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38-8956186/

正文 0924 嫁禍
    一把劍,能夠讓人進入帝級之境,這是他們以往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

    而且不是普通的帝境,云桑諢天與云桑諢陽看他們的大哥的氣息,就如同自己的父親那般,早已在帝境存在多年,境界早已穩固。

    甚至,云桑諢清的身上,那種凌厲的感覺,就如一柄出鞘的利劍,遠非云桑熊天所能比擬的。

    這把劍除了稍做修改的外形,幾乎沒有太多的改動,可是給云桑諢清的感覺,就如同一種新生,那種感覺就好象它已經不僅僅是一把劍,就如同自己身體的延伸。

    “師父,這是我的武器。”云桑諢陽與云桑諢天爭先恐后的將自己的武器遞給方云。

    分別是一對匕首與一把闊劍,全都是名家打造而成,全部都是云桑熊天送給他們的成人禮。

    而兩人的武器,也都被方云改造成與云桑諢清的心劍同級別的武器,而且全部都進入帝級。

    不過云桑諢天與云桑諢陽的實力原本略低,在這之前還未進入半帝,所以他們只是借著自己武器的器靈,觸及帝境,遠不如云桑諢清的收獲來的大。

    不過,這也足夠他們激動許久的時間,此刻對方云這個師父,再沒有半分懷疑。

    畢竟他們可從來沒聽說過,誰能夠舉手投足之間,就讓他們從皇者之境提升到帝境,而且是沒有任何的副作用。

    當然了,在方云看來。他的作用雖然大,可是真正關鍵的,還是他們本身的天賦。

    擁有者虎賁傳承的血脈,的確擁有著他人所無法比擬的優勢。

    他們的天賦并沒有完全的展現出來,不過即便如此,已經讓普通人望塵莫及。

    “等這拍賣行結束了,你們可以去會一會先賢會的人,至于那個大長老,你們帶上你們的妹妹,有她在可以確保你們的安全。”

    “師父。難道以我們三人現在的實力,加上您賜予我們的武器,還勝不過那個老匹夫?”

    此刻的三人,顯然是自信心爆棚,他們感覺自己就算與自己老子單挑,也能完虐自己老子,更不要說三人聯手了。

    “如果你們能夠與你們的武器配合無間,自然可以輕勝,不過你們初入帝境。實力最多也只能發揮出七八成,比之同階的強者。還要略差幾分,雖然你們手中的武器比得上神器,可是難保那個大長老沒有利器,所以還是小心為妙。”

    而此刻拍賣會也已經到達最后的*,出云帝國的古清親王在喊出兩萬億的天價的時候,現場一片寂靜。

    所有人的喉嚨里都像是哽了一塊骨頭般,張著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古清親王。

    兩萬億兩,這是什么概念?

    這等于是出云帝國全國一年的收入。兩萬億兩可以買下一個不算大的小國。

    同樣的,可以讓一億的人口錦衣玉食三年的時間,可以做太多太多的事情。

    先賢會的大長老吳天目光閃爍的看著古清,像是在遲疑什么,許久未曾出價,臉色陰晴不定,思量許久后。終于沉默的坐在原位,不再開口。

    “兩萬億兩!天哪……這是多少錢啊?”

    “把兩萬億兩疊成一堆,恐怕能夠堆成一座山峰了吧?”

    “也只有出云帝國的皇室,才有這等大手筆。”

    對于大多數人來說。兩萬億這樣的天價,也只有云霄皇室才能夠拿得出手。

    不過同樣的,這次拍賣會并非只有一個帝國的皇室參與,還有幾個,不輸于出云帝國皇室的賓客,還沒有真正的出手。

    顯然,這些真正的大勢力,還在蓄勢待發著,準備著最終的丹皇出現。

    “果然是出云皇室購得丹王。”云桑諢清像是早已預料到一般。

    “我們云桑家沒有出手,自然只有皇室才是最后的贏家。”

    云桑家的三兄弟此刻早已對丹王沒了興趣,不過是有感而發,所以評論的時候,還能如此的云淡風輕。

    “那倒也不盡然,你沒看到大慶帝國皇室也派人來了嗎,大慶帝國可是不比我們出云帝國差,到現在還沒出手,其目的可想而知。”

    “還有慕國,那種龐然大物,就算是我們出云帝國也不敢輕惹,居然也沖著師父的丹皇而來,顯然是志在必得。”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張赫的聲音傳來:“云少,方便嗎?”

    “進來。”

    張赫恭恭敬敬的進入包廂中,表現的不卑不亢:“云少,結果已經出來了。”

    “嗯。”

    張赫的額頭有幾分熱汗,僵硬的臉頰,顯得有幾分緊張:“那是否還按照原定的計劃?”

    “有把握嗎?”方云瞥了眼張赫。

    張赫的臉色有些難看,雖然按照預計的那樣,最終會是皇室得手丹王,可是卻沒想到,皇室派出的居然是古清親王。

    以張赫手上的力量來看,想要在古清親王的面前玩些手段,實在是不夠看。

    雖然他的手中有一個帝級強者和五個皇者,聽從他的命令,維護拍賣行的治安,不過這些強者,與他屬于雇傭關系。

    張赫無法指揮的動他們,而且光是保密就無法保證。

    “你去找云桑家的家主,就說是我說的,我想他會很樂意幫你這個忙的。”

    張赫眼前一亮,畢竟這種事如果傳出去的話,絕對是抄家滅族的禍事。

    可是,如果有云桑家做靠山的話,那么事情就不一樣。

    而且如果這件事扯進云桑家,那么將來就算有什么意外,他也只算是從犯。

    當然了,這些都是后話,不過如今有云桑家加入其中,他的把握就多了許多。

    拍賣會一直持續到天色漸暗,這才結束第二輪的競拍。

    古清親王也在第一時間,便付完款項,一次性結清所有的款項,而后在二十個護衛高手的保護下,離開拍賣行。

    古清親王是個非常穩重的人,即便他的實力在云霄皇城內,已經接近于無敵,可是為了保證丹王的安全性,依然做足了十足的準備。

    黯淡的街道上,已經鮮有過往的人群,顯得有些冷清。

    就在這時候,后方傳來一陣呼聲,古清親王轉身看去,發現是岳家的家主,他的身邊也帶了幾個護衛,不過實力都不強。

    “殿下,稍等。”

    古清親王摸了摸鼻子,眉宇間微微露出意思不快,一直以來,他都很看不起岳天成,因為他如今的地位,完全不是靠著他自己得來的,完全就是皇室施舍給他的。

    而且他也多番尋到自己的府邸來,攀一些關系,如今從拍賣行出來,又來與自己攀關系,而自己又急著回皇城,讓他更加不快。

    “親王殿下,恭喜您拍得丹王,您在拍賣場內真是風采盡顯,將一眾小丑震攝的不知所措,真是讓人敬仰。”

    岳天成滿臉的崇拜,就好像親眼見到一樣,實際上他被拍賣行拒之門外,根本就沒有進入拍賣場內。

    古清親王輕哼一聲,對于岳天成的溜須拍馬,根本就不屑一顧。

    “親王殿下,您這是要護送丹藥回皇城嗎?”

    “你說呢?”古清親王對岳天成的明知故問,更加的不耐煩。

    “在下正好也要入皇城,不如一起吧,正好也能擔起護衛的任務,為親王殿下分憂。”

    “本王與岳家主并非同路,所以不勞岳家主費心。”

    “額……”岳天成的臉色一僵,顯然沒想到古清親王如此干脆的拒絕自己。

    不過他的臉皮天生厚,就好象未曾心領古清的心意,腆著臉道:“不礙事,反正距離皇城還有一段路,路上難免孤寂,在下愿意改道,與親王殿下同行。”

    古清親王臉色更加不滿,可是也沒再拒絕,雖說岳天成是皇室的一條狗,可是卻也不好當面訓斥,所以也就由著他。

    從外城到皇城,中間還隔著內城,路途不算近,而且多有一些偏僻的街道,再加上他們從拍賣行出來的時候,天色一黑,所以顯得更加的幽深。

    古清親王不耐煩的騎著馬,耳畔不斷傳來岳天成的阿諛奉承,可謂是百般厭煩。

    “前面就到內城關隘了,在下先去叫門。”岳天成自告奮勇的說道,看著不遠處內城的城墻,也不等古清親王回答,便主動驅馬前往。

    就在岳天成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的瞬間,一種莫名的氣氛猛然降臨。

    古清親王臉色一變,已經感覺到不同尋常的氣息,眼中精光一閃:“國度!?”

    這是一個陌生的國度,在皇城中的帝級強者,不過寥寥幾個,古清親王對每一個帝級強者,都有印象,所以如果是認識的人,他絕對能夠在第一時間認出。

    可是這個國度卻顯得十分陌生,可是對于這個國度的強大成都,他卻絲毫不敢小覷。

    好在發現及時,在他還沒有踏入這個國度前,便已經發現了不對勁,古清親王毫不猶豫的發動自己的國度。

    “何方鼠輩,給我滾出來!”古清親王怒喝一聲,所有的護衛全都驚愕的看向古清親王,顯然這些帝級以下的護衛,根本就沒有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古清親王冷哼一聲,目光銳利如鋒,射入黑暗之中:“萬能引力國度!失衡——”(未完待續)

    列表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