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13708469/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餓了
    戍赫哈拉等人不應戰,不管白晨如何的叫囂,這些人是打死也不愿意下到巖漿湖中心。本文由 …… 首發

    皇天城的下場,眾人可是歷歷在目,這小子不愧為怪物一般的名號,他們可不愿意成為第二個犧牲者。

    此刻的白晨優勢不大,他占據著的唯一優勢就是這巖漿湖。

    說白了,他就是滾刀肉……

    這些人不下去,可是不代表白晨沒辦法。

    整個天然溶洞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天坑,而戍赫哈拉等人所站的位置,則是崖壁上的一個人為鑿出來的平臺。

    白晨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猙獰的笑容!

    白晨看了眼火龍,火龍一聲龍吟,緊接著便沒入巖漿之中,緊接著突然沖出巖漿,帶起一片四濺的漿流,同時腦袋狠狠的砸在平臺的下側。

    霎時間碎石四濺,站在平臺上的戍赫哈拉等人,全都是一陣站立不穩。

    火龍猛然沖上平臺,戍赫哈拉一掌劈落在火龍的身上。

    可是剛觸及火龍的身體,便感覺一陣灼熱痛楚。

    火龍可是剛浸泡過巖漿,而且本身還是火靈之軀,**凡胎碰上了,那絕對是鐵板燒的節奏。

    便是戍赫哈拉劇痛退后兩步之下,火龍一個神龍擺尾,一尾巴掃過眾人。

    這些人可以說個個都是高手,唯獨一人,那就是珈藍山的老者,無念。

    無念本以為戍赫哈拉會保護他,可是他卻沒想到,自己會成為第一個被拋棄的。

    或者說戍赫哈拉根本就沒想過保護他。正在戍赫哈拉退后。其他人也四散躲避之時。火龍一個尾擊,直接掃在無念的臉上。

    無念在一聲慘叫聲中,直接被凌空掃出平臺。

    “啊……”無念在慘叫聲中,突然感覺身體一輕。

    白晨已經凌空抓過無念,同時火龍接住白晨,白晨提著無念。

    此刻的無念,已經嚇得六神無主,怒吼道:“小子。快把本長老放了,不然本長老絕不饒了你!”

    “放了?好啊……”

    “啊……”無念只覺得身體一輕,咋次失衡的下墜。

    不過白晨再次接住無念,微笑的看著無念:“還要我放嗎?”

    “不要了不要了……小王爺,不要了……求您放過小老兒吧,小老兒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差點鑄成大錯……笑傲老二知錯了,小老兒知錯了……”

    “知錯!?”白晨的臉色一沉,火龍已經降到巖漿湖中,白晨突然抓著無念的手臂。

    慘絕人寰的慘叫聲。響徹整個洞窟,無念瘋狂的掙扎著。想要掙脫這個惡魔的手心。

    可是這個小惡魔的力道,遠比他想象的更加巨大。

    對面的余器等人全都是臉色蒼白,這個小孩當真是心狠手辣,居然就那么將一個老頭的手臂摁入巖漿之中。

    “你這一把年紀了,還分不清楚對錯?今天本王就讓你知道,你錯的有多離譜!!”白晨一把抓過無念剩下的一條手臂,直接將無念的雙腿插入巖漿中。

    每個人都感覺頭皮發麻,這小子何止是心狠手辣,簡直就是殘忍可怖的惡魔。

    無念最初的時候,雙腿還會掙扎兩下,可是隨后便連動彈都動彈不了了。

    那兩條腿完全被烤焦了,只剩下慘叫聲連綿不絕的在眾人耳邊縈繞。

    最后,無念自己也已經嘶喊的虛脫,張著嘴巴再也發不出聲音,臉上全是水跡,伸著舌頭顫顫著下巴。

    白晨看了眼已經進氣多出氣少的無念,隨手將他拋入巖漿湖中。

    目光再次落在殘缺的平臺上,剩下的四個人,每個人的臉色各異。

    顯然,所有人都被白晨這殘忍至極的手段嚇到了。

    “人類……”

    突然,白晨的腦海中響起一個聲音,本來還處于暴走中的白晨驚愕的回過頭。

    這個聲音他并不陌生,或者說是這個感覺白晨并不陌生。

    當初饕餮和睚眥都是這么和他交流的,白晨驚愕的回過頭,看向鎮穴獸。

    那只鎮穴獸緩緩的轉過埋在巖漿中的腦袋,眼中偶爾閃過的明亮,顯露出它并非一只毫無理性的惡獸。

    “你懂得心靈傳輸?”

    “你果然也懂得心靈傳輸……”鎮穴獸的眼中再次明亮起來,看來它先前也不是很肯定。

    “我先前嗅到了你身上同類的味道。”

    “你想讓我放你出來嗎?”白晨瞇起眼睛問道。

    “不,我生來便是為了鎮穴而存在,所以我不會也不需要去要求你釋放我。”鎮穴獸說道,鎮穴獸說著的同時,身體慢慢的向上浮動。

    白晨終于看到了鎮穴獸的全貌,或者是大部分的面貌。

    這是一只巨大的烏龜,一只生存在巖漿之中的烏龜!

    火紅的龜殼也不知道是天生如此,還是被巖漿染紅的。

    巨大的身軀,讓白晨看起來就像是一只螞蟻,而火龍則是一條泥鰍而已。

    “那你要做什么?”

    “我餓了……”鎮穴獸做出了一個白晨非常無語的回答。

    “這個……這個我滿足不了你……”白晨苦笑的說道。

    “不,你可以的……”鎮穴獸非常肯定的說道:“我下面鎮壓的穴口偶爾會漏出幽冥獸,我便是靠著這些幽冥獸填肚子,只是,這個時間是沒有定數的,有的時候一次就會鉆出一群,我能夠獵獲幾只,有的時候幾十年也不會有一只,你幫我去到里面,抓一些給我填肚子。”

    “最近一段時間,不是已經有很多的幽冥獸跑出來了嗎?”

    “那些都是低級的幽冥獸,我嚼的沒味道。”

    不得不說,雖然鎮穴獸餓著肚子。可是還是非常的挑食。

    “你要我怎么做?”

    “給我多抓一些高級的幽冥獸。放在這里。我餓了就吃一只……”

    “我從你下面的穴口進出,就算抓到了幽冥獸,拉上來的時候,不會烤熟了它們吧?”

    “不會,幽冥獸哪里有那么容易被烤熟。”

    “要抓多少啊?”白晨還是有些猶豫,按理說鎮穴獸鎮守這里,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可是讓白晨進到這個穴口去。白晨還是有些猶豫,畢竟還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況。

    “你要是能抓到大型的,三五只就夠我十年的食量,如果是小型的……你最好多給我抓一些來。”

    白晨的目光閃爍,許久才開口道:“可是……我現在沒空……這些人很是麻煩。”

    “這些人嗎?”鎮穴獸突然抬起頭,血盆大口猛然一張,一道熾熱的巖漿從鎮穴獸的口中噴射而出。

    所有人都呆滯了,因為誰也沒想到,鎮穴獸會突然出手,而且是朝著本應該是幫它掙脫枷鎖的戍赫哈拉等人。

    戍赫哈拉等人更是在慌亂中。狼狽的逃竄。

    雖然周圍除了一個平臺之外,就是一個天坑一樣的洞壁。不過這也難不倒戍赫哈拉等人。

    戍赫哈拉直接的掛在洞壁上,驚險的躲開熔巖的沖擊。

    不過有個高手,他是直接懸浮在半空中。

    白晨眼中露出一絲精光,已經朝著那人撲去,火龍也在剎那間撲上前去。

    那名高手的武功相當之高,乾坤小圓滿的境界,可以說是任何人都要仰視的高度了。

    可是,白晨最喜歡的便是虐殺這種高手。

    白晨從下而上,高躍起來直接抓住那名高手的雙腳。

    那高手想要將白晨震開,可是火龍已經咬住白晨的身體。

    然后就這么釣魚竿式的方法,直接把那高手拖入巖漿湖中。

    在一陣撲騰之后,巖漿湖再次的陷入平靜。

    剩下的戍赫哈拉三人,臉色都不大好看。

    他們這些人,一直以來都是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眾生。

    可是如今他們卻發現,一個五歲大的孩子,居然可以一個接著一個,將他們拖入噩夢的深淵。

    而他們除了逃避,除了拖延自己悲慘下場的時間,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戍赫哈拉看向自己的其中一名同伴,焦急的催促道:“戈樞,動作快點……”

    終于,那名叫做戈樞的人回過頭,對戍赫哈拉和另外一人道:“好了……”

    只見戈樞突然在洞壁上狠狠的拍出一掌,在平臺上的洞壁,突然出現一個洞口。

    “那是什么通道?”白晨問道。

    “那是地下陵的入口,是十王留下的傳承。”

    “真的有十王?”

    “當年我的主人令天王,與其他九人在此地爭斗,無意間破壞了這個穴口,導致大量的幽冥獸從內奔逃出來,而后我的主人和其他九王為了彌補他們的過錯,將所有逃散出來的幽冥獸盡數殺絕,同時還將我安排在這里,鎮守穴口,而他們最終也因為力竭而亡,不過他們還是在下面留下了自己的傳承。”

    “這么說那個傳說是真的?”白晨有些意外。

    “我不知道你說的傳說是什么,可是主人和其他九王都沒有留下任何的線索,所以我不知道外面到底是哪里來的傳聞。”

    “如果他們不愿意讓人打擾這里,就不會留下傳承了。”

    不過不管這個傳說,是不是十王故意傳出去的,可是那個開國君王的用心,卻是非常之歹毒,故意誘人來此。

    要知道,那人當時已經建立了一個王朝了,他居然還希望這里被人知道,甚至是被人破壞,這讓白晨不得不懷疑那個開國君王的居心。

    戍赫哈拉看了眼白晨:“小子,有種你就跟進來,到時候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你現在還是抓緊時間逃,因為要不了多久,你就沒機會了……”(未完待續……)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