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2457-42072702/

第六百八十八章 出嫁
    劉琰叩頭的時候眼睛直發酸,等叩完頭起身,眼淚就止不住往下流。

    福玉公主眼明手快,直接上去直接把劉琰的臉一托,絲帕干脆俐落就把才溢出眼眶的淚水給拭了個干凈。

    “干哭兩聲就得了,別真哭,不然這臉哭花了還得再多費功夫給你畫!

    劉琰本來挺想哭,結果讓福玉公主一說,變成哭笑不得了。

    這真是親姐才能說出來的話。

    換了旁人,那肯定會把話說得要多動聽有多動聽,足夠冠冕堂皇。

    本來劉琰挺想哭的,被福玉公主這么一噎,眼淚都噎回去了。

    “吉時已到,快跟駙馬走吧!

    這什么姐姐啊?隙ú皇怯H的……等等,本來就不是親的。

    不過她們姐妹一向勝似親生的嘛。

    出了宜蘭殿,上了喜轎。

    劉琰掀起轎簾朝后又望了一眼。

    她看到父皇和母后了,他們站在宜蘭殿外的石階上,曹皇后抬起手輕輕向她擺了擺。

    劉琰放下了轎簾,然后在喜轎里哭得泣不成聲。

    她這個精致妝容被福玉公主快手救下了一次,但終究還是要哭花的。

    喜轎前后的人都聽到了這哭聲,按說,皇上與皇后是應該聽不到的。

    可曹皇后縱然聽不到,她也猜得到。

    曹皇后側過頭去,示意英羅扶她進殿。

    英羅轉身去倒了個茶再回來的功夫,就發現性情一向堅毅的皇后娘娘,淚流了滿面。

    喜轎里劉琰一路搖搖晃晃,她剛才突然生出一股沖動,想跳下轎子跑回去,今天不嫁了!

    不過好在沖動只是沖動,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干這種事兒。

    想象一下她要真跳下轎子,那是個什么情形?

    八成會把那些來看熱鬧的送嫁的嚇懵。

    一想到這個,劉琰又忍不住笑了一聲。

    又哭又笑。

    笑完這一聲,她也不好意思再哭了。

    就是這臉上的妝……

    劉琰看了一眼沾了眼淚和脂粉的帕子,有些嫌惡的把它丟到一邊去。

    反正到了公主府,拜堂之前應該還有洗臉重新勻妝的機會。

    當然不可能再把臉畫得象剛才那么繁復精致了。

    不過劉琰也不太在乎這個,她不覺得頂著一臉粉和紅艷艷的胭脂有多美,簡單收拾收拾,不頂著這一臉殘妝嚇著人就行了。

    鼓樂喧天,鞭炮聲快把劉琰都震暈過去了,她下轎的時候腳都是軟的,也不知道是這一路在轎子里悶的,還是被飛濺爆響的鞭炮給嚇的。

    陸軼的手遞了過來。

    劉琰愣了一下,不是應該遞過來紅綢嗎?

    這手是陸軼的,劉琰認得。

    能不認得嗎,都牽過不止一回了。

    那只手就這么停在她面前,劉琰也沒多想,就把自己手遞過去了。

    一旁的人什么反應,反正劉琰頂著蓋頭也看不見。

    會不會有人非議這樣不合規矩,這么吵反正她也聽不見。

    她就這么被陸軼牽著手,邁進了公主府的大門。

    陸軼的掌心特別熱,劉琰看不清道路,只能一步一步的跟著他往前走。

    成親的這天劉琰后來回想,其實印象很模糊。拜堂的時候她其實都沒聽清楚身邊的動靜,只是憑著身旁的人扶著她行禮,起身,再行禮,再起身。

    她有些喘不過氣來,可能是今天的吉服太沉了,壓得她疲累不堪。也可能是人太多,太擁擠,吵得她頭昏。

    劉琰都不大記得自己是怎么進了新房,她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

    桂圓今天也忙得暈了頭,都沒注意到劉琰情形不大對。還是劉琰自己醒過神兒,讓她去倒水來給自己喝一口。

    新房里一應物件兒都齊備,桂圓不知道是誰打理的,茶也備了,不冷不熱正好入口。

    她趕緊倒了一盞茶捧過去。

    劉琰先淺淺抿了一口,在口中含了片刻才咽下去。

    沒見茶的時候她還沒覺得這么渴,現在才感覺到自己口干舌燥,渴得不行。

    今天本來就沒喝多少水,在轎子里、還有之前的一番折騰又出了不少汗,不渴才怪。

    渴的時候喝水倒不能太急,劉琰捧著茶盞,小口小口的把一盞茶喝完,桂圓問:“公主可還要再添些水?”

    “等過一會兒再喝!

    桂圓又問:“公主餓不餓?奴婢看到桌上準備著好幾樣點心吃食!

    劉琰搖搖頭。

    她一點兒都不覺得餓。

    “駙馬呢?”

    銀杏在一旁說:“駙馬在前頭招呼賓客,今天來的賓客可多呢,府門外頭擠得水泄不通,車馬和轎子都排到兩條街外頭去了!

    劉琰聽得只想嘆氣。

    看到陸軼今天也絕對不會輕松。

    “替我更衣!

    她實在撐不住了,這身兒吉服和鳳冠快把她壓垮了。

    桂圓連忙分派差事,眾人都忙碌起來。

    小心翼翼的取下鳳冠,然后再一重又一重的把吉服脫下來。

    鳳冠被暫時先放在了鏡臺旁,吉服則用架子撐了起來。

    劉琰乍一轉頭,看著那身兒衣裳險些被嚇一跳——衣裳掛得齊整,那樣子不象是件衣裳了,簡直象是一個人穿著那紅衣站在旁邊。

    光看著都覺得沉,劉琰想想,剛才她是怎么撐著這身兒衣裳拜的堂?

    卸了這一身兒,劉琰象是去了千斤重負,長長的松了口氣。

    銀杏端了水來,服侍她洗了把臉。

    劉琰又用了半盞茶,這才顧得上打量這間新房。

    也就是她以后要住的地方了。

    唔,沒有安和宮的寢宮那么寬敞。

    這是當然的,公主府和宮里的殿閣畢竟不一樣。

    但倒是有一樣東西比宮里的要大。

    床……

    劉琰在宮里睡的那張床已經算是寬敞的,以前三公主沒出嫁的時候,還常常留在安和宮過夜,姐妹倆擠在一張床上說話,那張床也睡得開。

    但是現在這張床更寬敞了。紅羅帳,鴛鴦枕,合歡被……

    劉琰沒敢盯著看,她覺得再多看兩眼,自己的臉燙得就要燒起來了。

    “公主,要不要先歇一會兒,駙馬可能一時半會兒是過不來的!

    劉琰是挺累,不過這會兒她不想歇。

    “把窗子開開,我想看看外頭!

    雖然公主府修好后她來過,但是新房還真沒有仔細看過。

    公主喜嫁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