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38-12394164/

正文 01206 魔法進化
    “奇怪,應該就是這附近才對。”

    方云已經到了泰坦巨星的另外一面,他已經連續一個月,都沒有發現有人類部族活動了。

    他只能憑著感覺,去尋找最后兩片蓮瓣。

    方云來到一片黑色的沼澤,突然,聽到一陣哭泣聲。

    方云不由得眼前一亮,這哭泣聲很顯然是人類發出的。

    只見一男一女兩個少年,出現在他的眼前,女的稍微大一些,看起來有十四五歲的模樣,而男的只有七八歲的樣子。

    少女的上身圍著不知名的獸皮,下身則是穿著三角獸皮,一頭烏黑的長發,顯得有些凌亂。

    少年躲在少女的懷中,驚秫的顫抖著單薄的身體,滿臉的淚痕。

    “烏亞姐姐,安洛不想死……”

    在兩個少年人的面前,是十幾個身材高大狂野的男子,手中拿著用尖石制成的長矛。

    “烏亞,將你們部族的圣物交出來。”

    “你們休想。”烏亞臉色恐慌,可是眼中卻帶著幾分堅毅與固執。

    “你們的部族已經毀滅了,即便你拿著圣物,你們也沒有任何用處。”

    為首的那個男子,身上的裝飾相當‘華麗’,看起來應該是一個頭領級別的人物。

    那個男子并沒有因為面對的是兩個少年而露出絲毫的憐憫,依然陰惻惻的看著兩個少年:“只要你們交出圣物,我可以保證你們能夠活下去。”

    那個叫做安洛的少年。緊緊的抓著烏亞的少年,眼中露出期盼之色。

    烏亞似乎也已經有些動容。猶豫不決的看了眼安洛。

    “烏亞姐姐……”

    烏亞咬著牙恨恨的看著對面的敵人:“焱火,我們部族的圣物,已經被你們得到了,我不知道你們還想要找什么。”

    “烏亞,不要騙我了,我們的確是找到了圣物,可是卻少了最關鍵的部位,你們是烏薩的子嗣。肯定是烏薩臨死之前,將最關鍵的部位交給了你們。”

    “交出來!”

    “快交出來!”

    “你們這群叛徒,誰知道是不是你們之中的某個人偷走了圣物。”烏亞冷酷的說道。

    為首那人一愣,臉色頓時猶豫起來,他們本就是十幾個部族聯合在一起。

    各自都在防備著彼此,如果真如烏亞所說的話,未必就沒有這個可能。

    落石部族已經統治這片黑色沼澤。已經千年的時間了。

    而落石部族所依仗的,也正是他們部族的圣物。

    如果真如烏亞所說的,被其他部族盟友得到了,那么結局很可能的新的部族繼續的統治黑色沼澤。

    而他們流炎部族將一無所有,為他人做嫁衣。

    其實十幾個部族,之所以聯合起來。為的自然是落石部族的那個圣物,為的是取代落石部族,成為黑色沼澤的新霸主。

    “那就對不起了,我的小公主!”

    焱火的臉上露出殘忍之色,手中的石矛指向烏亞和安洛。

    “不要殺我……圣物在……”

    安洛突然驚呼起來。烏亞臉色劇變,連忙捂住安洛的嘴巴。

    焱火的臉上露出狂喜之色:“安洛小王子。圣物在哪里?只要你告訴我,我可以保證不殺你們。”

    安洛擦拭掉臉上的淚水,驚恐的看著焱火:“你說真的嗎?”

    “當然,當然……”焱火連連保證道。

    “當時我們的父親讓我們躲在圣物的密室里,然后就看到黑鴉部族的人沖入密室,我們躲在角落,他們并未發現我們,然后就看到黑鴉部族的人用手中的武器劈砍在圣物上,將圣物劈砍下一個角。”

    焱火臉上一沉:“你確定是黑鴉部族的人?”

    “是的,他們的頭上裝飾有黑鴉的尸體,一定就是他們。”

    焱火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殘忍之色:“這么說,東西不在你們的手中?”

    “是啊。”安洛似乎還未發現焱火的臉色,很認真的點頭。

    “那就去死吧。”焱火的手中石矛,突然燃燒起火焰。

    站在陰影處的方云,眼中露出一絲驚奇,這黑色部族的人,居然已經開始掌控到元素了。

    眼前這個焱火雖然使用的不是魔法,可是他的身體已經可以與元素產生共鳴,而且實力似乎相當的不俗。

    “你說過會放過我們的!你說話不算話!”安洛驚叫起來。

    焱火冷笑:“可是東西不在你們的手中,何況……你們的落石部族的最后血脈,留著你們永遠都是禍害,所以你們必須……死!”

    “卑鄙的小人,要死的是你!啊——”烏亞突然尖叫起來,她的聲音帶著一種穿透力,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匕首,刺向焱火。

    焱火手中的石矛突然粉碎,焱火臉色一變,連忙退后兩步。

    看著已經停止尖叫的烏亞,臉色陰沉無比:“果然留不得你們。”

    焱火冷哼一聲,身上立刻燃燒起赤紅的火焰,整個人都像是從巖漿中爬出來的熔巖怪物一般。

    “焱火,我詛咒你!我們落石部族的所有圣靈都會詛咒你的!”

    烏亞的眼神充滿了怨恨與惡毒,可是卻沒有任何辦法,能夠阻止焱火的拉手無情。

    焱火是整個黑色沼澤為數不多的,實力到達王級的強者。

    盡看焱火此刻的表現就知道,他已經將自己流炎部族的血脈發揮到了極致。

    這種力量幾乎可以比擬黑色沼澤之中,最兇猛的怪物。

    方云凝視著焱火,臉上浮現出驚訝之色。

    沒想到這個黑色沼澤,居然能夠出現這種讓自己身體質變的強者。

    這種進化方式。與森林部族完全不同,森林部族的勇士。他們是天生的戰士。

    那么這個黑色沼澤的人,就是天生的魔法師。

    方云現在迫切的想要抓住焱火和烏亞,然后將他們解剖,看看他的身體構造。

    “烏亞,你們落石部族的統治時間太久遠了,久遠到你們甚至忘記了如何戰斗,你的每個死在我手中的族人,都只能用這種空泛的詛咒來拖延自己即將到來的命運。實在是太可悲了,黑色沼澤不需要弱者,只有像流炎部族這樣的部族,才有資格統治黑色沼澤,只有像我這樣的強者,才是黑色沼澤真正的統治者!我才是天生的王者!而我的名字,也將永恒的流傳在后代的腦海中。”

    焱火猛然撲向兩個少年。兩個少年都已經露出絕望之色,無力的看著撲來的焱火。

    “有意思的進化。”

    方云突然擋住了焱火前進的步伐,輕輕一彈,直接將焱火逼開。

    眾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突然出現的方云,驚詫莫名。

    “你是什么人?”焱火摸了摸胸口,被對方彈到的地方。那個部位此刻居然不再燃燒,恢復成血肉之軀的模樣。

    烏亞和安洛驚疑不定的看著方云,眼中帶著幾分的驚訝與疑惑,還有一絲絲的希望。

    方云看了眼身后的兩個少年:“我想要你們口中所謂的圣物。”

    或許,或許那就是自己所尋找的蓮瓣。

    焱火上下打量著方云:“你不是黑色沼澤的人?你是外來者?”

    焱火似乎對外來者并不陌生。方云有些驚訝:“你見過我以外的外來者?”

    他這一路走來,都沒有遇到一個部族。這焱火不可能比自己走的更遠,怎么可能遇到外來者?

    “在那個海的方向就經常出現外來者,難道你不是從海的方向來的?”

    方云愣了一下,略顯尷尬的笑了笑,對啊,自己只是從一個方向來的,另外一個方向未必就沒有其他部族。

    “外來者,你想插手我們黑色沼澤的內部事務嗎?你應該知道,我們黑色沼澤部族,擁有著你們這些外來者所沒有的力量。”

    焱火這句充滿危險的話,他清楚的告訴方云,在黑色沼澤中,有許多他這樣的強者。

    方云摸了摸下巴,看了眼身后的烏亞和安洛:“你們部族的圣物是什么樣的?它有什么功效?”

    烏亞露出厭惡之色:“你與他們一樣,都是貪婪與卑劣的人。”

    “你幫我們殺掉他們,我就告訴你。”安洛的眼中,帶著幾分恐懼,唯唯諾諾的說道。

    “狡猾的小東西,你剛才故意告訴他們,東西在黑鴉部族的手中,如今又想借助我的手,保全性命嗎?或者你覺得,在我與他們戰斗的時候,你們有機會逃走?”

    安洛露出幾分疑惑不解:“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明白。”

    方云瞇起眼睛:“看來,東西的確在你們的手中。”

    烏亞和安洛的臉色終于變了,更加警惕的看著方云。

    “我們來做個交易怎么樣?”方云頓了頓,看了眼正欲拒絕的兩人,擺了擺手道:“別急著拒絕,你們可以提出相對合理的條件,而我想要看看,你們所謂的圣物是否是我想要的東西,如果不是,我便不會拿走,如果是我想要的東西,那就不好意思了……”

    兩個少年俱都不說話,顯然對方云的提議完全不認同。

    “或者是……我殺光黑色沼澤的所有人,將整個黑色沼澤翻個底朝天,我相信應該可以找的到的。”

    “好大的口氣,你以為你是誰?”焱火和身后的流炎部族的人,全都義憤填膺的叫囂起來。

    黑色沼澤可是這個世界最古老的一片人類勢力,超越了其他地方的人族歷史。

    黑色沼澤的人族是第一批,也是唯一一批進化出元素力量的人類。

    即便是一些經常出入黑色沼澤的外來者,也對黑色沼澤的各個部族嘆為觀止。

    黑色沼澤的人族,也被譽為最強的人類部族。

    如今,一個外來者,居然大言不慚,說要殺光整個黑色沼澤的人族。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