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25949026/

正文 第三千七百六十一章 天元至強者
    第三千七百六十一章 天元至強者  

    玄音子和大隱老魔都是在旁圍觀,沒有絲毫前幫忙的意思,他們沒有落井下石已經是謝天謝地了,怎么可能出手幫忙。

    不過玄音子的目光卻始終鎖定在白晨的身,白晨是怎么挪動躲開那個被魔化的大能攻擊的?

    他的修為如何?他的神通法術是什么?

    還有身份,來歷,都是一個迷。

    玄音子自認為,自己的修為、境界乃至眼界,都已經是修世界最頂尖的水準。

    哪怕是他沒見過的法術或者神通,只需要看一次,她大致能夠看出端疑,甚至是直接施展出來。

    哪怕對方的修為與自己相當,他也有這個自信。

    他們都是大神通者,眼力之高,已經不受法術神通的限制。

    而他們與同輩修士交手,很多時候都是無疾而終,因為彼此的手段知根知底,什么神通法術用出來,對方幾個回合能用出來,所以除非是以死相搏,不然的話根本沒什么結果。

    可是那個自在散人的法術神通,卻總讓玄音子尋不到痕跡。

    除非對方的修為高出自己很多很多,可是這可能嗎?

    自己現在的修為已達天外天之巔,再往只可能是天元或者天尊。

    太古時代的三大天尊,可是已經千萬年未曾現世,所以絕對不會是天尊。

    而天尊之下的天元,數量可能天尊更為稀少。

    因為天尊是不可磨滅的,可是天元卻有可能隕落,雖然隕落的可能性非常非常低,所以太古以來,雖然數百萬年總有一個兩個不世天才成天元,可是一直存留至今的天元至強者,卻一個都沒聽說過。

    或許這世有天元至強者,可是也僅僅只是可能而已。

    到底存在不存在,誰又說的準呢。

    而且若是對方是天元至強者,為什么還要跑這里面來?

    活的膩歪了?跑這里面來尋求刺激?

    根據玄音子得到的消息,這個古密境乃是一尊古大魔所建,其危險層度,恐怕即便是同輩天元至強者,也不見得能夠平安無事。

    所以玄音子很肯定對方不可能是天元至強者,反正他是這么猜測的。

    還有最后一種可能,不過在玄音子看來,這種可能卻是最不可能的。

    那是對方有開天至寶!

    靠著開天至寶的無玄妙,所以玄音子才看不出來法術神通的痕跡。

    可是只要想一想知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誰擁有著開天至寶,除了千年劫和萬年劫不可使用,其他任何時候,開天至寶都幾近于無敵,至少面對高過自己一個大境界的修士,一樣能夠自保,甚至是擊敗。

    古往今來有多少大神通修士,自認為自己的法術神通已經天下無雙,前無古人了,結果被開天至寶一棒子敲蒙了。

    曾經有人收集到六枚開天碎片,合成一件開天至寶,強行突破天元境界。

    結果那個修士死的很慘,雖然修為突破到天元境界,可是六枚開天碎片是什么概念?

    一枚開天碎片已經是無寶物了,六枚開天碎片,完全是逼著別人硬搶。

    結果幾乎整個修仙界都瘋了一樣,瘋狂的圍攻那個天元至強者。

    連隱世多年的至強者都出現了,那場浩劫波及整個修仙界,數以千萬的修士隕落。

    不過那是非常久遠的事情,那場浩劫也是百萬年的大劫。

    基本每過百萬年,都會出現一場類似的浩劫。

    不過那場因為六枚開天碎片引起的浩劫,卻是有數的影響巨大。

    除了天尊沒有出手,幾乎整個修仙界都波及到了。

    六枚開天碎片不斷的輾轉,最終被最強的幾大勢力瓜分。

    最初引起浩劫的那個天元至強者也沒撐到最后,他是浩劫的始作俑者,卻不是浩劫的終結者。

    也是那次之后,人們才意識到開天碎片的意義。

    自那以后,再也沒有一個勢力或者一人,敢持著兩枚開天碎片。

    不是辦不到,雖然開天碎片珍貴,卻并非完全辦不到。

    可是沒有人敢持有兩枚或者兩枚以,是因為擔心引發浩劫。

    在那之前,開天碎片雖然也很珍貴,可是卻沒有人意識到開天碎片到底有多珍貴。

    可是那場浩劫之后,人們才知道,開天碎片最恐怖的一面。

    那個依靠著六枚開天碎片從而突破到天元境界的至強者,他完全是用錯了。

    如果當時他只用一枚開天碎片煉制成開天至寶,而且煉制的是攻擊或者防守的法寶,那么根本沒有人能夠拿他如何。

    除非天尊出世,不然的話,他是當世無敵。

    而后的千萬年,開天至寶一直都掌握在至強的家族或者大勢力手。

    哪怕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也不會動用開天至寶,而一旦使用開天至寶,那是不死不休。

    所以不可能有人帶著開天至寶跑到一個兇險無的古密境來尋求刺激,那不是尋求刺激,是在自尋死路。

    甚至可以這么說,開天至寶的價值這個古密境都要大。

    玄音子瞇起眼睛,始終盯著白晨的身影。

    那個自在散人并未隱蔽自己的身影,可是大環天的修士,似乎總是無法意識到他的存在。

    明明這個人在他們的面前,在他們的身邊游蕩,可是他們是無法發現有一個外人。

    “太怪了……”

    “什么太怪了?”大隱老魔聽到玄音子的嗔語,好的問道。

    “老魔,你聽說過一種法術,人站在你的面前,可是你卻無法意識到這個人,這種法術你聽說過嗎?”

    大隱老魔眼閃過一道精光:“難道在我們的身邊有這么一個人?難道是大環天的修士?”

    “那個修士不在我們這邊,而是在大環天的那些人身邊,我能發現那個人,那個人也知道我知道他的存在。”

    大隱老魔目光閃爍:“這到底是什么法術或者神通?完全是聞所未聞。”

    “我也在好當。”

    “看的出痕跡嗎?”

    “看不出來。”玄音子搖了搖頭:“毫無痕跡可循。”

    玄音子瞥了眼大隱老魔:“你可看出那個人在哪里了嗎?”

    大隱老魔看了半天,最終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你確定那個人真的在大環天的人間?”

    “我有必要騙你嗎?”

    大隱老魔雖然還是有些懷疑,不過卻不可不防。

    “此人修為如何?”

    “我只看出是天人境的修為,可是我懷疑那人遮掩了自己的修為。”

    “這世還有人能夠在你的面前遮掩修為?”

    “他能站在神環老狗的面前而不被察覺,能夠當著我的面施展神通法術而不著痕跡,想要在我的面前遮掩修為,有什么好怪的。”

    “你確定對方不是大環天的修士?”

    “大環天那么幾個大能,哪個你我不認得?”

    “如此一個來路不明,修為與神通法術也都不明的人出現在這里,對我們此行實在是危害太大,不如提醒神環老狗,能讓他們狗咬狗最好,如若不然,至少也能把他趕出隊伍……”

    大隱老魔話剛說完,突然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壓迫感襲來。

    大隱老魔幾乎是下意識的拿出法寶,可是動作到一半,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真元法力被完全的禁錮,他的腦海有無數的聲音在嘶吼咆哮,這聲音來的實在是太突兀,太莫名其妙了。

    大隱老魔嚇傻了,他的口鼻耳都在不斷的滲血,整個身體都定在原地,動也動不了。

    “老魔,你怎么了?你這怎么回事?”

    大隱老魔艱難的挪動著眼珠子,似是在向玄音子求救。

    可是玄音子根本不知道大隱老魔是什么情況,在這時候,大隱老魔突然身體一送,然后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

    “你怎么回事?走火入魔了?”玄音子不解的問道。

    大隱老魔恐懼的抬起頭:“那個人……不要去招惹那個人,他的目標不是我們,我們不招惹他,他不會對我們動手,如果我們動手的話……我們……我們都會死在這里……”

    玄音子從來未曾見過,大隱老魔如此表情的。

    他與大隱老魔認識了將近十萬年的時間,大隱老魔的意志造被自己淬煉的堅不可摧,幾乎沒什么人能夠動搖他的信念與勇氣。

    可是此刻的他,那眼神如同換了一個人一樣,他到底經歷了什么?

    玄音子猛的抬起頭,看向白晨的方向,白晨也掃了眼玄音子,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線,隨后轉開了。

    “是他!”玄音子心頭震驚,看著大隱老魔問道:“他到底對你做了什么?”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從簡見過如此恐怖的存在……”大隱老魔恐懼的說道:“他我們強太多了,他也許是天元至強者,也只有天元至強者才有如此手段。”

    玄音子更是震驚,天元至強者!?

    這世居然有天元至強者?

    而且居然還出世了?

    他為什么會在這里?

    他又有什么目的?

    “你確定我們不用退出這里嗎?”玄音子的態度非常果斷,當她發現事不可違的時候,她會毫不猶豫的放棄。

    一個天元至強者意味著什么?

    那意味著天尊不出,天元至強,他能夠在這片天地之下橫行無忌。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