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14006223/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順利
    樹精老頭從洞窟的深處走了出來,身邊還有四個十四級的存在,不過看起來也都不是人類,其中一個是巨龍,不過幻化成了人類,身上披著厚實的盔甲,背后一把大劍,看著就與普通的騎士沒什么區別,只是身上帶著一絲淡淡的龍威。

    還有一個是獸人,身材高大滿臉的大胡子,不過滿臉都是鬃毛,就跟獅子一樣,應該是一個獅人。

    另外一個白晨認不出是什么種族,面色白的滲人,不過身上的氣息卻尤為的強大。

    反而是樹精老頭,身上的氣息若有若無,平平淡淡的,顯得毫無出奇之處。

    可是白晨知道,這樹精老頭才是最可怕的。

    “是你!”樹精老頭看到蒙面的白晨,可是還是毫無遲疑,第一眼便已經認出了白晨。

    “我這樣你也認得出我來?”白晨驚奇的看著樹精老頭。

    樹精老頭看著白晨,淡然的說道:“植物辨別人類的方式,不是用看的。”

    白晨瞥了瞥嘴,拉下了面罩,其他三人都是驚奇的看著白晨。

    “老樹,他是誰?”獅人好奇的問道。

    樹精老頭依然凝視著白晨:“你現在應該已經是個死人了,為什么又要回來?”

    “我想進去里面。”白晨微笑的說道。

    “你不能進去。”

    “你覺得,你們四個擋得住我嗎?”

    “好狂妄的人類小子。”獅人頓時大怒,獸爪空抓了抓:“想嘗一嘗你茵曼獅子大爺的爪子嗎?”

    “茵曼,不要沖動。”樹精老頭輕喝一聲。帶著不容置疑的語氣。

    樹精老頭凝視著白晨:“你到底是來做什么的?”

    “這里應該藏著傳送陣主陣吧?我要研究研究。你們是自己讓路呢。還是我幫你們讓路?”

    “你只是來研究傳送陣的?”樹精老頭又一次的確認問道。

    “是啊,難道說這里除了傳送陣之外,還有其他的什么東西?哦對了……能夠讓你們四個守在這下面,的確是應該有更重要的東西。”白晨笑盈盈的說道。

    “我們可以讓路,不過你只能去傳送陣主陣,不能再窺覷其他的東西。”

    “聰明。”白晨頓時滿臉的笑容:“雖然我很好奇這下面到底藏著什么東西,不過我還是愿意賣你一個人情。”

    “老樹,你確定嗎?”其他三人都驚奇的看著樹精老頭。

    他們眼中的老大哥。居然在一個小屁孩的面前妥協了。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白晨漫步的走過四個人面前:“謝啦。”

    其他三人都看著樹精老頭,很顯然,樹精老頭有著很高的威信。

    “既然老樹這樣決定,我相信老樹一定有自己的原因。”那個看不清是什么種族的白面男子說道,說著讓開一條路。

    獅人和巨龍猶豫了一下,也讓開了一條路。

    “走吧,我帶你過去。”樹精老頭在前帶路,其他三人則是跟在白晨的身后。

    不多時,樹精老頭將白晨帶到了一個空曠的地下殿堂之中。

    這個殿堂以厚實牢固的鐵石鋪設。不論是天花板還是地面,都布置有一個巨大而復雜的魔法陣。

    “這才是真正的傳送陣……這才是真正的傳送陣……終于找到了!終于……”白晨掩不住激動的心情。滿臉的興奮。

    “小子,你看得懂這個魔法陣嗎?”獅人不屑的看了眼白晨:“這數萬年來,不知道多少才學淵博的人來此研究過這個魔法陣,卻從未有人能夠研究明白。”

    白晨此刻卻是完全被魔法陣所吸引,凝視著整個魔法陣,腦海中不斷的推衍著。

    不得不說,這個魔法陣是白晨所見過的,最最復雜的魔法陣。

    樹精老頭四個人,就這么一直的守在原地,等待著白晨。

    同時他們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白晨,因為并沒有四處走動,而是就站在魔法陣的中心,然后就那么閉目沉思。

    過了許久,白晨終于睜開眼睛,兩個小時的時間,推衍了三分之一,如果這樣的進度,至少還需要進來三次。

    不過外面似乎來了一個強者,看來是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老頭,我明后天還會來,到時候可別不歡迎我。”

    樹精老頭一臉的不快:“快點滾蛋。”

    白晨嘿嘿的一笑,身影突然消失在四人的面前。

    “咦?”

    “這是……”

    “瞬間移動!空間魔法……”

    “這小子會空間魔法!?”

    “難怪他會把主意打到這魔法陣上來,他想從這個魔法陣上,演算出傳送魔法!”

    三人都疑惑的看向樹精老頭:“老樹,他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會讓你主推退讓。”

    樹精老頭瞥了眼眾人,沉吟許久道:“怪物。”

    “怪物?這個答案可真是牽強,我們四個人,哪個不是怪物?”

    “他是真正的怪物!”樹精老頭淡然說道:“如果換做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在被五個龍之鎖壓制了力量后,你們還有余力嗎?”

    三人全都倒吸一口涼氣:“五個?五個龍之鎖?”

    “沒錯,五個!”

    “不可能吧?我們這幾個,除了老樹能頂住三個龍之鎖,我估計我們三個,每個人也就勉強頂住兩個龍之鎖。”

    “他在被五個龍之鎖壓制了力量后,再遭受末日浩劫的攻擊,然后現在又生龍活虎的出現在這里,你們覺得,如果真的動起手來,我們有勝算嗎?”

    三人的臉色都變了,白面男凝重的說道:“這就是你退讓的理由?”

    “不是,真正的原因是我想還他人情。”

    ……

    茵菲兒再一次的回到寇蘭德的住所。一回到這里。茵菲兒立刻清醒過來。然后寇蘭德便從外進來。

    “茵菲兒,你沒事吧?”寇蘭德的臉色驚怒異常。

    “就是有些累,寇蘭德叔叔,我剛才又去闖傳送陣了嗎?”

    “不是……更加嚴重……”寇蘭德搖了搖頭:“剛才你去的地方是圣城的禁地,那個該死的神秘人,他居然把你帶到那里送死,而且還在那大肆攻擊守衛,還好他沒讓你出事。”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茵菲兒現在只覺得非常的難受。這種什么事都由不得自己掌控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將戒指給我,我會去找這類的專家,幫你解決這個麻煩。”寇蘭德說道。

    茵菲兒試圖摘下戒指,可是突然之間,茵菲兒的指尖開始蔓延一條條的黑線,而這些黑線,就是從戒指之中鉆出來的,很快,這些黑線就將茵菲兒的整支手掌都布滿了。

    “亡靈魔法!該死……”寇蘭德臉色劇變。雖然不知道這些黑線是什么作用,可是其中卻彌漫著一絲絲的亡靈氣息。

    很顯然。這枚戒指的主人為了防止茵菲兒摘下戒指,故意使的手段。

    “現在怎么辦?”茵菲兒又急又怕,臉上惶恐不安的看著寇蘭德。

    “你先別輕舉妄動,我來想辦法。”

    寇蘭德雖然嘴上這么說,可是他亦明白,這次的麻煩不小。

    寇蘭德想了半天,突然,他想到一個人。

    如果是他的話!或許有辦法……

    雖說圣城的各類人才不少,可是最關鍵的一點是,茵菲兒現在的身份太尷尬了。

    寇蘭德即便是想帶他去求助那些人,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帶去。

    茵菲兒擔驚受怕,不過白晨的心情卻是相當的不錯。

    終于找到了傳送魔法陣,只要再兩天的時間,自己推衍完成了那個魔法陣,就可以自行解析,然后以那個傳送魔法陣的原理,分析出同支系的空間魔法。

    只要兩天,這趟圣城的旅程也就告一段落了。

    當然了,能夠這么順利,最主要還是自己的身份沒有暴露。

    雖然樹精老頭知道自己還活著,不過他是最不可能告訴別的真相的,所以白晨不需要擔心。

    “看你這滿臉春風的表情,是不是又做了什么缺德事了?”蘿拉看著白晨從外走進來。

    “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就會干缺德事一樣。”

    “你的計劃進行的如何了?”

    “還好,比預計中的順利許多。”白晨說道:“再過三天就可以走了。”

    “這么快嗎?”蘿拉略顯意外的問道。

    “是啊,等事情完結后,你是跟我回我的領地吧?”

    “當然了,我們不是說好了么,我可是打算著以后跟你混。”

    “那你的家族呢?是遷移到我的領地,還是東帝國?”

    “東帝國吧,你那窮鄉僻壤,以我家的那些人,只會作威作福,恐怕是無法適應的。”

    “這樣也好,如果他們在我面前作威作福,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我就忍不住把他們剁碎了喂狗。”

    很顯然,白晨和蘿拉都知道,這樣的決定是最好的。

    “風蘭,你有什么打算?”蘿拉看向風蘭。

    “任憑大人吩咐。”風蘭淡定的回答道。

    “那就跟著吧,我現在也是用人的地方。”

    “唉……天使一族的歸來,恐怕這世上再無一處寧靜了。”蘿拉也是頗為感慨的說道。

    “他們是我惹來的麻煩。”白晨淡然說道。

    “你惹來的麻煩?”

    “是啊……我殺了圣龍皇,毀掉了大地守護者,而圣龍皇就是封印天使一族所在的天域世界的守護者,我殺了圣龍皇,間接的導致了封印的失效……”(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