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38-4795644/

第一卷 三歲定終身 0548 來遲一步
    他們就站在傳送陣前,沒有人踏出這一步,雖然他們明知道,即便他們此刻回頭,即便他們此刻留下來,都已經來不及了,可是他們依然無法踏出這一步。

    他們不修真,卻知道因果,當他們踏出這一步,他們將再無回頭的機會。

    凱瑞奇為他們而舍棄一切,而他們卻被動的接受這一切,因果就是如此。

    突然,沙巴大吼一聲:“我不逃了,要逃你們逃!就算是死,我也要把凱瑞奇那個白癡找回來!”,“我也不走!”,雅典異常堅決的說道,明晰的眼眸中,透著幾分決然。

    凱米奇這次沒有反對,反而露出釋然的眼神,這是一種解脫,一種寬慰,看了眼身邊的費諾跟,費諾跟則是報以微笑。

    費諾跟很少會露出笑容,一直以來他都是以陰沉冷漠示人,如今卻為同伴的決定而露出笑容。

    “那我們就再回去走一遭,是生是死,就全憑天意!”

    不過,就在這時候,他們面前的傳送陣前,突然閃過幾道光束,幾個身影已經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所有人頓時如受驚的兔子一樣,跳開幾步,向后竄開,同時拿出自己的武器,做出欲拼命的準備。

    在泰坦神殿中,他們可沒有親友,只有敵人,所以在看到傳送陣中,有人到來的時候,他們才會如此緊張。

    光彩中,首先走出來的艾卓與魯尼特,更是讓他們驚慌失措,如今凱瑞奇已經不在他們的身邊,他們連最基本的陣型,都擺不起來。

    雖然他們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決心,可是計劃與變化”總是會讓他們心慌意亂,措手不及。

    當然了,當他們看到了艾卓與魯尼特身后的方云的時候,他們已經無法形容心中的那種激動與狂喜。

    “人……大人……”,凱米奇驚呼的叫起來。

    他們的心情在看到方云的瞬間,已經從地獄瞬間升到了天堂,方云的出現,就如一盞明燈一般,頓時照亮了他們的心神,點燃了他們的希望。

    “大人!!”,四人異口同聲的叫道,方云的出現”無疑是對他們最大的激勵,也是給予了他們最大的希望。

    方云放眼望去,已經看到幾人身上的累累傷痕,同時也看到了他們臉上的那種希翼與仇恨的目光。

    “你哥呢?”,方云看向凱米奇,低聲問道。

    凱米奇的臉上”流露出一絲低沉,緊拽著雙拳,咬著牙低吼著說道:“他讓我們先離開……”

    方云深吸一口氣,掠過幾個人的身邊,朝前走去,沒有多言。

    只是”所有人都感覺到,在方云平靜的神態下”是暴風雨一般的怒意。

    方云回頭看了眼四人:“你們還在等什么?”,四人的臉上,同樣的露出同仇敵愾的目光,跟隨在方云的身后,向看來時的道路而去。

    奎林恩與月妮跟隨在后面,奎林恩的臉上露出幾分期待:“真想看看那牟倒霉的家伙。”

    艾卓與魯尼特沉默不語,默默的跟隨在后面”此刻他們就怕方云將他的怒意,傾瀉在自己二人的身上。

    有些時候,平靜反而比暴怒,更讓人恐懼,方云冷漠的目光里,是猶如刀鋒般鋒利的殺意。

    巴扎獰笑著提著凱瑞奇的脖子,凱瑞奇此刻已經走進氣多出氣少,迷離的目光中,依然是充滿了嘲笑一般的眼神。

    只要接觸到凱瑞奇的眼神,巴扎就會遏止不住自己的怒意,不過很快的,巴扎就獰笑著抓住凱瑞奇的左臂,奮力一撕,凱瑞奇的手臂應聲撕裂。

    不過凱瑞奇沒有吭半聲,斷臂處血流如注,將凱瑞奇的身軀完全侵染成鮮紅色,鮮血濺射在巴扎的臉上,巴扎的獰笑更盛。

    “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如此輕易的死去,我會慢慢的折磨你,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會讓你感受到真正的地獄!”

    巴扎突然想到什么,嘴角不由得一勾:“對了,還有你身邊的那些小雜碎,你真以為他們能逃出我的手心嗎?我會將他們一個個的撕碎,就如野狗一樣,慢慢的折磨他們!”,凱瑞奇的眼神突然一變,猙獰的望向巴扎,嘴角含著血水,那眼神就如一只真正的野獸一般,狠厲的看著巴扎。

    “嘿嘿……你終于感到憤怒了嗎,很好!很好!!我就喜歡看到你憤怒的目光,哈哈……”,突然,凱瑞奇的目光望向遠處,凱瑞奇的嘴角突然露出一道笑容。

    巴扎的臉色一寒:“你笑什么?”

    凱瑞奇虛弱的聲音低嚷著:“你沒機會了,你沒機會了……”,“你真以為他們逃的出我的手心嗎?”

    “不……不是他們逃,很快你就……就能像你自己說的那般,猶如野狗一般的逃呃……哈……哈哈……”,凱瑞奇看著巴扎的目光里,多出幾分憐憫。

    “逃?除非是皇者出現,不然誰能讓我逃?難道就憑那幾個小子嗎?”

    “大人已經來了……呵呵…………我已經感覺到了……感覺到了他的怒火,感覺到了他的怒人……”,”

    其實,并不是他感覺到了方云的到來,而是凱瑞奇身上的法寶,那是專門用來與方云聯絡用的,早已沒有動靜的法寶,突然發出一陣吟動。

    凱瑞奇的目光微微的閉上,那是欣慰的神色,他終于可以不用擔心了,他終于可以安心的離去,透露微微的垂下。

    對他來說,死并不可怕,而這樣的結果對他來說并不壞,能夠為了自己的同伴而戰死,也是他最好的歸宿。

    巴扎憤怒的抓著凱瑞責的脖子:“給我醒過來,我還沒同意你死,給我醒過來!我要你看著那些小雜碎被我折磨至死!”

    “大人,這小子已經死了,我們還是快點追那幾個小雜種吧,如果讓他們逃遠了,就不好辦了。”,巴扎憤怒的回過頭,狠狠的掃了眼那人,那人心頭一寒,連忙退后幾步。

    巴扎強壓下心頭的怒意,看丫眼手中凱瑞奇的尸體,隨手一拋。

    “走,追那幾個小砸中去!”,“季!”

    “凱瑞奇……”,幾個驚呼從遠處傳來,凱米奇等人,已經疾步沖上前。

    巴扎看到這幾個人,不由得眼并一亮,臉上露出笑容:“哈哈……,你們又回來找死嗎?”

    沙巴抱起凱瑞奇的身軀,用力的怒吼著:“凱瑞奇,你給我醒過來!給我醒過來,我還沒同意,不準給我死,不準給我死!”,只是,死者是不可能響應他的呼喊,凱瑞奇的眼睛從閉上的那一刻,就永遠不可能睜開。

    雅典的淚水,早已打濕了臉龐,死死的抓著凱瑞奇的手掌,不斷的施展她所能施展的,最強的光明魔法。

    “凱瑞奇哥哥,你醒來啊,你醒來啊,雅典不讓你死!雅典不要你呃……”,只是,即便是最強的光明魔法,也沒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或者說這世界上,從來沒有真正的起死回生。

    凱米奇失神般的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自己哥哥的殘軀,腦海中一片恐怖,他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不能接受這樣的現實。

    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的閃過從小到大,哥哥的身影。

    那個堅強的背影,寬闊的肩膀,不論是遇到任何對手,凱瑞奇永遠都是第一個站在他面前的人。

    “如果我不能幫你擋住所有的敵人,我就不配做稱的哥哥”,凱瑞奇對凱米奇如是說,這也是他對冒險小隊中的每個人說的話。

    費諾跟輕輕的按住凱米奇的肩膀,他沒有說話,他明白此刻凱米奇的心情,明白凱米奇的憤怒。

    沙巴突然想到什么,猛然回頭看向方云:“大人,凱瑞奇還有救吧?是不是?是不是?”,方云并沒有把脈,即便只是一眼,他已經知道結果。

    凱瑞奇的身軀,早已沒有任何的氣機,外部的傷勢雖然嚴重,可是那都不是致命的傷,如果只是這些傷勢的話,雖然費一些手腳,并非不能完全治愈。

    可是他真正致命的地方,來自于他的靈魂,他將自己所有的生機,所有的力量,以殞命術的方式,完全的爆發出去。

    方云有些后悔,后悔教他這一式殞命術,不過如果沒有這招的話,那么可能等待他的就不是凱瑞奇一個人的尸體,可能就是五具尸體了。

    看到方云的目光,所有人最后一絲希望,徹底的滅絕了,沙巴的雙膝一軟,跪倒在地上。

    “啊……”,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這是沙巴自從懂事以來,第一次流淚,不甘!

    他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不甘,感受著凱瑞奇漸漸冰冷的身軀,看著已經扭曲變形的盾牌,沙巴的眼中流下兩行血淚。

    “哈哈…………你們是來給這小子送終的,還是找死的?”巴扎肆意的大笑著,肆無忌憚的掃過每個人:“你們不但回來了,還多帶了幾個送死的人。”

    沙巴的眼中,突然爆發出一股難以遏止的仇恨,身上開始燃燒著瘋狂的火焰。

    “沙巴哥哥,你快停下“……”雅典驚駭的叫起來。

    【……0548來遲一步文字更新最快……】@!!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