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1046-398836/

省城生涯 第二百四十九章明天還要上班
    第二百四十九章明天還要上班

    感謝yht19650309的打賞感謝書友110617124723377的打賞

    早上起床,劉思宇吃過早飯,先給蘇勇先打了一個電話,對昨天晚上提前離開一事進行陪罪,表示下次一定好好陪班長喝酒,然后又給郭易打了一個電話,對于郭易,因為關系密切,倒是隨便得多,他在電話里問了郭易和蘇勇先相處的情況,然后說了自己昨晚有急事,忙完之后,時間已經很晚了,所以也就沒有給他們電話。www.lfcett.live

    郭易昨晚和蘇勇先玩得很愉快,兩人的關系也拉近了不少,對劉思宇很是感激,自然不會埋怨什么,反而在電話里對劉思宇表示感謝。

    劉思宇晚天晚上已給柳瑜佳說了今天回縣里的事,所以給蔣明強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和盛小兵開車過來,接自己回縣里。

    在沙發上坐著邊抽煙邊喝茶,看了一會電視,就接到蔣明強的電話,說他們已到學校,他拿起皮包,下得樓來,蔣明強正站在車邊,看見自己下樓,急忙迎了上來,接過皮包,兩人上了車,盛小兵發動小車,出了平西大學,直往山南駛去。

    小車剛上高速,劉思宇給陳遠華打了一個電話,說自己正從平西往山南趕,中午一起吃頓飯。陳遠華知道劉思宇肯定有話想對自己說,便答應了,并說中午他安排,劉思宇哪能讓他安排,自然又是一番說辭,最后陳遠華只得答應任由劉思宇安排。

    因為動身較晚,到了山南,已是十一點半,劉思宇讓盛小兵把車開到山南大酒店,讓蔣明強在里面訂好房間,然后給陳遠華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了地點,就和蔣明強坐在里面邊喝茶邊等。

    至于盛小兵,自然到大廳里尋了張桌子,自己點了幾個菜,有滋有味地吃起來。作為領導的司機,如果領導沒有表態讓他陪著一起吃飯,自然會尋個地方,自己解決,反正領導會給他報銷的。

    兩人等了一會,陳遠華從外面走了進來,劉思宇帶著蔣明強到大酒店門口迎接,三人熱情地握了握手,然后一邊說著,一邊走向房間。

    席間,劉思宇向陳遠華匯報了白山路項目的進展情況,陳遠華聽到劉思宇說白山路進展較為順利,省交通廳可能近期要派人下來實地調查,心里也很高興,表示自己會在適當的時候,向祝書記匯報,爭取市里出面,和幾家銀行敲訂貸款的事。

    酒過半巡,劉思宇端起酒,對陳遠華說道:“陳哥,有一件事,我想請你幫忙,不知道行不行?”

    “思宇,有話你就直說,能幫的我一定幫,幫不了的,再想其他辦法。”陳遠華和劉思宇碰了一下杯子,把酒喝下,淡淡地說道。

    “感謝陳哥,是這么回事,我在紅山縣有一個同事,現在在紅山縣審計局,這個人工作能力不錯,由于其他原因,想調到山南市來,至于工作,倒不一定干原來一行,山南市的領導里,我就只認識陳哥你,所以厚著臉皮求你幫忙。”劉思宇厚著臉皮說道。

    聽到是調一個人進山南市,陳遠華沉思了一下,說道:“你把這個人的情況寫一個給我。”

    劉思宇一聽,忙拉開皮包,從里面拿出一張寫有何潔情況的紙,遞給陳遠華,陳遠華接過瞟了一下,然后看了劉思宇一眼,并沒有多話,直接放進自己的皮包里。

    看到這事陳遠華已答應幫忙后,劉思宇自然又殷勤地和陳遠華喝酒,蔣明強除了不斷倒酒外,也是激動地敬了陳遠華幾杯。

    回到縣里,已是下午四點過了,劉思宇讓盛小兵把自己送到白樹賓館,回到住處,一覺睡到晚上七點過。

    程小倩看到劉思宇回來,自然跑過來倒水,劉思宇休息后,她才回到自己的休息室。

    劉思宇這次到省里去了將近一個星期,程小倩無所事事,反倒有點不習慣,特別是沒有看到劉思宇那張經常掛著微笑的臉,仿佛失去了什么一樣。

    晚上的時候,劉思宇醒過來,聽到外屋似乎有說話的聲音,他穿上衣服出來一看,卻是蔣明強、楊天其和陳亮坐在一起小聲說話。看到劉思宇出來,幾人都站起來,熱情地問道:“劉縣長起來了?”

    劉思宇笑道:“你們幾個怎么在我這里?”

    楊天其笑著接口說道:“劉縣長,聽說你回來了,這不,我們幾個準備請你吃晚飯。”

    “都這個時候了,你們還沒吃晚飯?”劉思宇知道這幾個手下,肯定在這里等了好一會兒,心里有點感動,“走,我們讓白經理隨便弄幾個菜,先填飽肚子再說。”

    四人來到餐廳,要了一個房間,白茹菊看到劉思宇,頓時兩眼放光,高興地說道:“劉縣長,我聽小倩說你回來了,正準備過一會兒來看你呢。”

    “白經理,這怎么使得,”劉思宇客氣地笑道,“你讓廚房準備幾個菜,我們幾個還沒有吃飯呢。”

    “好的,我這就讓他們準備。”白茹菊殷勤地親自把他們帶到一個房間,吩咐服務員先送上茶來,又送了兩盤瓜子,這才出去。

    看到白茹菊離開后,屋里就剩下四個人,陳亮把這段時間縣里的情況匯報了一遍,這段時間,劉思宇到省里跑公路的事去了,開發區因為有了那十五萬,算是暫時緩解了一下,鄭玉玲按劉思宇的意思,給開發區的干部補發了工資,開發區干部積極性一下起來,在鄭玉玲的帶領下,把辦公樓前面的雜草全清除了,而且從外面拖來幾車碎石,把到開發區的公路填了一下。

    白樹縣到長嶺鄉的公路,因為從開發區預支了五萬元,胡柱才和相鄰的龍池鄉商量了一下,組織人手,把公路填了一遍,現在白樹縣到長嶺鄉的路,好走多了。

    而縣政府的工作重點,現在放在農業生產上,前段時間遇到天旱,好不容易才把莊稼種下去,可是接到上級部門的通知,說今年要特別注意防汛工作,據氣象部門的預測,今年夏天,雨水較多,縣里專門開會研究了防汛工作,白樹縣防汛指揮部隨即成立,而且對縣里主要領導進行了包片分工,劉思宇作為指揮部的成員,要求負責長嶺鄉和楊灣鄉的防汛工作。

    劉思宇聽到陳亮的匯報,心里一沉,這防汛指揮部,因為縣里常有人事變動,每年都要成立一次,這個沒有什么,自己作為分管交通的副縣長,自然也是成員之一。但蹊蹺的是,自己竟然會負責這長嶺鄉和楊灣鄉,長嶺鄉自己曾去看過,而楊灣鄉,因為自己到縣里的事多,還沒有去過,但從地圖上,他知道這兩個鄉,根本就是南轅北轍,這長嶺鄉在白樹縣的最南端,而楊灣鄉卻又白樹縣的最東端,離縣城足有近七十公里。

    他不知道防汛指揮部是如何進行分工的,但他知道這個結果,肯定是有人有意為之。

    劉思宇只是在心里轉了幾個念頭,并沒有在自己的手下面前表露出來,聽完陳亮的匯報,又轉過頭望著楊天其,說道:“天其,你們公安局承擔著維護社會治安的重任,開發區那邊,矛盾不少,你們可要時刻注意。”

    “劉縣長,你就放心吧,我已安排人手,隨時關注開發區的動向,只是……”

    看到楊天其欲言又止,劉思宇不滿地問道:“只是什么?你盡管說。”

    聽到劉思宇的質問,楊天其硬著頭皮說道:“只是開發區是城關鎮派出所的轄區,城關鎮派出所長吳云天,有時對工作不大配合。”

    “哦,是這樣。”劉思宇沉思了一下,說道:“明強,這開發區要真成正為縣里經濟發展的發動機,必須要有一個良好的投資環境才行,你和鄭主任研究一下,看有沒有必要單獨成立一個開發區派出所。”

    蔣明強一聽,說道:“還是劉縣長看問題看得遠,這開發區確實應該成了一個派出所,為開發區的經濟發展保駕護航。”

    “如果可行,讓鄭主任打個報告上來,爭取早點解決。”劉思宇說了一聲,然后端起酒杯,和蔣明強、楊天其和陳亮喝了一杯。

    這時,白茹菊笑吟吟地端著酒杯走了進來,看了大家一眼,對劉思宇說道:“劉縣長,來,我敬你一杯。”

    劉思宇立即站起來,端起杯子,笑著說道:“白經理太客氣了,我住在這里,給你添麻煩了,應該是我敬你才對。”

    “劉縣長,你能住在我們這里,是我們的榮幸,哪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白茹菊秀眼閃動,頗有幾分嫵媚,不過那份真誠卻是展現在臉上。

    劉思宇和她喝了一杯,白茹菊又分別敬了蔣明強、楊天其和陳亮一杯,這才禮貌地告辭離去。

    白茹菊離開后,蔣明強感慨地說道:“這白經理也是一個苦命人,唉,為啥好人都要遭罪?”

    劉思宇一聽,心里一動,并不接話,只是默默地吃菜。

    蔣明強看到劉思宇并沒有什么異樣,也就不在說這個話題,看到兩瓶酒喝完后,劉思宇止住了準備開酒的陳亮,說道:“今晚這酒喝得差不多了,我們吃點飯,明天還要上班。”

    既然劉思宇已經發了話,蔣明強、楊天其和陳亮自然不好多說,陳亮就起身叫服務員端了點飯上來,又讓廚房燒了一個湯,大家開始吃飯。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