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13443437/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入陣
    邱紅葉和唐玄天此刻的臉色,已經蒼白的就如死了爹媽一樣。

    白晨不見了……

    而且這不只是不見了那么簡單,從幾個就在附近的弟子口中得知。

    白晨騙了一個弟子,然后奔著事發的地點去了。

    唐玄天拖著初愈的身體,立刻召集了所有堂口的弟子。

    心中只盼著能把白晨攔下來,如果白晨在唐門出了事,那么事情可就真的鬧大了。

    唐玄天在心里咒罵著白晨,早知道就不把白晨叫來了。

    如果不是沐婉兒的身份很是特殊,如果沐婉兒不是他的師父,也就是太上長老的孫女的話,他是絕對不會把這個禍害喊來,特別還是在這種特殊的時候。

    此刻他心里只盼著,白晨千萬不要出事。

    另一邊,此刻白晨已經站在了事發地點。

    這里也是唐門內門的入口,不過這里剛剛經歷了一場地毯式的轟炸。

    唐門的霹靂彈可是廣受江湖人士的喜愛,唐門自己自然沒理由不用。

    不過這些霹靂彈雖然在地面掃蕩了一次,可是并沒有真正的破壞掉十絕殺陣,反而讓十絕殺陣完全的啟動。

    也就是說,這時候的十絕殺陣才是最危險的時候,哪怕是飛鳥經過,也能射成篩子。

    “師兄,這里就是我們當時進去的地方,不過……”

    “不過你們剛走了不到百尺,就被機關陣分割開了,現在還有不少人被困在其中吧?”

    “是啊……如今只能等掌門與長老他們想辦法了。”

    “我就是來處理這件事的。”白晨朝前走去。

    唐鑫大驚失色,連忙拉住白晨:“師兄,不能再往前走了。再走就要出事了。”

    白晨甩開唐鑫的手:“我比你清楚。”

    同時又看了看慕容秋水和小玲:“你們是不是一定要跟進來?”

    顯然,這個問題問的很多余,慕容秋水和小玲的目光已經說明了一切。

    白晨摸了摸腦袋:“你們既然要跟進來,那就給我跟緊一點,我讓你們別動的時候。你們就不許動。”

    慕容秋水和小玲自然是認真的點頭,至于是否真的會聽白晨的話,那就難說了。

    “這外圍的機關陣不難。”白晨看了眼四周,然后指著一個不起眼的巖石:“唐鑫,你身上可有霹靂彈?”

    “額……有。”

    “朝著那塊石頭丟,把那塊巖石炸碎了。”

    那塊巖石實在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唐鑫不明白白晨為什么要這么做。

    可是既然白晨吩咐了,他便認真的執行。

    從懷中掏出兩顆霹靂彈,精準的落在巖石的下盤,轟隆隆的一聲巨象,那塊巖石瞬間被炸的粉碎。

    “可以了。”白晨滿意的點點頭:“這外圍的機關破了。”

    “破了?”唐鑫愕然,他這幾日可是見過了幾次同門嘗試的過程。每次都是慘淡收場,這次更是悲催,折損了人不說,還讓十幾個同門師兄弟陷入殺陣中,進退不得。

    如今白晨這么簡簡單單的把陣外的一塊石頭炸了,然后就說已經破了外圍殺陣,這是不是太兒戲了一點?

    “布置機關陣的人很聰明。他故意把外圍機關陣的核心放在殺陣外面,所以如果一味的強攻機關陣內部是沒用的,永遠都不可能真正的攻破機關陣,而且大部分人也都不會注意到,外面一塊看起來很平常的一塊巖石,會與機關陣有什么聯系。”

    “這……”唐鑫有些茫然,雖然白晨說的很有道理,可是白晨又是如何知道,外面的一塊石頭,會與機關陣有所聯系呢?

    “多注意一下那塊巖石。你就會發現那塊巖石并非自然成型的,更像是人工雕琢后,偽裝成自然成型的石頭,只是其中的細節,很難與你說清楚。”

    白晨已經大搖大擺的走入十絕殺陣中。只是這次,卻如同白晨所說的那樣,沒有觸發任何的機關。

    “真的破解了?”唐鑫的腦海里一片空白。

    只是跟上與否,唐鑫又陷入了矛盾。

    跟上去?后面肯定更加危險,那可是連太上長老都無法破解的護門大陣,機關陣中到底埋葬了多少人,就連唐門都數不清楚。

    白晨雖然在之前表現出極高的機關造詣,可是真有可能破的了后面的機關陣嗎?

    答案很顯然是否定的,如果十絕殺陣真的可以如此輕易的破解,那么就不可能守護唐門數千年安然無恙了。

    白晨前進的速度不快,唐鑫依然能夠看的到白晨的背影,想了想,唐鑫還是決定跟上去看個究竟。

    也許這位身份神秘的師兄,會有什么出人意料的辦法也不一定。

    白晨看了眼跟上來的唐鑫,略顯意外的吭了聲:“咦,你居然敢跟來。”

    唐鑫沒有接話,而是看著白晨的舉動:“師兄,你這是做什么?”

    “我在推衍你們剛才發生了什么事,同時看看,你的那些受困的師兄弟,如今下落如何……”

    就在這時候,白晨的聲音頓了頓,突然看向右側:“在這邊。”

    “嗯,還好……他們闖進了瀾牙陣,這機關陣倒是沒什么威脅。”

    瀾牙陣?上古機關奇陣?

    一聽到這名字,唐鑫已經嚇得面無血色,同時開始后悔跟進來。

    出現上古機關奇陣,那就意味著九死一生。

    “放心吧,你的那些師兄弟都還活著。”白晨安慰的說道:“瀾牙陣在被觸發后,是會經過一個時間段的,在這個時間段里,機關陣會慢慢的閉合,就好象牙齒一樣,把機關陣中的人咬碎……”

    當然了。這話聽到唐鑫的耳邊,卻覺得一陣冷風颼颼。

    “這邊走,瀾牙陣不行也要什么特別的方式走動。”白晨大搖大擺的步入瀾牙陣中,慕容秋水和小玲毫不猶豫的跟上前。

    唐鑫在一番心理斗爭后,終于還是跟了上去。

    “你們對我就真的這么有信心嗎?”白晨回頭看了眼三人。

    “小白才不會害我和小姐呢。”

    “我……我相信師兄……”唐鑫很沒底氣的說道。

    進入瀾牙陣后。眾人已經發現了地上的血跡,順著血跡走去,不多時就看到一具尸體。

    “唐曉師兄……”唐鑫驚呼一聲,沖桑去抱起那具尸體,頃刻間淚如雨下。

    看來他與這個唐曉師兄的關系極佳,不然的話。是不會如此痛哭傷悲的。

    這唐曉的唐門弟子早已死去多時,身上和臉上都有暗器的傷痕,顯然是在進入瀾牙陣的時候,就已經重傷不治。

    白晨嘆了口氣:“走吧,你那些活著的師兄弟還等著我們呢。”

    白晨的意思很明白,與其在這里為一個已經死掉的人傷悲。還不如把更多的心思放在那些還活著的人身上。

    唐鑫擦干眼淚,跟上白晨的腳步,很快的,四人終于看到了他的那些師兄弟。

    只見那些人此刻正坐在一片較為空曠的地上,有的在清理身上的傷勢,有的則是垂頭哀嘆,顯然是覺得自己命不久矣。

    “唐鑫師弟。你怎么來了?”

    “唐鑫,是不是長老他們來了?”

    唐門眾師兄弟開始鬧騰起來,可是很快的,他們發現來者只有白晨四人,而且他們怎么看都不像是來救他們的人。

    “你也被困在這里面了?”眾人剛剛升起的希望,瞬間熄滅了,每個人都露出絕望之色。

    “諸位師兄弟,這位是內門的師兄,這次我是跟他進來的,他就是來救大家的。”唐鑫立刻解釋道。

    “他能救的了我們嗎?”

    “別開玩笑了。他估計也就和我們一樣,都是三四代的弟子,怎么可能破的了十絕殺陣,就連掌門和長老他們都沒辦法,他一個毛頭小子能有什么辦法?”

    “是啊。我們還是別浪費力氣了,就在這等死吧。”有人早已心如死灰,絕望的說道。

    “不想死的就跟我走,覺得沒救的,就在這等死吧。”

    白晨平淡的說了句,然后便掠過人群,朝著對面走去。

    “別過去,對面有機關,剛才我們就有三個師兄弟折在那里。”

    這里已經是十絕殺陣的內部了,機關陣比起外圍,自然又提高了一個檔次。

    眾人最初的時候還心存僥幸,可是等他們嘗試過厲害后,再沒有半點的希望。

    至于唐鑫的到來,并沒有讓他們感到希望,反而更加絕望。

    等死,或許就是他們現在最大的愿望吧。

    其實這里已經是瀾牙陣的邊緣,再過去便是另外一個機關陣。

    瀾牙陣存在的意義,只是一個過度的通道,不過為了讓經過的人不會在瀾牙陣內停留太長時間,才會設計出這種機關,如果停留太久,瀾牙陣就會開始閉合,就好象一張巨口一樣,把里面的所有生物撕碎。

    “這是移花接木,斗轉星移之陣,看來布置這個機關陣的人,不止是對機關有研究,對武圖陣法也有不淺的造詣,可惜……”白晨看了眼周圍的環境:“可惜他的武圖陣法實在算不上高明。”

    慕容秋水很疑惑的看了眼白晨,心中想著,難道白晨不只是會機關術,還會武圖陣法?

    “本末倒置。”白晨搖了搖頭,眼前這個機關陣在白晨看來,還不如前面純粹的機關陣來的完善。

    布置機關陣的人似乎想把武圖陣法融入到機關陣中,可惜因為水平有限,反而弄的四不像。

    前后的機關陣的差異,讓白晨看到了不同的風格,第一個外圍的機關陣,布置的人心思縝密,而且心靈手巧。

    而這個機關陣的布置者卻是眼高于頂,本身的境界不夠,卻想要追求更高的境界,結果弄出這個四不像機關陣。

    看起來高深莫測,實際上卻是破綻百出。

    “慕容,用你的內功真氣攻擊前面三丈的那顆枯樹,能做的到嗎?”白晨問道。

    “當然!”慕容秋水點點頭。

    “你不要亂來,這個機關陣非常可怕,剛才我們三個師兄只是抬起腳,還沒來得及踏入前面的機關陣,突然就從左右兩邊射出一道含有真氣的冰焰,直接將那三位師兄燒成殘渣了。”

    “是啊,你不懂就不要亂來,自己找死還要拖著我們。”

    白晨瞥了眼眾人:“你們不是要等死嗎?既然是等死,怎么個死法對你們來說,有什么區別?”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