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20367254/

正文 第兩千九百一十章 又被算計到了
    第兩千九百一十章 又被算計到了  

    拉法蒂這次再也不敢胡來了,她已經見識過白晨的陰險,也見識過他的冷酷,她不敢再去挑戰白晨的耐心。

    特別是現在,已經不會再有人幫她說話,不會再有人為她求情。

    整個魔法王的王城只有一條通道,在道路的盡頭是宏偉高大的宮殿。

    道路整齊而干凈,這么多年過去了,就像是有人在打掃一樣。

    道路的兩邊座落著各種魔法建筑,看起來處處都是危險重重,還有許多奇怪的擺置,就像是魔法道具一樣,也讓人感到危險。

    比列看向白晨:“東方的小王子,請。”

    “不,你先請。”

    “還是你先請。”比列顯然也不愿意走在前面。

    他對魔法的認知同樣不多,而這里最了解魔法的人,無疑就是白晨。

    “好吧。”白晨看到比列推脫,無奈的聳聳肩,當即走在前頭。

    道路的正前方中間就有一個石臺,中間擺放著一顆鮮紅的寶石,而寶石發出的紅色光暈形成一個紅色的罩子,讓人看到就望而生畏。

    所有人都知道,這絕對是一個魔法陷阱。

    可是白晨卻不以為然的走上前,直接進入紅色罩子中,伸手就將那顆紅色寶石拿了下來。

    “哈哈……收獲,大收獲。”白晨捧著寶石激動的笑道:“居然這么輕易的得到了烈焰寶石,比列大主教,感謝您的慷慨。”

    魑小心翼翼的走到白晨的面前:“小王爺,這顆紅色的寶石叫做烈焰寶石嗎?”

    “這是烈焰所凝結的結晶,就像是水凝結成冰塊一樣,可是烈焰怎么結成結晶?正常人覺得不可能,實際上還是有可能產生的,只有特殊的烈焰溫度達到一定高度后,然后能量產生質變,最終形成烈焰寶石,這顆寶石可是價值連城……不,就算是拿一座城池跟我換,我都不換。”

    魑倒吸一口涼氣:“這么珍惜?”

    “恐怕整個歐洲大陸翻遍了,也找不出第二顆烈焰寶石,而且是這么完美的烈焰寶石。”

    魑聽著白晨肆意夸張的言詞,心中不禁冷笑起來,這小子又在坑人了。

    他先前就說過,不要觸碰這里的每一個東西。

    很顯然,白晨這是在誘導比列,比列冷酷的面容下,是憤怒無比的心情。

    他本是想這條路必然危險重重,經過上次的虧了,他不愿意再冒險。

    就算有危險,也是讓白晨去面對。

    卻不料,第一個遇到的不是危險,反而是價值連城的重寶。

    比列不知道什么是烈焰寶石,可是看到白晨手中的安可鮮紅如血的寶石,傻子也知道價值不菲。

    特別再看白晨那夸張的表情,比列的心情就越發的不是滋味。

    突然,白晨的笑聲停止了,他的目光突然落到前面。

    在前面還有一個石柱,上面擺放著一顆青色的寶石。

    白晨想也不想,直接沖上去,伸手就抓起青色寶石。

    “哈哈……風暴寶石。”

    比列看的妒火更盛,他發現白晨沒有第一次那么興奮,因為他似乎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前方。

    比列也看到了,在前面還有兩顆寶石,一顆是黃色的,一顆是綠色的。

    比列立刻就以最快的速度沖上前,白晨也在撒丫子的跑,不過還是先被白晨跑到了第三顆黃色寶石的石柱前。

    比列伸手抓了個空,可是他沒有停頓下來,惡狠狠的瞪了眼白晨,立刻就沖到第四個綠色寶石的面前,伸手就要將之抓在手中。

    可是就在比列抓住綠色寶石的剎那,身體猶如雷擊一般,整個人被強大的力量震飛出去。

    “怎么回事?”

    “哎喲比列大主教,您沒事吧?您怎么這么不小心,這可是魔法王的王城,這里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斥著無窮無盡的危險,你這么魯莽很容易出事的,您怎么就這么想不開呢,居然伸手去抓污染源。”

    比列狼狽的站起來,他發現自己的左手已經變成了暗綠色,疼痛難忍。

    劇痛下,比列只能右手捏住左手手腕,咬著牙看著白晨:“這是怎么回事?”

    魑也疑惑的看著白晨,比列更是咬牙切齒的看著白晨。

    白晨聳聳肩道:“這還不簡單,你受到了污染源的侵襲,你最好讓污染源的污染之力排斥出體外,不然的話污染之力會不斷侵蝕你的身體,蠶食里的力量。”

    “污染源?什么污染源?”

    “這是地獄里的**之水的精華,雖然和碧水寶石很像,不過卻是截然相反的兩種物質,碧水寶石是純凈之水的精華凝結而成的寶石,與我手上的這三顆寶石都屬于同一個級別,代表著火、風、土、水四種元素,不過污染源則是**的凝結,魔法王實在是太可惡了,居然以次充好,前面三顆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石,第四顆居然用這種害人的東西冒充。”

    撲哧——

    一旁的魑已經忍俊不禁的笑出聲了,這明顯就是被白晨誤導的。

    白晨先前表現出的貪婪,讓比列誤以為后面的也是好東西。

    實際上從第一顆烈焰寶石開始,白晨就在挖坑了。

    比列的憤怒也是可想而知的,他能夠感覺到污染源在侵蝕自己的手臂,而且他無法將污染源排斥出體外,這些骯臟而且頑固的力量,正在深入自己的身體。

    “大主教,這污染之力是非常邪惡骯臟的,您不能繼續這么下去了,它會要了你的命的。”扎德驚慌失措的跑上前來。

    比列臉色一沉,直接一把撤掉自己的左臂。

    這個舉動讓所有人都沒想到,誰也沒想到比列居然如此的果決。

    白晨看了眼比列,不得不說比列的這個舉動,是最正確的做法。

    比列摁住自己的傷口,這時候,他手臂的斷口居然開始生長出血肉。

    魑皺了皺眉頭,壓低聲音道:“他的恢復力比起我們血族還要強悍,小王爺,他還是人嗎?”

    “我也不確定,也許他和他的那些手下一樣,都已經變成了怪物。”白晨疑惑的看著比列,他想看看比列到底是用什么力量重生的血肉。

    不過比列用他的圣光力量掩飾,一時間白晨也無法探查出結果。

    比列回過頭看向白晨,然后謙謙有禮的點了點頭,仿佛將他與白晨的恩怨完全的拋棄了。

    “東方小王子,原本我以為我已經夠小心了,結果還是上了你的當。”

    “你不是上我的當,是你被貪婪蒙蔽了心智,唉……看來你還需要更加虔誠,不然的話你的理智以及你的上帝,都會舍你而去。”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我對上帝的忠誠毋須質疑。”

    “如果你真的這么虔誠,剛才為什么會對一個骯臟**的東西產生興趣?”

    “我不是上帝那么的全知全能,沒有上帝那么偉大,我無法辨別每一個邪惡,無法看清一切的罪惡。”

    “如果你去照鏡子的話,你應該能夠看到最邪惡的人。”

    狼人與吸血鬼自然是附和白晨的話,肆意的嘲笑著比列。

    不過對于白晨的話,不管比列如何的憤怒,表面上依然不動如山,笑容溫和如初陽。

    不得不說比列的心性沉穩,白晨不喜歡這種人,白晨遇到過很多的強者,比比列強大十倍百倍的都不在少數,可是卻很少有人能夠如比列這樣,即便被白晨如此的羞辱,依然面帶笑容。

    而這也從側面證明了比列的難纏,同時也是白晨最為頭痛的對手。

    “你們東方人都會逞口舌之利嗎?”

    “至少在手段上,我也能夠占到便宜。”

    “如果這些小便宜就能滿足你,那么我不介意給你多占幾次,讓你滿意為止。”

    “比列,你知道我們之間最大的區別在哪里嗎?”

    “你想說的是性格嗎?我想我們之間沒什么可比性,我的信仰是至高無上的,我所追求的也不是你所能理解的。”

    白晨撲哧一聲笑出聲來:“當然不是性格,你以為我會問這么老土的問題嗎?”

    白晨翻了翻白眼:“我們最大的區別就是,你已經老的快進棺材了,而我還是少年人,而少年人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明明心里吃虧受氣,表面還要裝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態度,如果你真的愿意給我多占幾次便宜,我當然樂意,就怕你只是口是心非。”

    “多說無益,我們還是繼續吧,不過你最好收起那些卑劣的手段。”

    比列當然不可能如嘴里說的那么豁達,他不止是頭痛白晨的陰險,同時也痛恨白晨的不擇手段。

    在過去很多人都罵他老狐貍,可是與白晨比起來,他突然發現自己居然光明磊落的就像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白晨笑盈盈的看著比列:“那么請吧……我先?還是你先?”

    比列頓時陷入兩難的抉擇之中,看了眼道路正中間的那個污染源。

    這個顯然才是真正的魔法陷阱,先前的那些都只是幌子。

    “城門口的時候是我這邊先出手,這次輪到你了……我希望你不是只會投機取巧。”

    “投機取巧嗎?如果你把我每一次獲得的優勢視作投機取巧,那我也只能笑而不語。”(未完待續。)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