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25285226/

正文 第三千六百六十七章 滅門
    第三千六百六十七章 滅門  

    一路,瑤青始終在想方設法脫身,可是任他心思詭譎,也敵不過絕對實力。

    而兩次逃跑失敗后,瑤青已經被打斷了雙腳,一路被白晨拖行著,這下連逃的本錢都沒有了。

    一個時辰后,在瑤青的指路下,白晨來到一座白云蓋頂的大山山腳下,這座大山分外清秀,山頭藏于云間,空靈紫氣自而下的延伸,儼然一座靈山圣地。

    白晨還沒山,十幾道劍光便從天而降,落到白晨和瑤青的面前。

    “大師兄……救我……”瑤青看到來者,為首之人正是他父親的大徒弟,年輕一輩,也唯有他能與自己較量,當然了,這是他不動用綾羅傘的前提下。

    雖然他們私底下較勁不止,可是大師兄向來對自己父親唯命是從,必然不會對自己放任不管。

    “師弟?你……你這是……”大師兄眼見瑤青慘狀,心頭沒來由的一喜。

    他對這位師弟可是厭惡到了極點,而且又是師尊的獨子,不管什么好處都是他得,哪怕將來耀光青山的掌門之位,多半也會落入瑤青手。

    可是現在看到瑤青如此慘狀,他卻心生快意,他看的出來,瑤青氣息散亂,臉色無光頹敗,明顯是散功的跡象,他的修為被廢了!?

    當然了,他可不會將心所想說出來,而是饒有興致的看著白晨。

    “閣下好大的膽子,膽敢傷我耀光青山的同門,還不自廢修為,與我山請罪!”

    “你們耀光青山倒是好大的派頭,不管對頭是誰,都是自廢修為,真當人人都是泥捏的。”白晨笑了笑。

    “賊子放肆!看我耀光劍招,青山獨我!”

    白晨雙指微微一凝,已經夾住了大師兄的劍鋒,鏘的一聲,劍鋒一分為二。

    大師兄急怒之下,連退數步,噴出一口鮮血。

    只一交手,自己的佩劍便被破毀掉,此人的修為遠超自己!

    大師兄不敢怠慢,立刻拿出師門重寶曼珠沙華。

    這曼珠沙華可不是瑤青先前所用的仿品,而是真正的品法寶威力起仿品強了十倍不止。

    曼珠沙華升空懸浮,霎時間放出紅色光芒。

    那幾個師弟退避不及,頓時被紅色光芒籠罩。

    “不要啊……大師兄……”

    “救我……”

    “我不想死啊……”

    “大師兄快住手啊……”

    一陣慘叫聲,那幾個師弟的精氣神瞬間被曼珠沙華吞噬,曼珠沙華的紅光更盛,朝著白晨籠罩過去。

    瑤青看到大師兄拿出真正的曼珠沙華,頓時臉色劇變:“真正的曼珠沙華怎么會在你手?當初重寶失竊是你干的!?”

    “瑤青師弟,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你與這賊子一起死吧。”

    大師兄頗為得意的說道,這曼珠沙華與綾羅傘同為耀光青山的三大重寶之一,可是又不同于綾羅傘。

    綾羅傘需要至少元神期修為,才勉強能夠發揮出真正的威力。

    可是曼珠沙華的威力則是根據使用者的修為等級階梯式的升,也不會如瑤青使用綾羅傘那樣,一招之后力竭。

    不過使用曼珠沙華也是有限制的,那是先吞噬精氣神,然后才能釋放出真正的威力。

    此刻曼珠沙華吞噬了幾個耀光青山的同門精氣神,已經顯露出駭人威力。

    瑤青知道這曼珠沙華的可怕,驚恐的大叫起來:“快避開那敗血紅光,不然我們都要死……”

    白晨看著半空的曼珠沙華,伸手一招,曼珠沙華瞬間縮小,落到白晨的手,紅光內斂消失。

    大師兄感覺心頭的一根弦繃斷了一樣,又是一口血噴出。

    要知道,他用了三年的時間,這才勉強將曼珠沙華祭煉成本命法寶。

    可是白晨卻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居然直接切斷了他與曼珠沙華的聯系。

    “歹毒的法寶。”白晨手掌一手,直接將手這朵大紅花捏碎。

    “你……”

    瑤青和大師兄的臉色都變了,這曼珠沙華可是品法寶,居然被白晨隨手捏碎,這人難道是專修肉身的力士?

    大師兄轉身便要逃跑,可是下一刻,白晨一指勁力已經破空而來。

    大師兄來不及掙扎,身體已經撲在地,腹一顆金丹便要破空逃遁,可是迎面又被白晨一指點,直接炸開一團金光。

    白晨帶著瑤青山,幾刻鐘便到了耀光青山的宗門前。

    這耀光青山的宗門的確不凡,紅漆高墻,金紋交織,幾座宮殿高閣俱都在山間云霧若隱若現,宛如仙境一般,實在是氣派非凡。

    只是此刻宗門前已經有不少門人恪守,在這眾多耀光青山的門人前方,站著幾個人,可以看的出這些人身份斐然不凡,只是不知道誰是長老,誰是掌門。

    白晨的目光在人群巡視了一圈,最終目光落到站在間的一個年人身。

    此人一襲白衣,留著兩撮長須,面白如玉,齊發鬢冠,身后左右分別站著一對妙齡少女,一女雙手捧劍,一人背負古琴。

    “青兒!”那年人看到瑤青慘象,頓時悲吼叫道。

    “爹,救我……”

    這年人應該是瑤青口的父親,耀光青山的掌門瑤重禮了。

    “狗賊!敢傷我青兒,如今又膽敢置身來我宗門前放肆,還不將我兒放了,自封修為,束手擒。”

    “你們耀光青山的門人是不是都是這樣眼高于頂,目無人?以為人人都該向你耀光青山俯首稱臣?”

    “放肆賊子!”

    “大長老、二長老,將這賊子拿下,我要祭煉他的生魂,讓他永世不得超生。”

    “謹遵法旨!”大長老和二長老也不含糊,直接拿出自己的法寶。

    大長老的法寶是空云袋,以凌云霞石祭煉而成,而這凌云霞石又有萬鈞之重,煉成空云袋后,看似如布袋一般輕盈,實則如山巔一般沉重。

    二長老的法寶為丑九靈蛇鞭,如其名一樣乃是以丑九靈蛇的蛇筋所煉,堅韌無,又具蝕骨腐魂的劇毒,只要觸及便要魂飛魄散。

    丑九靈蛇鞭在二長老的cao控下如靈蛇一般蜿蜒盼顧,亦動亦靜,虛實難辨。

    而大長老的空云袋則是在白晨頭頂徘徊,尋找機會攻擊。

    白晨伸手一抓,直接抓住二長老的鞭尾,二長老看到白晨居然伸手去抓他的法寶,頓時大喜過望,心暗道白晨是自尋死路。

    可是下一刻,白晨卻是用力一拉,二長老直接被白晨拉到了面前,伸手一掐。

    二長老當場斃命,白晨隨手將尸體丟在地,二長老的尸體還瞪著雙眼,顯然沒料到這樣的結果,而他的元嬰則是來不及脫身已經被白晨震碎。

    大長老大駭,他沒想到二長老居然敗得這么快這么慘,而且看起來白晨根本不受鞭的劇毒影響。

    “賊子安敢!去……”大長老催動空云袋,直接朝著白晨當頭落下。

    白晨隨手一扯,空云袋直接被白晨扯破撕爛,大長老噴出一口鮮血,可是下一刻,見破爛的空云袋朝著他砸過來。

    “不要……”來不及逃走,大長老也死在自己的法寶。

    “魔頭!你是魔頭!”瑤重禮驚怒交加。

    眼見兩位元嬰大圓滿的長老居然擋不住白晨一時半刻,瑤重禮心頭劇驚,便是自己的修為恐怕也不見得能夠如此輕易拿下兩個長老。

    這讓瑤重禮心生幾分忌憚,瑤重禮大叫一聲:“琴來,幾位長老為我護法。”

    身后侍女將古琴擺在瑤重禮的面前,瑤青看到此情此景,頓時嚇到了:“爹,救我啊,我還在這賊子手,救我啊……”

    “青兒,你且安心去吧,為父會為你找超度托生,將來帶你入道。”

    言罷,瑤重禮雙手重重的摁在古琴琴弦。

    鏘鏘——

    瑤重禮面前這古琴便是耀光青山的三大重寶之首的禍心螢琴,只要被人催動琴聲,第一重蠱惑人心,第二重引動敵方體內真元逆流,第三重能夠讓人墜入音刃漩渦之,生生削成白骨,斬人生魂。

    瑤重禮再次抬頭看向白晨:“你現在若是放了我兒,拜我門下充當劍奴千年,本座便饒你不死。”

    白晨淡然的瞥了眼瑤重禮了,瑤重禮冷哼一聲,已經明了了白晨心意,這場仗是不死不休了。

    當下,瑤重禮也不再多言,鏘鏘彈奏催動禍心螢琴。

    琴聲如惡果業火襲向白晨,可是白晨站在這天地彌漫的業火之,卻沒有絲毫痛苦。

    白晨眼睛一睜,惡果業火驟然消失,天地再次重現清明,根本沒有什么業火。

    瑤重禮手頭微微一顫,心暗道,此人修為不在自己之下,第一重弦惑蠱心居然沒有半點效果。

    瑤重禮輕喝一聲,催動全力,十指在古琴狂亂彈奏,霎時間,天地靈氣都被瑤重禮所勾動,如混沌降臨。

    “給我死!”瑤重禮怒吼一聲,琴聲如亂麻一般晦澀,沒有半分優美樂聲。

    白晨向前踏出一步,瞬間,一股浩然正氣向著瑤重禮以及身后耀光青山眾門人涌去。

    瑤重禮重重摔在地,身后眾門人更是人仰馬翻。

    瑤重禮披頭散發飛快的爬起來,再無半分仙風道骨,扶住了禍心螢琴,將古琴豎立在面前:“琴殺!給我死!”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