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2194-42075190/

第0863章 ?域外邪魔?VS?天道圣人?|?)??是在說我嗎?
    鐺。!

    這時,忽地一聲響聲響起……

    ‘殺。!’

    ‘沖啊……’

    ‘殺啊啊~。!’

    正當那三位來自于三仙島的三宵仙子大獲全勝,一個混元金斗便收了所有的昆侖闡教門人弟子的時候,當三姐妹由于城頭上方的異象,由于那七彩慶云及其中若隱若現的九龍沉香輦而和菡芝仙以及彩云仙子們驚疑不定的時候,在她們的后邊,那朝歌大軍的前鋒軍營里竟突然一聲砲響,然后營門大開,如潮水般的士兵們那喊殺聲和腳步聲傳來,讓她們便不得不把注意力從即將到來的那兩位圣人的慶云鑾駕那里給重新吸引了回來。

    “什么?!”

    “唔?!”

    “他們這是……”

    “唉……”

    等到云霄、瓊宵和碧宵以及菡芝仙、彩云仙子這五名各逞手段飛在半空中的仙子們回過頭的時候,就只見那大開著的朝歌前鋒軍營的營門里,沖出了一個騎在狂奔咆哮著的墨麒麟背上,身材高大、頭生三眼、中間一目神通,手使雌雄蛟龍雙鞭,身后跟著黃花山鄧、辛、張、陶等四將,同時還還率領著近萬名大商朝朝歌精兵的老將軍,他們就那樣大聲呼喊狂奔著,一直跑到了距離西岐城僅有一箭左右距離的地方后,才堪堪停了下來,并快速在各級軍官們的叱喝下,擺開了一個個熙熙攘攘的攻城軍陣,威懾著城頭上那些正惴惴不安的西岐軍兵們。

    “呔!”

    “諸位仙子莫慌,聞仲來也~!”

    原來,當頭那個騎著墨麒麟,手持雌雄鞭,帶領著部將和近萬名精兵呼喊著趕將前來的,竟然是截教門下金靈圣母的門人弟子,同時也是朝歌的征西大軍的統帥,那個帝乙托的孤大臣,帝辛信任有加的重臣聞仲聞太師?

    “……”

    看到對方現在才堪堪趕來,雖然覺得遲了一些,但是,有這么多的凡人士卒給自己這邊撐場面,云霄仙子也還是微微有些感動的,所以,她在看了看城頭上的那片慶云,看到那兩位圣人師伯還沒有到來,她才趕忙微微降低了自己胯下乘坐的青鸞神鳥,引著自家的姐妹們直接降落到了聞仲及其大軍的軍陣前方不足兩丈高的地方,上前與對方答話。

    “原來是聞仲?”

    “三仙島碣石山碧霞宮的云霄和我家兩位妹妹在此,見過聞太師……”

    云霄認出來了,對方胯下的那頭墨麒麟,確實是金靈圣母的坐騎。據說,那本是黑龍與神牛所生,生性兇猛,嗜血好斗,后被她們截教通天教主門下的女仙之首金靈圣母所收服,才又贈與了眼前的這個身為截教三代弟子的聞仲。

    而現在看來,那果真是一頭不俗的坐騎,要是論起戰場上打斗拼殺的本事,只怕確實是比自己胯下的這只青鸞神鳥還要更加強大數分的。

    “……”

    “……”

    碧宵和瓊宵兩姐妹看到自家的姐姐云霄已經下去與那個聞仲搭話,她們便也同時在各自的花翎鳥和鴻鵠鳥上收起了手中的寶劍,也不說話,就那么降落下去,齊齊對著坐在墨麒麟上的那個后學末進的聞仲微微點了點頭,就算是行過了禮了。

    “哈哈哈!諸位仙子無須多禮!”

    “戰陣之上不便行大禮,聞仲便算是在此拜見三仙島上的三位娘娘了,還有菡芝道友以及彩云道友!”

    看到這些個女仙們果真是他聞仲自家截教的諸位大能,看到是自家人前來幫助自己之后,聞太師便趕忙一邊行禮,一邊爽朗地大聲笑了出來。

    現在,看到自己這邊再添幫手,就總算是微微沖淡了之前由于趙公明隕落以及十絕陣被破,外加十天君盡皆戰沒和無辜被朝歌斷了糧草后的那些愁苦之情!此時此刻,聞仲覺得,似乎他們還真的有希望在糧草告罄之前攻陷西岐,俘虜賊相姜子牙和反王姬發等叛逆賊首,然后凱旋返回朝歌?!

    “諸位仙子……”

    “方才聞仲也已聽聞,那個燃燈道人和昆侖十二金仙及其弟子們,盡皆被云霄仙子給一舉拿下了,可有此事?!”

    看著天空中仍舊還未散去的法力波動,看著地面上的狼藉一片的戰場,再看看地上掉落的些無人認領的神兵利器,且西岐城的城頭之上,那唯獨僅僅只剩下的那個臉色難看無比的賊相姜子牙,再也見不到那些個之前讓他聞仲無比愁苦困頓的昆侖闡教諸位仙人之后,聞仲便在驚愕中,便帶著一絲企盼的神色小心地詢問著道。

    雖然很可惜沒有來得及親眼看到那種震撼人心的大戰場面,但是,在和黃花山四將們一起領兵從中軍大營來到前鋒營這里,在打開前鋒營門并沖出來之前,他其實就已經聽到那些神情振奮的士卒們描述過了一二。

    “……”

    “是的……”

    張了張嘴,原本想說些什么的云霄最終還是沒有多說,只是輕輕嘆息著點了點頭。

    和聞仲聞太師的那種興奮的臉色不同,現在云霄的眉宇間卻隱隱有一絲絲伸展不開的愁緒,顯然,她是在顧慮和擔憂著一些難辦的事情,但是又不好與眼前的這個聞仲開口解釋太多。

    “果真如此?!”

    “哈哈哈!好!大善!吾心甚慰也!”

    聽到云霄仙子親口承認,在確認了那些個之前打的他們狼狽無比的燃燈道人和昆侖十二金仙們竟然盡皆在這里戰沒,而不是自己想當然中的施展遁法逃跑之類的情況后,聞仲聞太師便又大聲地肆無忌憚地仰頭大笑起來。

    “如此這般,聞仲便在此多謝云霄仙子以及諸位仙子了!”

    “既然昆侖闡教諸仙已全都落敗,就僅僅剩下那個不值一提的姜子牙,那今日便天注定是我聞仲破城殺敵,平叛虜賊之日!他日聞仲回師朝歌,定當稟明陛下,為諸位仙子邀功請賞!”

    說完,聞仲聞太師在興奮難耐之中,直接就高高地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柄雌雄蛟龍雙鞭,就打算讓黃花山四將和自己一起帥兵沖鋒,一舉打破城門,攻入西岐,砍殺賊兵,生擒反王姬發以及那個讓自己暗恨多日的賊相姜子牙!

    他聞仲等這一天已經等了許久了,現在天命在他這邊,正所謂,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所以,他絕不可錯過眼前的大好機會,必須要在那個姜子牙沒有去找到更多的那些三山五岳的修士前來助戰之前,趁著對方沒有能力再阻擋朝歌大軍的這個時機,一舉拿下公然起兵稱王的西岐城,蕩平西周的這個都城,給予那些膽敢反叛大商王朝的亂民、賊兵和諸侯們樹立一個標榜,讓他們那些亂臣賊子們知道,當一名叛徒會是個什么樣的下場!

    “?!”

    “聞太師且慢!”

    然而,還沒有等聞仲準備揮下雌雄蛟龍雙鞭下令全軍沖鋒,并駕馭墨麒麟沖向前去打碎那個西岐城的木頭鑲銅城門,乘騎在青鸞神鳥后背上的云霄,便又趕忙降低了高度,硬生生地攔在了聞仲的面前,及時地阻止了對方準備發動的總攻。

    “唔?!”

    “云霄仙子,你這又是為何?!”

    聞仲不明白,對方為什么會出手阻攔自己……

    因為,現在正是朝歌大軍趁機發動攻城大戰的絕好時候,且他還很有把握能以很小的傷亡直接一戰而勝之,并有極大的機會逮到城頭上的那個已經是窮途末路的賊相姜子牙以及躲在西岐城中一直不敢露面的那個反王姬發!

    在那些昆侖闡教的諸位仙人盡皆戰沒的這個時機里,僅僅一個手持打神鞭的姜子牙,肯定是沒有辦法能阻擋他聞仲打破城門或者擊碎城墻的!因此,現在在聞仲看來,他們已經是勝券在握,而眼前的這個云霄仙子竟還浪費時機前來阻攔他,貽誤軍機,這就看是很沒有道理的。

    “哈!”

    “你還問為何?”

    “聞仲聞太師,難道你就沒有看到城頭上的那片七彩的慶云嗎?那兩位圣人師伯馬上就要到來了,你聞仲真的想好了,現在要派兵去沖撞那兩位圣人的法駕?!”

    碧宵恨恨地給聞仲開口解釋著道。

    她也有些不忿那兩位師伯竟然真個想要來插手凡間的事情,但是,事已至此,對方明擺著就是要出來干涉,她除了嘴中和心里抱怨嘀咕倆聲之外,她們又能怎么辦呢?

    雖然,那兩位圣人并不是她們的老師,她們三姐妹也不是對方人教或闡教門下的弟子,她們尊稱對方為師伯,也不過是看在她們的老師通天教主的面上而已?但是,對方的實力可是明擺著的,那可是實打實的天道圣人,是混元級別的大羅金仙,是她們三姐妹目前為止都無法突破的那種層次,哪怕現在雙方各為敵國,并不需要怎么尊敬或者遜禮,但是,基本的顧忌和掣肘就還是需要有的,不管她碧宵心底下愿不愿意也都是一樣。

    “。!”

    “兩、兩位天道圣人,難道……是、是昆侖山上的玉虛宮和兜率宮中的那兩位?!”

    愣了好一會,才堪堪反應過來那個碧宵仙子說的到底是誰的聞仲,這才睜大著雙眼,愣愣地看著遠處,看著在西岐城頭上方顯現的那片七彩顏色的慶云。

    剛才還不留神,而這時才注意到,那里確實是靄靄香煙,氤氳遍地,當先的九頭五爪金龍的輪廓以及咆哮聲,也已經越來越明顯……

    而此時,原本那個臉色十分難看的賊相姜子牙,也已經凈潔其身,緊繃面容,就那么秉香在城頭上,顯然是準備迎迓圣人的鸞輿了!

    “這……”

    “這、這……這又該如何是好?!”

    如果是一般的人或者昆侖仙人們,哪怕是燃燈道人那般的大羅金仙,聞仲也早就直接罵出口來了!

    但是,

    眼前即將出現的,是和他們截教的通天教主同一級別的存在!而對于那兩位教主,對于那種程度的天道圣人,他聞仲肯定是不敢口出妄語的!

    只是,他心下不忿的是

    他們凡間的爭執和打斗,不過是各憑手段而已,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那兩位為何強行不顧身份地前來干涉?為何非要助周為虐?這天下間到底還有沒有道理可講了?!

    ‘……’

    ‘啊……’

    ‘那是圣人?是誰?’

    ‘噤聲!軍陣之內,不得鼓噪!’

    隨著聞仲聞太師高高舉起的雌雄蛟龍雙鞭緩緩地收了回來,隨著黃花山四將們也察覺到了西岐的那破損的東城門城樓上邊的慶云里浮現的強大氣息,隨著之前那些還哄鬧呼喊著準備大殺一場的朝歌精兵們也漸漸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之后,那上萬的精兵強將們,便齊齊在軍官們的互相叱喝下噤聲,并偃旗息鼓下來,還識趣地收起各自手中的兵器,再也不敢繼續鼓噪吶喊、擂鼓擊兵,以免不小心沖撞了那片慶云中即將要現出身形的無上存在,憑白招來無妄的禍端。

    很快,

    ‘吼~!’

    ‘吼嗚~!’

    隨著那七彩顏色的慶云聚攏并漸漸形成一條七彩的筆直通道,隨著遍地的金蓮顯現以及那些靄靄香煙,氤氳遍地的玄奇場面出現,那九條隱隱的五爪金龍便咆哮著,一齊飛出并拉動了之前那一直看不清個真切的輦車,直接從那七彩的慶云通道中帶著萬道霞光中蠻橫地沖了出來!

    “。!”

    “果然是九龍沉香輦……”

    見狀,心下有些忐忑不安的云霄便忽然驚呼出聲,因為,她認出了那個圣人專用的,代表著身份和地位的座駕!

    據傳……

    九龍沉香輦乃是鴻鈞老祖以乾坤鼎足足煉制了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之久才獲得的無上寶物!

    它以鴻蒙沉香木為車基,上采九天的五彩神石,下集九幽五氣凝成的玄金,再去汲取日月星辰的精華,廣納天地山河的神秀之氣,使得陰陽極氣流轉,五行靈光游曳,然后再在輦車上束縛那九條上古時期的五爪金龍充當拉動鑾車的靈獸。

    在輦車出行時,九條五爪金龍便會一齊飛出拉動輦車,并讓輦車四周氤氳遍地、霞光架橋,異香馥郁、鸞歌鳳舞,祥云托定、瑞獸飛騰……同時,輦車的四只車輪上還會各自顯現一枝金色蓮花,而蓮花上也會現有毫光,毫光上再次顯現蓮花,在鑾輿行動的時候,剎那間萬朵金蓮照耀諸天寰宇,使得遍地的金蓮不斷涌現……

    而現在,隨著元始天尊駕馭著那九龍沉香輦從七彩慶云和萬道霞光之中沖出,傳說中的那一切神奇的景象,就都一點點展現在了云霄、瓊宵、碧宵三位仙子,菡芝仙、彩云仙、聞仲聞太師、黃花山鄧辛張陶四將、姜子牙以及朝歌和西周的無數士卒百姓們的眼前。

    那,便是天道圣人和圣人專用的九龍沉香輦!

    而相比于元始天尊的那種震撼人心的出場畫面,另一位天道圣人,那太上老君則就要低調得多……

    因為,他就那微微傴僂著身子,側著身體乘坐在那一頭大青牛的背上,同樣從那從條七彩顏色的慶云聚攏并形成的那一條通道里,緩緩地踱步了出來,并在元始天尊的九龍沉香輦的旁邊站定,平平無奇地,也不說話,只是淡淡地看著底下的聞仲、眾女仙以及朝歌的大軍和姜子牙等人。

    不知道的人,恐怕還認為那騎著大青牛的是個普通的小跟班呢,那里又看得出那是此方世界里,在鴻鈞道人之下,法力最強,道行最深的無上存在?!

    而那大青牛其實就是老君的坐騎兕獸,正所謂‘獨角參差,雙眸幌亮;毛皮青似靛,筋攣硬如鋼;比犀難照水,象牯不耕荒;全無喘月犁云用,倒有欺天振地強’?雖然,和元始天尊同掌闡教的太上老君自己也同樣有自己的老師鴻鈞道人所贈與的九龍沉香輦,但是,向來秉持著‘清靜、無為、無所不為’的他,還是更加喜歡這樣安安靜靜地騎著自己的大青牛出門,而不是像元始天尊那樣太過于招搖。

    “!”

    “弟子不知師尊和師伯大駕來臨,有失遠迎,望乞恕罪!”

    看到半空中仙樂,一派嘹喨之音,且還有七彩慶云和萬道霞光的場面,再看到那九龍沉香輦上安坐著的道人以及另一個坐在大青牛上的老者之后,姜子牙哪里還不知道是誰到了這里來?

    所以,他在心下狂喜的同時,也連忙在城頭上直接跪伏在地,用狂喜興奮和帶著些許彷徨的顫抖語氣恭賀迎接著道。

    狂喜興奮,是因為看到自己這邊也來了強援,且還是絕對不會輸的那種!而彷徨顫抖,則是擔心,不知道兩位圣人會不會因為他姜子牙辦事不利而降下懲罰?

    “……”

    “云霄攜兩位妹妹見過兩位師伯!弟子等若有失禮之處,還請兩位師伯恕罪?!”

    雖然心下有些忐忑,亦有些不甘,但是,云霄思量再三,還是領著自家的二妹瓊宵和三妹碧宵,齊齊上前,向著鑾輿和大青牛上的那兩位圣人欠身施禮著道。

    至于她們身邊的那兩個仍舊不動聲色,不施禮也不說話的菡芝仙、彩云仙子和那個不知是什么想法的聞仲聞太師,她眼下則就管不了他們太多了。

    “唔……”

    “爾等平身吧!”

    元始天尊看了西岐城頭這邊僅剩的孤零零的姜子牙一個,再看看朝歌大軍那邊的數名截教門人,雖然他心下很是有些不喜,但是,當看到那三個三仙島的后學末進們對自己秉禮相待,好言問候之后,他也不好立馬就發作,只是淡淡的揮了揮手,示意姜子牙和那三仙島的三宵不用再多禮。

    畢竟,他們今天來到這里,可不是很對方客套拉家常的,要說得太多等下就不好辦了,省得待會兒下起狠手來,讓他們臉面上過意不去?

    “我認得你們!”

    “三仙島碣石山碧霞宮的云霄、瓊宵和碧宵,早在開天辟地之時就已經成就仙道的三仙子,現在看來,果真是已經拋棄六氣,斬卻三尸,成就大羅……不錯!不錯!我那師弟通天教主,倒也真是個有慧眼的,總算沒有全都收的一群出身淺薄的……”

    其他的人元始天尊就不說了,比如那個菡芝仙和彩云仙?因為,那些許個不分披毛帶角之人,濕生卵化之輩,注定是封神榜上有名,仙道無期的螻蟻而已,他不看也罷!

    而讓他感到意外的是,三宵中的那個云霄,倒也真個是不凡的?!

    因為,元始天尊一眼就看出來了,對方不僅拋棄了六氣,斬卻了三尸,成就大羅金仙,甚至還到達了準圣的最巔峰,距離證得他們這種天道圣人,證得混元大羅金仙僅僅也就只有一步之遙,可謂是非常地難得!

    只是,可惜了……

    天道之下,圣位已滿,在此方天地之間,在沒有那位圣人隕落之前,對方無論怎么努力,怎么修煉,也都甭想突破那最后最關鍵的一步!可是,圣人卻是不死不滅的存在,又哪里會輕易隕落?

    如果對方是跑到混沌之中,遠離此方世界的束縛的話,倒也還有三分的可能?

    然而,天道森嚴,且他們的老師鴻鈞道人還鎮守此方世界,于三十三天外的紫霄宮中設立著禁制,無論是此方世界里的仙人或混沌之外的邪魔,想要進出此方世界,又豈是件容易的事情?!

    再則,眼前這三宵仙子畢竟不是他們闡教的門下,而是截教中人,雖不知這三人到底是得了那般機緣,竟然會精進至此……但是,今天既然被他給碰到了,那就說不得定要早早送這三人上榜,也好斷了她們在此方世界中證得大道的念想?

    “不過……”

    元始圣人在點評了三宵一番后,便忽地轉變了語氣,開始問起了正事

    “云霄!”

    “我且問你我那闡教門下的副教主和昆侖十二金仙及一干三代弟子們,你可曾有害了他們性命,送他們上封神榜?!”

    說著說著,元始天尊的語氣也不由得稍稍變得嚴厲了起來。

    雖然自家弟子打不過對方,自己這個當老師和身邊的師兄那個當師伯的強行出頭確實有些不妥,但是,為了醞釀多年的謀劃,為了天下的布局,他元始天尊今天也是不得不豁出去不要那面皮了。

    再說了,截教門下弟子萬千,盡皆是些不分披毛帶角之人,濕生卵化的根基不厚之輩,雖說眼前這三宵是根正苗紅,可天注定截教當衰,她們也只有自認倒霉,上榜封神,去享那無邊神道的玄妙,天命如此,可也怨他不得!

    畢竟,

    現在事情出了一點點的紕漏,事情的發展也有些超乎了他原本的算計和預料,雖然不知為何會演變成這樣,竟會出了這種失算之事……但是,既然事已至此,多想無益,他和師兄兩人來都來這里了,那就肯定是要對方給他們一個滿意的交代的。

    “……”

    “稟兩位師伯,他們現今俱都走這里,云霄不曾害了諸位昆侖道友的性命,也不曾送他們上榜!”

    聽到元始天尊果真是沖著這事來的,云霄想了想,最后只能咬咬牙,無奈地將手里的混元金斗往地面上一倒!

    隨后,在一倒金光過后,西岐城門前的那雜亂污穢的地面上,便出現了萎靡在地的燃燈道人和昆侖十二金仙及其門下的那些三代弟子等人。只不過,此時他們俱都被削去頂上三花,胸中五氣,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是法力道行全無,都也已淪成為了凡人。

    也幸虧之前云霄心下有所顧忌,而要是她的妹妹碧宵執掌混元金斗的話,恐怕現在元始天尊他們那兩位圣人就見不著闡教的這些門人弟子們了。

    “唔?!”

    看到門下眾多弟子們果真盡皆落得這般下場,雖然早就算到,且也有點心理準備,但是不知為何,元始天尊竟感覺不禁有些三尸神暴跳的感覺?雖說,他早就斬卻三尸許久了,但是眼前的景象也太讓他難堪了一點。

    瞧瞧吧,他門下的那么多弟子外加一個副教主,竟然還打不過通天師弟門下的一個云霄仙子,這讓他臉面何存?!

    “唉……”

    “天命不可違,正應垂象,為之奈何?”

    昆侖十二金仙們當有此一劫,無論如何,好在根基道體還在,日后回山修煉并重拾仙道總也好過身死道消并上榜封神!

    但是,元始天尊不明白的是,怎么這一次,連不該應劫的闡教副教主,連那個日后另有安排的燃燈道人和那些三代弟子們也都折損在這里了?好像,這跟他們之前各自算到的確實有點不太一樣?

    所以,他便微微有些皺眉,亦有些難辦地看向了自己身邊的那位八景宮的師兄,想聽聽看對方有什么的意見。

    “道兄,你意下如何?”

    闡教雖然是元始天尊創立的,但是,同時他的師兄太上老君也是闡教的掌教圣人之人,而對方更是他的師長,所以,有些事情,終于是需要問過對方的意見的,然后他也才好去便宜行事。

    “唔,也罷……”

    “事已至此,拿下她們應了劫也便是了!紅塵不可久居,拿下她們,送上封神榜,我等便早早回去,你去辦就是,不必問我!”

    看到燃燈道人變成了那模樣,太上老君也稍感有些許為難,可現在天象不明,機算失漏,出了這么大的差錯,他自己又能怎么辦呢?!

    所以,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先送那截教的三位大羅金仙,送那法力高強的三霄仙子上榜應劫,抵了十二金仙們的天數,然后他們才好回去另尋他法,看看能不能拾遺補漏,努力更正那些不該有的無端變數?

    “也罷!”

    “天命合該如此,為了周家八百年事業,貧道今兒便勉力一試吧!”

    雖然話說得好聽,可到底他們是不是為了天命,是不是為了注定的那周家的八百年事業,那就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了。

    但不管怎樣,元始天尊現在打算對那云霄、瓊宵、碧宵以及菡芝仙、彩云仙動手了!至于那些凡夫俗子,那些朝歌的士兵和那個聞仲……則并不在他的出手名單上,因為,那些人是姜子牙需要去費神的,不能什么事情都由他這個天道圣人去做,他也不想沾染太多的紅塵因果。

    “且慢!”

    “原始師伯!還有太上師伯!不知兩位師伯對于封神榜一事有何見教?!”

    看到對方竟然真個打算對自己姐妹三人動手,而不是之前自己想的那般僅僅是討要回闡教被抓的那些人,云霄在心下一驚的同時,便有些憤憤然地出口反問道。

    她現在羞憤之下,終于忍不住爆發,準備拿出那一件自己都不太敢拿去碧游宮詢問師尊通天教主的事情,拿來這里反詰兩位打算以大欺小的師伯們!

    “唔?”

    “此話何解?!”

    雖然打算動手拿人,但是,那至少也要等著對面的三宵擺好了陣勢之后,他元始天尊才會出手的!

    所以,看到對方沒有急著反抗或者逃跑,而是用些莫名其妙的話反問自己,感到有些納悶的他,便不得不按捺了心下的驚詫和不耐煩,很是不解地出聲問道。

    “哼!”

    “兩位師伯不妨先請看看?!”

    義憤填膺的云霄直接拿出了一張抄錄的榜文,然后用十分玄妙的仙法朝著西岐城頭的那兩位師伯送了上去。

    那其實是她在翠屏山出云峰的安妮那奇怪的洞府里抄錄到的那個封神榜的名單!在上面,大量的截教門徒以及她們三宵仙子的名字便赫然在列!甚至,連神位是什么都清清楚楚地寫上了!

    “唔?!”

    “這是……奇怪了……”

    太上老君接過,看了一眼之后就不禁直皺眉。

    然后,過了一會,他的眼中精光一閃,看了看下邊朝歌大軍軍陣前的那個正恨恨不已的云霄一眼后,便微微沉吟著,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然后又搖了搖頭,才把那抄錄著那似是而非的封神名單的榜文遞給了自己身邊的那個仍舊安坐在九龍沉香輦上的師弟元始天尊。

    看過榜文之后,太上老君只覺得,今兒這個事情,似乎有些難辦了……

    “!”

    很快,從老君的手里接過榜文的元始天尊也禁不住被嚇了一跳!

    “簡直荒謬!”

    “三教當初共簽壓封神榜并未署名,也未安排神職,只是說好各憑本事,根源淺薄者上榜而已,哪里又會有這種可笑的名單?!”

    雖然話是這么說,不過元始天尊的心下下意識地覺得,這份名單應該不會有假!

    所以,在裝著生氣和不屑一顧的同時,他也不禁暗暗有些心驚,不知道這個名單又是怎么一回事?因為,現在死了并到了封神臺的,確實都是在這個榜文名單之上,就沒有一個是這張榜文上沒有名字的!

    因而,

    元始天尊隱隱覺得,這可能是天機混亂之下泄露了出來?又或者,是哪一個精于術算,但是卻不識天數的人泄露了天機?而更糟糕的是,要是這樣的一份名單給他們的師弟通天教主看到或者流傳出去的話,不僅對方不會與他們干休,只怕這個世界會大亂起來的!

    “……”

    心下正在著急推算,發現知道這個榜文全部內容的僅僅只有三霄仙子和一個已經死了并上榜的趙公明之后,元始天尊雖然仍舊算不出這份似假實真的榜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卻隱隱已經做下了某些決定。

    那便是

    無需多說,盡快送三霄仙子上榜,然后沒收這張榜文,并確保在封神之劫結束之前,再也不會有任何人看到它!

    “多說無益!”

    “天數如此,今日爾等合該上榜,你們出手吧!”

    眼下天機越發混亂,不準備給那三宵仙子任何機會的元始天尊和老君對視了一眼后,便齊齊駕馭各自的坐騎,朝著三宵威逼了過去。

    “可惜千載功行,一旦俱成畫餅!”

    顯然,知道茲事體大的老君,準備跟自家的師弟一起動手,用雷霆手段,直接將那修為不凡的三宵們早早打殺,并送她們去封神臺,以免節外生枝。

    “!”

    “哼!我家姐妹會怕了你們不成?!”

    發現對方在看了榜文之后竟然不打算承認他們私底下對截教的謀劃和徇私舞弊的行為,還蠻橫地上前,打算對知道那個榜文始末的自家姐妹三人動手,碧宵心下大怒的同時,便狠狠地放出了自己的金蛟剪。

    很快,那金色的雙剪在空中挺折如剪,頭交頭,尾交尾,化成了兩只糾纏在一起的金色蛟龍,就那么當頭朝著騎著大青牛的老君落了下去!

    “著!”

    而與此同時,看到自家三妹先下手為強,知道事情急迫猶豫不得的云霄也直接含恨祭起了自己的法寶混元金斗,讓一道金光也朝著騎著大青牛的老君唰去!

    很顯然,知道老君法力最強,堪稱天道之下第一圣人的云霄,是打算跟自家的三妹一起,聯合攻擊對方,想要制服或者擊退對方,然后再回過頭去對付那個元始天尊?

    “好法寶!”

    “只是可惜了……”

    在道行差距之下,碧宵放出的金蛟剪被老君忽地一甩衣袖,讓那袖口猛地變大并往上一迎!隨后,那金色的蛟龍剪子如芥子落于大海之中,撞到了變大的衣袖中,并隨著老君的衣袖恢復原狀而沉浸下去,變得毫無動靜……顯然,那是被對方給收走了!

    而且,與此同時,還不等那道照射到老君的混元金斗的金光發揮作用,老君又把風火蒲團往空中一丟,然后,在云霄、瓊宵和碧宵三人驚駭的目光下,那伴隨她們姐妹三人時日已久的混元金斗,竟然穩穩地落到了蒲團上邊?!

    “看法寶!”

    “風袋!”

    這時,菡芝仙和彩云仙子也各自拿出了她們的法寶風袋和戳目珠,二人互相配合著,讓那戳目的法寶和風袋放出的飛沙走石的狂風,齊齊向著元始天尊襲去!

    “哼!”

    讓菡芝仙和彩云仙子感到驚駭莫名的是,她們的風袋放出的狂風和那專打人眼睛的厲害法寶,竟然奈何不得元始天尊一絲一毫?而且,更可怕的是,那珠未到天尊跟前,也不知元始天尊用了什么手段,它竟自己化作灰塵飛去?

    “兩個孽障!也敢朝吾動手?!”

    故意讓對方先動手,然后覺得已經出師有名之后,元始天尊便點點頭,把三寶玉如意祭在空中,就打算朝著菡芝仙以及彩云仙子兩人擊去,準備結果了兩人的性命,送兩個女仙上封神榜!

    畢竟,對方可是榜上有名的,他剛剛看過了,所以,這也算是應了天數,不算招惹紅塵因果?!

    “今日之事,到此為止罷!”

    這時,收了金蛟剪,落了混元金斗的太上老君,也同時將乾坤圖給抖開,讓那乾坤圖直接化作一道巨大的天幕,直接朝著已經失去了法寶,再沒有厲害攻擊手段的三宵仙子齊齊卷去!

    顯然,老君也是打算快刀斬亂麻,直接將惹出無邊事端的云霄、瓊宵和碧宵等人送上榜去,以免日后生亂?

    “。!”

    失去了法寶的碧宵驚呼一聲,都來不及拿出自己的寶劍。

    “不好!”

    而碧宵也來不及做反應,就被乾坤圖裹挾了過來……

    “!”

    “妹妹們小心!”

    而云霄則是稍稍好一點,因為,她仗著自己的修為,用手里的寶劍強行蕩開了乾坤圖,并駕馭著胯下的青鸞鳥,讓其悲鳴一聲后,直接加速,朝著自家的兩個力有不逮的妹妹沖去,打算拼著自己也被裹挾到乾坤圖里,也要先給自家的妹子們解圍!

    至于另一邊,已經被三寶玉如意朝著頂門打將下去的菡芝仙和彩云仙子,她已經來不及去救援了……畢竟,她的修為可沒有兩位師伯強,哪里又有以一敵二,還能照顧那么多人周全的道理?

    所以,在親疏有別的情況下,她肯定是要先行照顧自家的兩個妹妹的。

    然而……

    云霄很快就發現,自己不但救不了自家的妹妹,竟連自己都被困在了乾坤圖中,并很快就失去了方向,乾坤圖中到處都是狂風暴雪、雷霆閃電,讓她完全就分不清東西南北和上下左右?!

    ‘完了……’

    心下哀嘆一聲后,云霄便知道輕重,她覺得,她們三姐妹,今天恐怕真個得折損在這里,和自家的那位兄長趙公明一般,齊齊上那個封神臺,準備日后封神去了!

    “唔?!”

    “大膽!何方妖孽,敢拿我法寶?!”

    這時,

    正當乾坤圖裹住了三宵仙子,當三寶玉如意降臨了菡芝仙和彩云仙子的頭上,準備將五仙子絞殺當場,送上封神臺的時候,忽然,兩只白嫩的小手竟從空中憑白出現,然后左邊一抄,右邊一拿,然后一只穿著紅色小蠻靴的小腳那么一勾,就將乾坤圖、三寶玉如意和落了混元金斗的烽火蒲團連帶那個金斗一起,統統給順走了?!

    “。!”

    “姐姐?”

    “是安妮?!”

    死里逃生的三霄仙子和那兩個修為明顯不足,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的菡芝仙和彩云仙子不同,她們在互相對視和驚呼了一聲后,便和面色凝重的老君和憤懣的元始天尊一樣,齊齊看向了雙方之間的一處空無一人的半空。

    “誒嘿嘿嘿……”

    ψ?`▽′??

    一聲嬌憨矯捷的笑聲傳了出來,然后,那個空無一人的半空中,竟然出現了一個懷里抱著乾坤圖、烽火蒲團、三寶玉如意和混元金斗的小女孩。

    毫無疑問,及時出現救了三宵仙子和菡芝仙、彩云仙的,就是某個無法無天、肆意妄為且才剛剛從封神臺那邊找到了趙公明大叔的魂魄和發現一無主封神榜的某糟心小女孩安妮了!

    “好多的好玩的寶貝啊,現在我宣布,它們統統都歸我了哦!”

    ??????

    沒說的,剛剛安妮看到了的,那些家伙們把法寶都丟出來不要了,所以,剛剛回到這里,并順手撿到的她,就正式成為這些同樣是無主之物的寶貝魔法物品的新主人了!

    當然了,混元金斗什么的,回去后肯定是要還給那個云霄大姐姐的,但是,金斗里邊的那些個寶貝,她就卻之不恭了……

    lll¬?¬

    (它提伯斯熊大爺就知道事情會是這樣子的,要不然,那個糟心的小主子,剛剛就不會偷偷摸摸地藏在一旁觀望那么久了……)

    “咦?!”

    !??039039???

    還沒有等老君和元始天尊開口說話或者施法收回自家的法寶,忽然,他們只看到,那個奇怪的,不知是甚跟腳的小女孩,竟然驚詫地轉頭看向了另一邊?

    然后,他們也下意識地轉頭看過去,便只看到一團清風吹來,西岐城東城門的城頭上,便出現了一個能夠自由行動的幽魂!很顯然,那就是剛剛離開了岐山之巔的封神臺,前來西岐城這里報信的清福神柏鑒!

    “稟丞相,還有兩位圣人!”

    “就是那個妖女,她剛剛搶走了封神臺上的封神榜!還有帶走了趙公明的魂魄!”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兩位天道圣人會在這里,但是很有眼色的柏鑒在看到兩位圣人之后,在連忙施禮的同時,也趕忙狠狠地將自己的手指指向了天空中的那個小女孩!

    “!”

    竟連封神榜都被搶了,那個火焰大仙小女孩瘋了不成?!

    聽到這種事情,姜子牙差點就沒有被驚得直接栽下城樓去,不過還好,知道現在有兩位圣人在,知道有人給自己撐腰和做主的他,便什么話都沒有說,準備等著他家的師尊和師伯的處置。

    “什么搶走的,你別亂說,它分明是我自己撿到的!”

    o`′o哼!

    一個無主且無‘人’看管的封神榜,肯定是被人丟在那里不要了的,所以,她安妮女王大人看上便撿走了,那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她才不會承認是她搶走的呢!

    e′?`●唉

    然而,小安妮不知道的是,心直口快的她說出這番話之后,顯然就是在諸人和兩位圣人的面前承認封神榜就是她拿了!

    “唔?!”

    這時,似乎是從小女孩身上看出了一點什么的老君直接就認不出驚呼了一聲。

    “!”

    “哪里來的域外邪魔,膽敢到此方世界作祟?!”

    自家的師兄老君看得清的事情,元始天尊也不可能看不出來,所以,看到召回三寶玉如意無望的他,便一把拿出了自己的那先天三大至寶之一的盤古幡,并將其給祭出在自己的九龍沉香輦上邊,做好了應敵的準備。

    那幡體之上,開天的都天神煞之氣勃然而發,似要將混沌毀滅,令天地重開一般……而幡面上更是顯現有盤古大神手握開天神斧開天辟地之無上浩瀚偉大圖景,幡外還有玄奧的讖言,有著那大道玄機環繞其上、幡內附有有開天符箓和盤古大道,展開之后五色毫光照耀諸天,盤古大神的圣威震懾寰宇!

    毫無疑問,這面盤古幡當之無愧地是至高無上的開天圣器!它擁有著撕裂鴻蒙混沌之威、粉碎諸天時空之力、還有統御萬法奧義之功、開辟天地寰宇之能!總之,它就是一個能操控天地之威,具有攻伐之力、造化之能的位列天道第一的法寶!

    而現在,元始天尊第一時間將其給祭出來,就能充分說明了他對前邊的那個突然出現并收取走了他和他師兄老君法寶的域外邪魔的重視!

    因為啊……

    據傳,在盤古大神開天辟地并孕育洪荒世界之前,混沌曾有三千大能,又稱三千混沌魔神?它們個個有驚天動地之偉力,不輸于天道圣人的威能,可謂是兇煞無比,狂暴異常?只不過,在盤古大神開天辟地之前,那些三千混沌魔神早已被斬殺殆盡,余下的也都遁入混沌的深處,千萬年來都不曾再出現過……怎么現在這里,竟還有一個?而且,天道竟不曾降下絲毫的警示?!

    念及此,元始天尊便不由得有些驚疑不定起來。

    “師尊!”

    “她就是那個火焰大仙,有能收人法寶的神通,您千萬要小心吶!”

    這時,和其他人一起,由于被削去頂上三花和胸中五氣的太乙真人,便急急忙忙抬頭,對著天空中的師尊大聲地提醒道!

    剛剛那個小女孩可以收走了好多的法寶了,包括三寶玉如意和乾坤圖在內,要是盤古幡再被收走,那可就不得了了!

    “原來如此……”

    元始天尊點點頭,但是他顯然并不相信對方能夠在自己有防備的情況下收走自己的盤古幡!不過,從太乙的話中,他也總算是解開了些許的疑惑!

    因為,這也就說得清了,難怪之前他門下的昆侖十二金仙們慘敗給翠屏山的那十萬螻蟻,也難怪他怎么都算不出那個火焰大仙的跟腳來歷,原來竟是這么一回事……

    原來,對方竟然是一個天外邪魔?!

    “哼!”

    o`′o哼!

    “你才是天外邪魔呢!”

    s ??vev??ゞ

    顯然,聽到剛剛那個坐在九條大龍拉著大漂亮大車上家伙罵自己的小安妮有些不高興了!所以,她決定了,待會,搶走對方的漂亮大車,搶走對方的那面畫著巨人揮舞斧頭的大旗,就當做是給自己賠禮道歉?

    當然,還有那頭大青牛,也不知道牛肉好不好吃?!

    ?′?﹃?`?誒嘿嘿…

    ● ̄? ̄●

    ——————

    ???ˊ?ˋ????求票票????ˊ?ˋ???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