遺留的遺跡都不夠。”神天也發出感慨道。

    “是的,第二個隊伍失敗的比第一支隊伍更快,因為他們觸碰到了遺跡中的禁忌存在。”蔻拉爾苦笑的點頭。

    “不過第二支隊伍并非完全沒有收獲,他們發現了一種久遠的,被封印的生物。”

    “黑暗行者嗎?”方云終于微微的動容,接下來的東西,才是他想聽到的內容。

    蔻拉爾點點頭,繼續道:“這種生物是我們查閱了無數的典籍后得出的結論,一種存在于太古時代的種族。”

    “根據研究,這種被稱之為黑暗行者的種族,本身的力量并不強大,可是卻有著奇怪的特性,他們可以與其他的東西結合,同時發揮出本身的力量,如果是與該物契合,甚至可以發揮出數倍,甚至是數十倍的力量。”

    方云的神色終于微微的動容,先前那個神級強者并未對黑暗行者解釋的更詳細,如今蔻拉爾吐露出來,不由得讓方云對這種生物更加好奇。

    “這個發現最初讓所有人都大為驚喜,于是第三次組織的強者,陣容更強大,而且開始捕捉那些黑暗行者。”

    蔻拉爾的臉色,終于變得有些沉重:“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悅中的時候,災難開始降臨,我們發現這些黑暗行者,其實并不是全部,他們之中還有更強大的存在,這些最強不過是神級程度的黑暗行者,其實只是從封印里逃逸出來的弱小者,真正強大的黑暗行者還被近古在封印之中。”

    “于是……”

    “于是你們不顧一切的揭開了遠古的封印?”

    蔻拉爾點點頭:“我們揭開了封印,強大的超出我們想象的黑暗行者瘋狂的從破損的封印中涌出,這些黑暗行者的數量與力量,遠遠的超過探險的強者隊伍,在人類強者還在對這些黑暗行者的數量感到驚訝的時候,黑暗行者向人類強者發動了攻擊,而他們的攻擊方式,讓所有人都感到恐懼,他們瘋狂的占據人類強者的肉體,人類強者的肉體被占據后,不但性情大變,而且實力更是遠超原本的層次,一個普通的皇者之境的強者,在被控制后,力量直接達到天尊級別的強者,而天尊級別的強者,更是直接到達天尊的極限。”

    方云臉色一變:“然后呢?”

    “然后……”蔻拉爾與蔻絲坦的臉色都苦澀而沉重。

    “然后剩下沒有被占據肉體的強者拼死抵抗,他們發現自己所面對的還不是全部,在還未完全揭開的封印之中,還有更加強大恐怖的黑暗王者存在,所以他們犧牲了自己,暫時的封閉了遺跡的深處,不過那個封印相當薄弱,畢竟只是由人類強者所制造的封印,如果從外攻擊的話,哪怕是神級強者,都有可能造成損壞。”

    “這是你們所掌握的全部嗎?”

    方云再次質問道,蔻拉爾沉默了,蔻絲坦嘆息一聲:“隨后我們對手中捕獲的黑暗行者進行了研究,我們發現了一個更加恐怖的結果。”

    這時候的蔻絲坦與蔻拉爾的臉上,終于露出了恐慌的神色,方云的臉色也不好看。

    因為他在聽到前面的線索后,已經隱隱的察覺到,事情并非這么簡單。

    如果只是前面所說的那些,未必就真能讓蔻拉爾露出那種表情,恐怕正是自己所擔心的那樣,才會讓蔻拉爾的臉色變得如此的恐慌。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