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38-4784224/

第一卷 三歲定終身 0547 舍命一擊
    0547舍命一擊

    有些時候,活著的人遠比死去的人更加痛苦,凱瑞奇可以為了自己的同伴而犧牲,可是凱米奇卻要為了同伴而擔負舍棄同伴的責任。

    凱瑞奇的心情,出奇的平靜,那感覺就好像,他所面對的并非一個半皇級別的超級強者,而是一個普通人,沒有起伏的心境,沒有慌亂與恐懼,手中的盾牌握的更加牢固。

    巴扎看著凱瑞奇的眼睛,心中卻出奇的憤怒,在凱瑞奇的眼睛里,他看到了輕蔑,看到了嘲笑,他能看到自己的一切弱點,那感覺就好像凱瑞奇完全摸透了他的底細一樣。

    “小子,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只螻蟻,就是一只爬蟲,只要你交出神靈丹,我給你死的痛快一些,不然的話……我保證你和你的那些同伴,死無葬身之地!”巴扎惡狠狠的說道。

    凱瑞奇的嘴角微微勾起,看著巴扎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絲嘲笑:“你太讓我失望了,作為同為半皇級別的存在,你與他的差距太大了,不論是力量還是氣度,在他的面前,你什么都不是,將你與他同時提及,正是對他最大的不尊重。”

    巴扎的眼角微微抽了抽,他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對他說,不如誰不如誰,從他還只是一個不起眼的人開始,身邊的人就不斷的將他與別人做比較,不過正因為這種比較,讓他一步步的走到今天這個層次,可是這種對比,依然存在,他依然會被人與其他人對比。

    他之所以瘋狂的想要晉升皇者之境,就是要站在所有人之上,只有站在最高點,他才能徹底的消除這種對比。

    這種被別人拿來做對比,而且還是處于低劣的一方,讓他有一種抓狂的感覺。

    “風神之怒!給我去死吧……”巴扎咆哮著釋放他所有的魔力,在他的身軀后,狂暴的魔力形成一個巨大的風元素,肆意的狂風不斷的聚集,讓風元素變得更加暴虐。

    “大人這是怎么了,為什么面對這個小子,居然使出自己的最強魔法?”

    “難道那小子,真的有這么強大嗎,需要大人直接使用風神之怒?”

    “那個小子所說的,與大人一個級別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人?”

    突然,巴扎的目光落向先前那個低聲驚嘆的人,眼中閃過一絲狠厲:“給我閉嘴!”

    巴扎隨手指向那人,身后巨大的風元素,立刻伸出巨大的臂膀,在一聲慘叫聲中,那個神級強者,瞬間就被風元素撕成碎片。

    所有人不由得后退幾步,驚駭的看著巴扎,他們知道巴扎的脾氣不好,可是沒有想到,只是幾個無心的言詞,居然直接動手斬殺自己的手下。

    他們可不是普通的手下,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十階的層次,如果是在歐蘭大陸,哪一個不是呼風喚雨的存在,即便一國之君面對他們,也要低聲下氣,可是此刻卻因為幾句言詞,而被巴扎毫不留情的抹殺。

    這讓他們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絲的抵觸心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并不是巴扎真正的手下,他們加入聯盟,最主要的目的,只是為了得到庇護,在自身不受到威脅的前提下,接受一些指令與任務,而不是將自己的性命,都交給聯盟或者是某個首領。

    巴扎的心神一晃,腦海中有些驚愕,他對自己剛才的行為,都感到不可思議,看著自己手下那些,閃避的眼神,他意識到,自己似乎太過沖動了。

    巴扎猛然回望向凱瑞奇,怒指著他:“是你!是你動的手腳!!”

    凱瑞奇冷笑著看著巴扎,并未回答巴扎的指責,身體突然擺出投擲的姿勢。

    “復仇者之盾!”凱瑞奇猛然將盾牌,投擲向巴扎。

    盾牌在半空中旋轉著,劃過一道詭異的弧線,盾牌并沒有太過華麗的光輝,速度也不是非常快,可是卻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巴扎強忍著心中的怒意,看著飛射而來的飛盾,他本能的感覺到危險。

    明明可以輕松躲開的飛盾,他卻不由自主的定在原地,伸手想要去接觸那個飛盾。

    “風吼!”巴扎怒吼一聲,身后巨大的風元素,立刻咆哮著,巨大的身軀迎向飛盾。

    可是,風元素巨大的身軀,并沒有起到任何效果,飛盾依然毫無阻懈的穿過風元素的身軀,朝著巴扎射來。

    這復仇者之盾,是必死之人所發出的一擊,只有擁有必死之心的人,才能使用的招式,而使用這一式的人,也意味著必死無疑。

    這一式復仇者之盾并不是守護騎士的技能,而是方云傳授給凱瑞奇的搏命招式,如果在修真界中,這一式便被稱之為‘殞命術’。

    這是以命搏命的招式,以飛盾為媒介,蘊含著凱瑞奇的一切生機,一切的情感,一切的命理。

    這是無法躲避的一擊,在復仇者之盾射出的一瞬,飛盾就像是跟蹤導彈一樣,完全的鎖定了巴扎。

    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止著一盾之力,被鎖定者必須正面面對這一擊,也正因如此,風元素的攻擊才會落空。

    當然了,如果是修真者使用殞命術的話,威力比起凱瑞奇還要可怕百倍,凱瑞奇畢竟只是一個九階出頭的實力,與真正的神級強者,都還有不小的差距。

    凱瑞奇的復仇者之盾,要想真正的打敗巴扎,依然不現實。

    凱瑞奇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生命,為自己的弟弟妹妹博取一點點的時間,僅此而已。

    巴扎已經惱羞成怒,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小丑一樣,不斷的被凱瑞奇嘲笑,不斷的被他耍弄。

    “冥頑不靈的小子,連同你的破盾,給我一起粉碎吧!”

    巴扎憤怒的咆哮中,手臂上閃現出青色旋風,青色旋風在巴扎的手中不斷的旋轉,同時越來越大,當從巴扎的手中脫離的時候,已經化作萬丈狂風。

    風嘯充斥著整個殿堂,一些站的近的神級強者,立刻被這道狂風所俘,撕扯著抽離原地,卷入狂風的中心之中,在慘叫聲中噴灑出一片血霧,身體被狂風絞成碎片。

    只是,復仇者之盾并沒有受到狂風的影響,依然精準的落在巴扎的心口上,這一路上毫無阻懈。

    巴扎張著嘴,滿臉的不可思議,看著穿入胸口幾分的飛盾,嘴角溢出幾口鮮血。

    “這……這怎么可能……”巴扎不可思議的看著胸口的飛盾,明明只是普通的投擲,明明就是如此的無力一擊,怎么可能穿過自己的重重阻擋,命中自己的胸口?

    巴扎顯然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可是又不能不接受,胸口的陣陣劇痛,不斷的沖擊著他的感官神經,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不是幻覺,也不是夢境。

    巴扎一把抽出凱瑞奇的飛盾,憤怒的他雙手用力一擰,接近神器的飛盾,在他的手中不斷的扭曲變形。

    殞命術便是如此,以一條命,換一次直接攻擊敵方的機會,只此一次,勝也好負也罷,都只是這么一次的機會,凱瑞奇付出性命的一擊,也只是讓飛盾對巴扎的身軀,直接命中一次。

    巴扎并非武者,所以身軀相對來說,并沒有那么強悍,凱瑞奇的一擊的確讓他受到不小的傷,可是這種傷并不致命,甚至對巴扎來說,只能算是輕傷。

    凱瑞奇的臉上,終于露出久違的笑容,身體緩緩的倒下,他所笑的,不是他戰勝了巴扎,而是因為,他已經為自己的弟弟妹妹,爭取到了足夠的逃跑時間,這就足夠了。

    凱米奇沒有回頭,而是拉著雅典,他害怕如果回頭的話,會動搖自己的決心。

    費諾跟則是拽著沙巴,費諾跟雖然沉默寡言,可是不代表他不明就里,相反他比其他人看的都透徹,他在五個人之中,與凱米奇的關系也是最好的,所以他更清楚,此刻沒有人比凱米奇更加痛苦。

    “凱米奇哥哥,我們不要再走了……我們在這等凱瑞奇哥哥。”雅典呼叫著,心中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凱米奇的目光冷峻:“如果哥哥擺脫了那些人,自然會追上我們,可是如果我們在這等他的話,到時候反而會被追兵利用,如此的話,我們先撤退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凱米奇,你讓你哥哥單獨面對那些人,你覺得他一個人能行嗎?我們五個人尚且只能自保,他一個人哪里有可能擺脫那些人?”沙巴大聲說道。

    “哥哥從方云大人的手中,學到的東西比我們幾個人都多,他自然是有一些絕技沒有使用出來,我們在場反而會影響他的發揮,所以才會要求我們幾個先撤退。”

    “真的是這樣嗎?”沙巴懷疑的看著凱米奇。

    凱米奇冷峻的目光,直視著沙巴:“你是在懷疑我嗎?”

    “凱米奇,這與我們以往的行動不符,我們不論面對任何敵人,從來沒有留下過任何一個人,那么多神級強者,我不相信凱瑞奇一個人,可以應付的了。”

    一直以來,以魯莽粗狂著稱的沙巴,這一次卻顯得出奇的冷靜,事實上,此刻即便是再愚鈍的人,都已經感覺到什么,凱米奇太冷靜了,冷靜到令人感到不安。

    凱米奇閉上眼睛,心頭的在滴血:“如果你想讓哥哥,死不瞑目的話,那你就回頭吧!”RO

    【……0547舍命一擊文字更新最快……】@!!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