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18279048/

正文 第兩千三百六十一章 談判破裂
    第兩千三百六十一章 談判破裂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石絨惱怒的看著白晨。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我很清楚在說什么,我的手上有資源,我隨時隨地,都能夠將資源變成財富,所以我不著急,可是你不同,你手上的財富如果不能換來更多的財富,那么就會變得一文不值。”

    “你會為自己的這句話付出代價的!”

    “我們走著瞧。”白晨轉身離去,金玉連忙跟上白晨的腳步。

    “我們就這么走了?”

    “走,現在立刻去著急所有的船員和水手,我們要離開石島了。”

    “為什么?”金玉愕然的問道:“我們的計劃是明天出發的,現在太著急了吧?”

    “再不走,就走不了了。”白晨說道:“那家伙已經動了殺機,他打算強搶了。”

    聽到白晨的話,金玉立刻就緊張了起來:“你怎么知道?”

    “因為他是個商人,而且是個不擇手段的商人。”

    “你又怎么知道他不擇手段?”

    “如果他是個正經商人,那么昨天就不會給你開出那么離譜的價格了,同時,我剛才走過他家的院子的時候,嗅到了院子里的血型氣味,并且他還把那些人埋在自家的后院地下。”

    金玉的臉色變得更加的慌張:“你又怎么知道?”

    “不止于此,在他的家里雇傭著許多的高手,比金玉號上的高手多的多,你覺得在這個石島屁大的地方,需要養那么多高手做什么?看家護院可用不到那么多的高手。”

    “那現在怎么辦?”金玉擔心的看著白晨:“既然你知道對方不是正經商人,為什么還要開出那么離譜的價格?”

    “你要記住一點,如果你想做一個成功的商人,在任何的情況下,都不允許自己吃虧,哪怕對方的勢力遠遠強大于你,都不允許自己的商品以低劣的價格售賣出去。”

    “如果命沒了,再高的價格又有什么意義?”

    “這就各憑本事了,最沒本事的商人,才會想著用搶掠的方式做生意,你想要做一個成功的商人還是一個成功的海盜?”

    “我現在只想要保住性命,還有我的金玉號。”金玉無奈的說道。

    “這就是你聘請我的最初目的,只要我在金玉號上,那么沒有人能夠動的了金玉號。( ”

    “你有把握?”金玉看著白晨,臉上依舊擔憂。

    “你忘記了我在海上的戰斗力了嗎?在海上我可以讓大海吞噬任何人reads;。”

    金玉一想起白晨當初,單槍匹馬的干翻整個海鯨海盜船,臉上不禁又升起幾分希望。

    “那就全靠你了。”

    白晨和金玉回到金玉號上,立刻派人出去,讓人去尋找外出玩樂的船員和水手。

    到了傍晚的時候,已經只剩下寥寥幾個人沒有回來了。

    “立刻開船。”白晨說道。

    “不等剩下的人了嗎?”

    “留下一個人,讓他通知沒回來的人,讓他們自己找船去北方大陸,時間不多了,白天的時候石絨還不敢動手,可是現在已經快要天黑了,再不,在這港口就要展開廝殺。”白晨說道。

    金玉想了想,如果在這港口開戰的話,那么白晨的優勢將無法發揮出來,的確對他們非常不利。

    金玉當機立斷,立刻下令開船,金玉號緩緩的駛離港口。

    “石頭,你有把握吧?”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白晨安慰道。

    沒過一個時辰,眺望處的船員,就傳來訊息,港口的方向有三艘大船在跟蹤金玉號。

    不過這時候天色已經黯淡下來,除了眺望處的船員,甲板上的人根本就看不到船影。

    “不出所料。”白晨說道。

    “現在呢?”

    “怕什么,先讓船員去休息,養精蓄銳。”

    “這時候讓船員休息?太危險了吧?如果讓對方追上來,到時候就是一面倒的屠殺了。”金玉立刻說道。

    “不用怕,對方的三艘船都沒有金玉號的航行速度快,而且擠滿了人,更是拖累了他們的速度,我們的人去休息,可是他們卻在死命的追趕我們,到時候真的短兵相接了,我們也能占據優勢,反之,如果我們和他們耗精力的話,我們絕對耗不過。”

    “那你什么時候出手?”

    “等天亮了再說。”

    “不趁夜?”

    “晚上我只騷擾他們,讓他們疲于應付,白天的時候再動手。”

    “你應該可以直接把他們的船弄沉吧?”

    “的確可以,不過那太浪費了,既然他把人送上門,我們就俘虜過來,敲一敲他的身家。”白晨說道。

    “那以前的海盜為什么不留下?”

    “廢話,我們就算符箓了海盜,有人會給我們贖金嗎?”

    “那你怎么知道石絨會支付贖金?”

    “因為他別無選擇,如果他不支付贖金,那么他就沒有人保護,三艘大船,近千人的打手,這么多的人,如果他不支付贖金,那么以后沒有人會再為他做事,而且作為商人,他的名譽也會臭到一文不值,那么他那龐大的財產也將會受到嚴重的打擊,我們再鼓動他石島上的敵人,我想他的敵人應該很樂意痛打落水狗吧。”

    “石頭,你還真是歹毒。”金玉忍不住感慨的說道:“只要被你抓到一點點的機會,你就會讓對方痛不欲生。”

    “不是痛不欲生,一般來說,我會將對方弄的永無翻身之力。”

    金玉苦笑的搖了搖頭,原本這是對金玉號的一場考驗,一場嚴峻的考驗。

    可是現在看起來,她是一點都不擔心金玉號的命運。

    相反,她現在非常期待石絨的結局。

    夜深的時候,白晨已經下水了,過了一個時辰,金玉又回到了金玉號上。

    “石頭,情況怎么樣?”

    “暗殺了幾個人。”

    “為什么是暗殺?難道你還怕他們發現嗎?”

    “太明目張膽的話,他們反而不會疑神疑鬼,而死掉的那幾個人,我全部丟入海里了,所以他們也搞不清楚,到底有沒有敵人,這種似是而非的感覺,會讓他們一直處于神經緊繃的狀態中,到時候真的短兵相接的話,他們的實力也會大打折扣。”

    “你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惡棍,簡直就是最惡毒的毒蛇。”

    “老板,你這么說我,我可是非常傷心的,我這么盡心盡力的為金玉號工作,你至少也該給我一點獎賞吧,再不濟也給我一但口頭上的鼓勵。”

    “你需要我的獎賞和鼓勵嗎?我看你根本就是樂在其中。”

    “石頭,你就沒考慮過失敗嗎?”

    “你所謂的失敗是指哪個方面?是我的計劃被識破了?還是說行動的過程出錯了?”白晨問道。

    “你就沒想過,在對方的船上有你對付不了的高手?那時候你怎么辦?”

    “這我還真沒想過,高手?除非他能夠一擊就秒殺我,不然的話,我跳入海里,他就拿我沒轍了,而且對方哪怕真有高手,經過我永無止盡的騷擾,我看他會不會發瘋。”

    金玉徹地的無語了,這家伙簡直就是一條毒蛇。

    永遠不要指望他會犯錯,相反,千萬不要給他找到機會,不然的話,他的敵人一定會被他逼瘋的。

    隨后白晨又陸陸續續的跳下金玉號,潛去后面那三艘船上,進行著他的騷擾計劃。

    當清晨的太陽升起的時候,金玉號上的船員已經看到了追擊的船只。

    那三艘船距離金玉號一直都是不遠不近的吊著,甩不掉也追不上。

    而金玉號上的船員還發現,最前面的那艘船的橫桿上,居然掛著十幾個人。

    開始的時候,他們還不知道那些掛著的是什么人,可是很快就搞清楚了。

    原來全部都是白晨騷擾的結果,就一個晚上的時候,白晨陸陸續續的騷擾了三艘船十幾次,每次都要弄點動靜出來。

    一直到天亮的時候,白晨將最后一批倒霉蛋掛在橫桿上。

    那三艘船上的人估計要被氣的吐血,他們找了一個晚上都沒找到白晨的影子,卻接連損失了不少人。

    三艘船加起來,至少損失了百余人,這對于三艘船的總人數大概也就十幾份之一,可是卻對士氣的打擊非常大。

    “石頭,差不多了吧?”金玉看著白晨。

    “嗯,差不多了。”白晨點點頭。

    “小心點。”

    金玉話音剛落,白晨已經跳入海里,朝著后面的船潛游過去。

    不多時,白晨就爬上了對方的船,而且是明目張膽的爬到對方的船上去。

    金玉號上的船員看的目瞪口呆,這是什么意思?白晨是要投奔對方嗎?

    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了不是那么回事。

    白晨根本就是在挑釁對方,在對方的追殺下,白晨立刻又跳回海里,然后又悄悄的從側面爬上船,不過這次是等到白晨爬到船桿上,對方才發現了白晨。

    緊接著,白晨就開始燒對方的船桿,對方沒有任何阻止的辦法。

    白晨隨身帶著一罐油,直接潑在帆布上,一點火整個船帆和船桿都被點燃了,而且火勢非常快,快的那些人根本就來不及阻止,也無法阻止。

    而站在船桿上的白晨,在火勢快要波及他的時候,直接就跳入海里,朝著另外一艘船游去。(未完待續。)

    www.lfcett.live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