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1046-398482/

正文 第六十六章好事多磨(三)
    (感謝各位的支持,今天多發一章。)

    黃海根和柳瑜佳開著車在平西城里四處尋找,從城北找到城南,又從城東找到城西,終于在城西的一個叫文學大酒店的樓下看到了劉思宇的那輛軍車。

    兩人連忙把車停在一邊,下車直往酒店走去,到了大廳,看到一個像領班的人,黃海根忙把他拉過來,指著劉思宇那輛軍車問道:“請問你知不知道這輛車的主人在哪里?”

    那個領班被人拉住,心里一煩,卻見黃海根衣著非常考究,而且身上有一種說不出的氣勢,不高興的話就沒有出口,禮貌地說道:“我幫你問一下。”

    領班走到站在門口的禮儀小姐面前,說了幾句,然后快步走回來,對黃海根和柳瑜佳說道:“我問了一下,那輛車是一個年輕人的,他和新杰保安公司的黎隊長一起來的。”

    “黎隊長?”黃海根好奇地問道。

    “是的,黎隊長是我們酒店的常客,我帶你們上去,一問就知道了。”那個領班殷勤地說道。

    黃海根和柳瑜佳隨著領班上了二樓,找人問了一下,得知黎隊長和幾個人喝了酒后,已到五樓108號房休息去了。

    拿到黎隊長的房號,黃海根讓領班去忙自己的事,自己和柳瑜佳到了五樓108號房前,只見房門緊閉,黃海根伸手在門上敲了幾下,開門的是一個小*平頭的人,看到黃海根和柳瑜佳,疑惑地問道:“請問?”

    “我們是劉思宇的朋友,請問他在不在里面?”黃海根忙解釋道。

    “劉思宇?”,那個平頭想了一下,恍然大悟地說道:“你說的是獅子哥啊,在里面,請進請進?”

    黃海根和柳瑜佳得知劉思宇就在里面,也沒有聽清這平頭稱呼劉思宇什么,跟著小*平頭進了屋內。

    這是一間套房,走進外間的屋里,正見四個人在那里玩撲克,看到小*平頭帶著一男一女進來,男人衣著考究,一張臉透出成熟自信的光彩,而那女的,大約二十二三歲模樣,一頭長發很隨意地披在肩上,精致的五官端正地嵌在一張如玉般光潔的臉上,給人以超凡脫俗的感覺,就都驚奇地望向那個小*平頭。

    “黎哥,他們是獅子哥的朋友,是來找獅子哥的。”那個小*平頭低聲對長得精干結實的人說道。

    這人正是黎樹,他聽說是劉思宇的朋友,就站來,向黃海根伸出右手,口里說道:“我叫黎樹,是劉思宇的戰友。”

    黃海根伸出右手,和黎樹握了一下,“黃海根,劉思宇大學的同學,這是我表妹柳瑜佳。”

    柳瑜佳友好的向黎樹點了一下頭,黎樹知道眼前這個女孩就是柳瑜佳時,不覺多看了幾眼,心里想道:難怪劉思宇會喝醉,誰遇上這樣的女孩,都不愿和她分手。

    黎樹富有深意地看向柳瑜佳,說道:“思宇剛才喝酒醉了,在里屋休息,我帶你們去看看。”

    柳瑜佳和黃海根隨著黎樹進了里屋,只見劉思宇躺在床上,床前一個盆子里裝了他吐出的穢物,一股難聞的酒氣充滿了屋子。柳瑜佳不顧難聞的氣息,走上前去,只見劉思宇滿臉通紅,沉沉入睡,不過仔細看去,還可見他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

    “既然你們來了,就把他交給你們,我們有事先走了。”黎樹看到柳瑜佳關切的樣子,就找了個借口,向那幾個人打了一個手勢,大家紛紛拿起外衣和隨身的東西,打開門迅速離去。

    柳瑜佳看到劉思宇醉得一塌糊涂的樣子,眼里的淚水就止不住的流下來了,黃海根把臉別到一邊,心里也是陣陣酸楚。

    柳瑜佳把那個盆子端到衛生間,倒掉穢物,又把盆子洗干凈,這才走了回來。看到劉思宇發紅的臉上微微出汗,就找了一張毛巾,到衛生間弄濕,小心的擦拭,不料劉思宇的手卻一下抓住了她,口里喃喃的說道:“小佳,別丟下我,別丟下我。”聲音越來越小,慢慢的就聽不見了,只有一陣粗壯的呼吸。

    柳瑜佳再也控制不住了,抓住劉思宇的手,不停地說道:“思宇哥,你放心,我永遠不會離開你,永遠。”臉上的淚如雨般落下。

    黃海根再也看不下去了,悄悄走了出來,往羅小梅家里打了一個電話,給王桂芳說了劉思宇的情況,就下樓開車回去了。

    王桂芳和羅小梅趕到時候,劉思宇還沒有醒過來,王桂芳和羅小梅看到劉思宇的樣子,難過得直掉淚。過了一會,三人邊說話,邊看著劉思宇,幾人不時用毛巾幫劉思宇擦臉上的汗。

    黎樹找幾個人陪劉思宇喝酒,本來是想給劉思宇解悶,誰知幾人上桌后,劉思宇一下酒興大發,主動向在座的人發起戰爭,黎樹知道劉思宇的酒量,也就沒有放在心上,任由他們去拼酒,只是沒有想到劉思宇竟然有一醉解千愁的打算,最后生生灌下了兩斤多白酒,然后頹然倒下,讓他對那幾個人好一頓責怪,那幾人也是有點份量的人物,那個小*平頭是平西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的中隊長,叫郝平生,另外三個,有兩個是平西省國安廳的,一個姓范,一個姓姚,還有一個則是平西檢察院的一個檢察官,姓周。這幾人中,那個姓范的和姓姚的,是黎樹的同事,郝平生和那個姓周的檢察官,則是黎樹高中時的同學。

    黎樹的真實身份是平西省國安廳一處副處長,那個新杰保安公司表面上是一家保安公司,其實是國安廳的一個重要機構,當然也在經營正常業務,公司的很多人員都不知道這里面那些是國安的人。

    看到劉思宇醉得厲害,黎樹讓老板開了一個套房,幾個把劉思宇扶了進去,剛一躺下,就讓他一陣亂動,黎樹知道劉思宇要吐,向郝平生說了一句,“快拿盆子。”郝平迅速拿來盆子,黎樹扶起劉思宇,在背上輕拍了幾下,劉思宇哇的一聲,就吐個不停,好一陣才停息。黎樹看到劉思宇只是醉了,沒有大礙,這才和幾人在外間打撲克玩,準備等劉思宇醒了再一起離開。

    看到柳瑜佳和黃海根來了,原本對柳瑜佳的不滿也就煙消云散了,想到是自己把劉思宇灌醉的,怕柳瑜佳怪罪自己,就找了個借口先溜了。

    劉思宇直到下午五點過,才醒過來,只覺得頭疼欲裂,自己是N多年沒有這樣醉過了,迷糊中劉思宇剛一拍自己的腦袋,就被一只柔若無骨的小手抓住了,他心里一驚,睜眼細看,一張讓自己魂牽夢掛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陣疼痛使他清醒過來。

    “小佳,真是你,我不是在做夢吧。”劉思宇一下緊緊抓住柳瑜佳的小手,深怕一放手柳瑜佳就會消失一樣。

    “思宇哥,是我,我是小佳,我就在你的身邊。”柳瑜佳說著說著就流下淚來,不是因為自己,思宇哥怎么會醉成這樣。

    劉思宇轉頭再看,就看見了笑吟吟地看著自己的王桂芳和羅小梅,忙問道:“干娘,小梅,你們怎么也在這里,這是哪里?”

    “你還說呢,上午小佳打你的傳呼不見你回話,我和小梅打你的傳呼也沒有回音,我們大家都急壞了,小佳和她表哥滿城找你,最后在這里找到你。”王桂芳責怪地說道。

    “真的是這樣嗎?”劉思宇不相信的望向柳瑜佳和羅小梅,看到她倆點頭的樣子,劉思宇知道干娘說的是事實了。

    自己怎么醉成這樣,想到這里,他忙掏出傳呼機,一看,果然有近二十條信息,全是柳瑜佳和干娘打的。就不好意思地說道:“干娘,小梅,小佳,都是我不好,喝了那么多酒,讓你們為我擔心。”說到這里,他想起了黎樹他們,就問道:“你們來的時候,這屋里有沒有人?”

    “思宇哥,你那幾個朋友還不錯,他們把你送到這里后,就在外屋打撲克陪你,看到我和表哥來了后,這才走的。”柳瑜佳知道劉思宇想問什么,就說道。

    知道黎樹他們離開了,劉思宇沒有再說,讓她們出去后,起床到衛生間里沖了一個澡,收拾一番,這才走到外屋。

    三人看到劉思宇已經清醒了,心里的擔心這才消失,劉思宇看到天色已晚,就帶著干娘、羅小梅、小佳到樓下吃了飯,才開著車回家去。

    到了家里,王桂芳知道劉思宇肯定有話要和柳瑜佳說,就借口到外面買點東西,和小梅出街去了,把劉思宇和柳瑜佳留在屋里。

    看到屋里再也沒有旁人,劉思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抱住柳瑜佳,忘情地吻了上去,柳瑜佳這兩天經歷了這么多,覺得自己再也離不開劉思宇了,鮮嫩的雙唇迎上去,兩人只吻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過了好一陣,兩人才平靜下來,劉思宇摟住柳瑜佳的細腰,細問柳瑜佳這兩天的情況,當最后得知柳瑜佳父親的條件后,劉思宇雙目發光,他知道柳大奎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至少,他沒有徹底把自己拒之門外,給了自己奮斗的希望,雖然自己現在是副科級,享受正科級待遇,到副處級也不過是一小步,但就是這一小步,很多人一輩子都沒有邁過去,須知在現行的體制中,只有副處級以上才能算是領導。

    “小佳,相信我,為了我們的幸福,我會努力奮斗的,一定會達到伯父的條件的,一定會!”劉思宇堅定地凝視著柳瑜佳的雙眼,不容置疑地說道,語氣中充滿一種無法形容的力量。

    “思宇哥,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柳瑜佳呢喃地說道,枕在眼前這個男人的臂彎里,她感到無比的踏實和安全。

    想到柳瑜佳的別墅里還有她媽媽派來與其說是保護不如說是監視的兩個女保鏢,劉思宇在王桂芳她們回來后,就開車送柳瑜佳回去,然后回來和王桂芳她們說了一會話,這才上床睡下。

    半夜時分,一個人影溜進了劉思宇的房間。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