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1046-5989121/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結束就是新的開始
     (蒲公英中文網)第六百四十八章結束就是新的開始

    這黨的干部就是這樣,不是有句話叫做我是黨的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嗎?既然組織上已定了,劉思宇自然只有服從的份,他在電話中向寧省長表示了感謝,并表示一定服從組織上的安排,干好自己的工作。蒲公英中文網WwW.CaiHonGWeNXue

    放下電話后,柳瑜佳已察覺出了劉思宇這個電話的異樣,果然,兩人躺在被窩里,仔細商量了以后的安排,劉思宇看著柳瑜佳不舍的容貌,一下子摟緊了她,憐愛地說道:“小佳,干脆過段時間,你也調到天南省去,或者把教書這份工作辭了,海東新集團在天南市不是設有分公司嗎?你如果實在閑不住,就到分公司去上班。”

    在劉思宇沒有調回來以前,兩人那是離多聚少,柳瑜佳倒也習慣了,可是這幾年兩人都在燕京,現在如果一下子讓兩人分開,柳瑜佳還真不怎么習慣。

    工作什么的,柳瑜佳并沒有怎么放在心上,在她的心里,只需經常和丈夫在一起,她就心滿意足了。

    “那銘昊怎么辦?”柳瑜佳想了想,還是放棄了跟丈夫到天南省去的念頭,不過,既然劉思宇都不在燕京工作了,柳瑜佳就提出跟著母親回到海東市去,劉思宇覺得這樣也不錯,柳大奎夫婦就只有柳瑜佳這個女兒,自然希望她跟他們生活在一起,而且讓柳瑜佳和她父母一起生活,劉思宇也放心不少。

    果然,過了不到十天,劉思宇調到天南省的文件就下來了,隨著任免文件的下達,江百發終究接了劉思宇的位置,成為燕北區的書記,他的心情十分愉快,張羅著在燕京替劉思宇餞了行。

    劉思宇和燕北區的領導告別后,又和燕京的朋友喝了兩臺酒,才趕到天南省。

    先到天南省委組織部報了到后,然后是天南省委書記杜松和省長寧方逸找他談話。蒲公英中文網

    杜松知道劉思宇是一個不到四十歲的干部,當初寧方逸提出向上面建議調劉思宇去收拾長水市局面的時候,杜松心里還有點猶豫,他隨接讓人調來劉思宇的資料,看了劉思宇工作經歷后,才略為放心。

    接下來的事,中央對天南省提出把劉思宇調到長水市,十分支持。現在西部大開發戰略正進行到關鍵時期,把燕京的干部交換到天南省去,說不定還會對領導干部的培養使用起到探索試驗作用呢。

    杜松的談話,主是要宏觀層面上的,他談了長水市目前面臨的嚴峻形式,希望劉思宇同志下去,迅速穩定大局,團結長水市的干部群眾,把長水市的各項工作搞上去。

    寧方逸的談話,更多的是一些實在的東西,比如長水市的區域優勢和不足,市里干部的組成,經濟發展的方向等等,仿佛一位兄長一般,向他詳盡地引見了長水市的情況。

    第二天上午,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杜書記竟然親身送劉思宇到長水市上任。杜書記要去,當然寧方逸就不便也跟著去了。

    隨著省委組織部長郭大東宣讀劉思宇的任職文件,劉思宇算是到長水市走馬上任了。

    劉思宇在發表簡短的任職講話的時候,發覺整個長水市的領導,神情木然,似乎有一種事不關已的感覺,不過還是打起精神,給了杜書記、郭部長和劉思宇以熱情的掌聲。

    在這次會上,劉思宇也認識了長水市的市長王江月。

    劉思宇原本以為王江月是一個大男人,但隨著杜書記的引見,劉思宇才發覺王江月,竟然是一個美麗動人的中年婦女,大約四十歲容貌,一雙眼睛盼顧有情,顯得風姿綽約。

    會后,王江月在款待杜書記和為劉思宇接風的宴會上,充分展示了她優良的組織協調能力,把整個宴會的氣氛弄得熱烈不已。蒲公英中文網

    送走杜書記一行后,劉思宇立即進入了工作狀態,長水市才經歷了一次巨大的震蕩,自然有很多工作要做,特別是關于前任市長書記的案子還沒有塵埃落地,還不知道有多少干部牽連其中,其穩定人心的工作,就顯得尤其重要。

    不過,劉思宇擔任了這么久的領導,對這些工作,自然是輕車熟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就摸清了長水市的情況,然后帶著市委班子,開展了一系列的工作,隨著前任書記市長的案子的最后定性,在半年之后,長水市的各項工作走上了正軌。

    王江月在和劉思宇掰了幾次手腕之后,終究擺正了位置,開始配合劉思宇的工作,整個長水市的班子,終究凝結在一起。

    隨后,在長水市委的領導下,長水市從抓好市里的治安入手,極力改善投資環境,又根據長水市風景秀麗的特點,擬定了大力開發旅游資源的戰略,加大對外招商引資的力度,不到一年的時間,長水市的經濟有了明顯的好轉,其發展勢頭得到了省委省府的高度肯定。

    其間,為了市里的工作,劉思宇有時一個月也沒有回海東去一次,弄得柳瑜佳在電話中埋怨不已,好在她調到海東市后,還是在大學里任教,一年有不少假期,帶著兒子到長水市來住了幾次。

    寧方逸對劉思宇在長水市的工作成績,感到十分滿意,這天,劉思宇在省里參加了一個會后,接到寧方逸秘書的電話,來到了寧方逸的辦公室。

    寧方逸看到劉思宇,笑著從辦公桌后出來,拉著他坐在一邊的沙發上,兩人點上煙后,寧方逸望著劉思宇。

    “思宇啊,看到長水市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發生了這樣大的變化,我感到十分欣慰,說明組織上把你這位大將放在長水市去,是完全合適的。我知道,你在燕京就是正廳級干部,這次讓你到長水市來,說實話,我心里還真的感到有點慚愧,在這個問題上,我是有私心的,你不會怪罪我吧?”

    “寧省長,看你說的,能讓我到長水市去,我感激你還來及呢,雖然我在燕京市就是區委書記,而燕北區的經濟比之長水市,自然是好了幾個層次,但長水市這樣的環境,更能鍛煉人,這一年多的工作,讓我收獲了不少。”當初得知自己將到長水市后,劉思宇特地到師傅家里去過,費老爺子聽到劉思宇說自己可能要到天南省去,竟是十分支持。后來他又在電話中和費清云、柳志遠談過這事,這兩位領導,也是持支持態度。

    在燕京市,劉思宇如果再想向上走,那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如果到了天南省,努力工作幾年,搞得不好,就會跨進副省級的門檻,而且劉思宇年齡上還有優勢,多在下面鍛煉一下,對他也有好處。

    “呵呵,你能這樣想,我就放心了,好好干,我相信你。”寧方逸拍了拍劉思宇的肩膀,結束了這次談話。

    從寧省長的辦公室出來,劉思宇并沒有回到長水市去,他已和到花城定居的何潔聯系好了,過一會乘飛機到花城,陪她們母女倆過周末。

    劉思宇剛從花城機場出來,何潔帶著女兒劉潔早開著車在那里等候,看到劉思宇,何潔揮動著小手,劉思宇拉開車門,坐了進去,伸手在劉潔的小臉蛋上捏了一下,然后三人回到家里。

    當然這兩天,何潔和劉思宇都呆在家里,至于劉潔,有保姆陪著去學鋼琴,兩人趁著家里無人,又瘋狂了兩回,才算暫時了卻了近兩個月的相思。

    從花城回到天南的飛機上,劉思宇望著機窗外飄過的白云,不由陷入了沉思,自己和何潔的事,他不斷覺得愧對柳瑜佳,可是,自己又丟不下何潔。

    這事最終怎么辦,他心里也沒有底。

    不過,回到長水市后,劉思宇自然又投入到緊張的工作當中,每天不是在辦公室聽匯報,就是出席各種會議,或者到區縣去進行調研,偶爾有空閑的時候,就是上網和柳瑜佳說說話,劉銘昊在海東市已上六年級了,進修成績不錯,每次柳瑜佳和劉思宇談起兒子,其語氣中都充滿非常的驕傲,弄得劉思宇忍不住要打擊一下她的情緒。

    二零逐個年的六月,在一次小范疇的聚會上,寧方逸給劉思宇透露了一個消息,暗示他在這次換屆中,極有可能再進一步。

    劉思宇聽到這事,心里強按不住激動,再進一步,自己就是副省級干部了,能在四十一歲的時候,成為副省級干部,放眼整個華夏國,也沒有幾位。

    當然,寧方逸自然免不了叮囑幾句,特別是這段時間長水市的工作,讓他一定要盯緊,千萬出不得紕漏。

    本來,按劉思宇在天南省的資歷,想升副省級,根本是沒有可能的,但他在燕京市,就是正廳級干部,按照擔任正廳級干部的時間來說,提為副省級也說得過去了。

    不過,據寧方逸透露的意思,提為副省級后,他很大可能不在天南省,而是到別的省去任職。

    得到這個消息,劉思宇回到長水市,并沒有透顯露一點風聲,仍然按部就班的工作……

    幾個月后,劉思宇被任命為某省的副省長……

    寫到這里,要跟支持石板路的讀者朋友們說聲再見了,感謝各位朋友的支持,是你們的支持,才有《一路官場》的今天,雖然這本書寫得不算成功,但石板路兌現了當初的許諾,還是感到很滿足。

    再次謝謝大家

    過兩天寫完本感言的時候,再具體向各位朋友表示最誠摯的謝意。蒲公英中文網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