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22496941/

正文 第三千二百八十一章 暗涌
    第三千二百八十一章 暗涌  

    第三千二百八十一章 暗涌

    皮特和弗格瞳孔驟然收縮,特別是弗格。

    那種難以抑制的興奮與喜悅,完全溢于言表。

    他對這個突然出現的面孔記得實在是太深刻了,這個小男孩不就是害的自己變成這個樣子的人嗎?

    雖然他不排斥自己現在的身份,可是他對那兩天的痛苦依然記憶猶新。

    那種痛苦對他來說刻骨銘心,那是永生永世都無法忘記的仇恨。

    “是你!太好了,是你……是你!”弗格咧開嘴:“你居然來了,你居然膽敢出現在我的面前。”

    白晨笑盈盈的看著弗格:“很驚訝嗎?我以為你應該早就想到我會來找你的。”

    皮特看到白晨的到來,也是大喜過望,終于有人可以為他分擔弗格的憤怒與注意力了。

    特別還是這個小子,有他在,弗格應該會把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吧。

    “你是來送死的?”

    “不,我是來解決掉我惹的麻煩的,畢竟你是我親手制造出來的,雖然發生了一點意外。”

    “這么說,你也沒想到,我會變成怪物?是嗎?”

    “是啊,我其實只是想折磨你,沒想讓你變成這樣。”

    弗格的笑容越發的猙獰:“那你有沒有想過,你會怎么死?”

    “沒有,你要殺我?”

    “我要吃了你,我要將你的肢體、皮膚、血肉,一點一點的扯下來,然后讓你受盡折磨,我所承受的痛苦,我要十倍、百倍、一千倍的償還給你。”

    “這可不是好習慣。”

    “你現在是不是特別的害怕?特別的驚恐?”弗格興奮的看著白晨,可惜,他并未在白晨的臉上發現任何和恐懼有關的情緒。

    “恐懼?害怕?為什么?我怎么可能對我的造物感到害怕?”

    “那是因為你還不知道我的可怕。”

    “呵呵……你太高估自己了。”

    弗格手上的血肉朝著白晨噴射出去,筋肉連接著,就像是虬結老樹。

    可是血肉還未觸及白晨,就已經煙消云散。

    “看起來你還不明白自己的處境。”白晨搖了搖頭。

    弗格臉色一變,有些不解的看著白晨,怎么回事?

    “我所賦予你的力量,都來自我自身,你用我給你的能力來與我對抗?”白晨咧嘴笑起來:“所以才說你愚蠢,我甚至不需要出手,只要經過三天的時間,你就會自己暴斃,這是我給你的設定,你真的以為,就憑你不斷的吞噬血肉,就真的可以戰勝一切嗎?”

    弗格下意識的退后一步,有些驚慌的看著白晨。

    “我是無敵的!我是不可戰勝的!”弗格朝著白晨釋放了粉碎。

    可是,粉碎的不是白晨,而是弗格的手臂。

    “任何的反抗都是毫無意義的。”

    “我不信!”弗格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我只是還不夠強大,只要讓我吞噬夠足夠的力量,就算是你,我也能殺死。”

    “我和你這種白癡沒什么共同話題。”白晨指頭一彈,弗格的左肩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弗格卻像是瘋了一樣,突然大笑起來:“一點都不同,毫無感覺,你看……就算是你,也殺不死我,我果然是不可戰勝的。”

    弗格需要證明自己,證明自己的存在,證明自己的堅持。

    自己是不死的,任何人都無法殺死自己。

    對他來說,這個身體,這種能力,都是他證明自己的東西。

    而白晨否定了他,這也是他無法容忍的。

    弗格的身上突然生長出如同樹根一樣的東西,這些樹根狀的紅色條狀是他的血管。

    弗格的身體早已經變異,這些血管就是他與其他生物或者物質融合的關鍵。

    這些血管開始向著地面延伸,滲入地下后,地面開始如同弗格的皮膚一樣活動起來。

    白晨給他帶來太多的恐懼,所以他必須在白晨的面前證明自己。

    所以他不計自己損失的血氣,將整座山都變成他的血肉一部分。

    白晨從石頭上跳了下來,腳下一跺,轟——

    剎那間,地動山搖,皮特感覺腳下瞬間沉淪下去,從崖壁看下去,發現整座山居然向下沉了數十米。

    皮特滿臉驚駭的看著白晨,只是跺了一腳,整座山就向下沉了。

    這是何其恐怖的力量?

    再反觀弗格,更是被白晨這一腳震的當場吐血。

    他不惜耗費大量的血氣,將整座山都化作自己的一部分,可是白晨只是輕輕一腳,就直接震碎了整座山的內部結構,同時也將他送入山體的血氣震散。

    這就像是在他的身上剮了一塊肉一樣,不,應該說是直接砍掉了他的身體一部分。

    “你對力量一無所知。”白晨搖了搖頭:“你太可悲了。”

    “住口,你給我住口!”

    “你想想看,你今天被那個女人打敗的時候,她是怎么使用力量的。”

    “怎么使用力量的?”弗格愣了一下,表情變得古怪。

    弗格的腦海中開始回憶今天戰斗的畫面,那個女人起初雖然雖然壓制著他,可是并沒有表現出絕對的碾壓。

    終于,弗格的腦海中閃過一個畫面,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了那個女人使用打敗他的力量的瞬間。

    “原來是那樣的……我也能做到。”

    剎那間,弗格想明白了,只見弗格的身后開始出現一個血色的巨獸,比起弗格本體更為龐大,看起來似真非真,似幻非幻。

    白晨笑的更加開心:“你終于想明白了吧。”

    “這種感覺……這種感覺真好……”弗格興奮無比,他只要一個意念,那個他所幻化出來的血色巨獸就能隨著他的心念行動:“現在的我比過去更加強大,就算再遇到那個女人,我也不會再怕她!”

    “你沒機會了。”

    下一瞬,突然一支巨大的爪子從虛空中伸了出來,毫無征兆的拍碎了血色巨獸,一把抓住弗格。

    “你……這是怎么回事?你要做什么?這是什么東西?”

    這只爪子可不是憑空幻化出來的法相,這是龍的爪子。

    “不好意思,他是我養的寵物,你只是他的食物而已。”

    “為……為什么……”

    “他對食物比較挑剔,如果你太弱了,就不能滿足他的口味,所以你需要更強大一些。”

    “放……放開我……放開我!!”

    “你把普通人當作食物,如今被其他東西當作食物,這不是很正常嗎?”

    虛空中伸出來的龍爪用力一握,弗格的身體爆裂開,可是卻不再如之前那樣的再生,龍爪握著那塊血肉模糊的血肉,重新收回到虛空之中。

    “總算是清靜了。”白晨掏了掏耳朵,轉頭看了眼皮特:“你……你好像是……是那個傭兵是吧?”

    此刻的皮特沒有半點劫后余生的慶幸,只有更深的恐懼。

    在他的眼中,屠殺了三十多萬人的弗格,將人類視作食物,如今他自己卻成了其他東西的食物。

    而這個東西,還只是眼前的這個小男孩的寵物。

    “你不會亂說什么吧?”

    “不……不會……”

    “嗯,這樣就好。”

    白晨說完就消失了,山頂上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

    皮特感覺到一陣涼意襲來,心頭莫名的恐懼。

    ……

    此刻的石城外圍,一艘帶著鐵枷兵團的重型飛船破空而去。

    “指揮官,樣體捕捉到三只,請下達指令。”

    “送去一號要塞,記住了,這是特級機密。”

    “是長官。”

    這個鐵枷兵團的士兵旁邊,是三個完全密封的玻璃容器,里面關押著三只血獸。

    這次鐵枷兵團的損失慘重,不過他們也認識到了這種怪物的可怕。

    他們想要知道,這個怪物是怎么來的。

    是某個實驗室的實驗體?還是某個組織專門釋放出來進行破壞的?

    同時,他們還想確定,這個怪物是否能夠制造并且控制。

    自從鐵枷兵團與魔法協會發生沖突后,鐵枷兵團的聲望一落千丈。

    如今的鐵枷兵團已經不復過去的威嚴,不過鐵枷兵團的高層,無時無刻不在計劃著重復過去的榮光。

    可是,如今的魔法協會比過去更強大,更不好對付。

    所以鐵枷兵團只能韜光養晦,暗中尋找著,對抗魔法協會的可能性。

    這次石城災難的罪魁禍首,倒是讓他們看到了希望。

    這種可怕的怪物,似乎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所以他們暗中捕捉了三只血獸,希望能夠在它們的身上尋找到這個可能性。

    一號要塞是鐵枷兵團漂浮在外層空間中眾多戰爭要塞里,唯一一個研究要塞。

    因為鐵枷兵團也有許多的禁忌研究實驗,放在地上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所以放在天上,這樣就沒有人會去調查了。

    飛船進入研究要塞后,潘澤所長就趕了過來。

    飛船上下來幾個人,將血獸所在的玻璃容器推了下來。

    “這次送來的是什么東西?”

    “所長,這次是指揮官制定送來的。”

    “這是什么動物?沒見過。”潘澤所長疑惑的湊到玻璃容器前:“這三只的樣子都不一樣,可是從它們的皮膚上來看,又極為相似,難道是同一個物種?”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