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102-42074022/

第403章 大唐舔狗的第一次爭鋒
    不止皇帝皇后,院子里還有其他人怒色沖沖,大祭司幽幽黯嘆一聲,惹得李元霸殺氣騰騰看了過來。

    此外又有其她幾個媳婦的母族,或者沾親帶故的利益共同體,所有人全都面帶不滿,猛然聽到有人嗷嗷一嗓子,道大家伙兒并肩子上。

    濃濃的悍匪風格。

    并肩子上干啥

    怕是要抄家伙弄挺李云丫的。

    仿佛一刻之間滿世皆敵。

    然而越是這種氣氛之下,李云反而有了堅持下去的勁頭。

    他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氣,語帶決然道“我選,小盲瞎,今晚洞房花燭,先從老七開始!

    第一次喊,別人還當他是一時沖動,然而第二次再這么喊,并且語氣變得很是決然,這時候誰都明白,李云是鐵了心要選第七平妻。

    “哼”

    李世民忽然重重一哼,借此表達心中的不滿。

    旁邊長孫皇后面色蒼白,喃喃開口道“這可怎么辦,這可如何是好,大婚第一夜不宿正房,以后那個孩子如何還能抬起頭!

    皇后忽然看向李云,眼圈通紅像是哀求,苦澀開口道“好侄兒,你可憐可憐阿瑤行不行你娶了八個媳婦,第一天卻蒙羞與她,這會死人的,這真會死人的啊,那丫頭的性格,外柔內剛”

    堂堂一國皇后,差點哭出聲乞求,李云再也不敢隱瞞,急急竄過去扶助皇后,壓低聲音道“二大娘,這是阿瑤的意思,今晚拜堂成親那會,她悄悄給我私語,專門叮囑過我,今晚別卻她那!

    “這怎么可能女人哪有把丈夫往外推的”長孫皇后想也不想,一臉憤怒看著李云,道“你竟然學會撒謊了”

    話還沒有說完,猛然看清侄子臉上的無奈和憋屈,似乎臉色還帶著漲紅,似有不便明說之處,長孫皇后何等精明,腦中陡然靈光一閃,脫口而出道“啊本宮明白了!

    古代極其講究規矩,其實也算封建迷信,女子月事之間,總認為乃是不潔,這段期間做妻子的一般不想讓丈夫進房,生怕污穢沖撞了自家丈夫惹來霉運,屬于很不吉利的事情,漢家風俗一向如此。

    長孫皇后乃是過來人,李云的暗示她一聽就懂,也正因為懂了,所以瞬間明白侄子的憋屈。

    大婚之夜,該選正妻,除了選擇正妻洞房可以服眾,除此之外不管選誰都會讓另外幾家不舒服。

    偏偏正妻阿瑤不準李云選她。

    “這事,這事,這事你看弄的,太巧了吧”

    長孫皇后哭笑不得,消氣之后又對侄子開啟了同情,皇后忽然伸手一拉李世民,兇巴巴道“陛下,眼下可不是朝堂,今晚乃是家族小輩喜事,屬于皇族自家里的內事,所以臣妾算不得干政,臣妾絕對替侄兒撐一撐腰,他選哪個,就是哪個!

    李世民此時也醒悟了李云的暗示,但是身為男性長輩的他比皇后更覺尷尬,聞言只能干巴巴摸了摸鼻子,悻悻然道“朕覺得今晚菜肴不錯,朕欲留在桌上繼續喝幾杯,等會洞房還有兩項禮儀,觀音婢你看著去操持就是!

    長孫皇后點了點頭,鳳目威嚴四周一掃,兇巴巴又道“本宮認為,規矩也不全是不能破的,比如有些時候不合時宜,如何還能死腦筋硬守規矩,今晚來賀的除了親戚就是家人,想必大家都能體諒一番吧!

    李世民也在一邊順勢說了句道“可以第一,也可第七,順來倒來,勉強都是第一,應算合規,未破禮儀!

    皇帝和皇后同時表態,并且表態的話語分明是硬往道理上靠,能混朝堂的沒有傻子,鐘鳴鼎食的世家更加沒有傻子,喜宴眾人雖然不知道李云為什么不選阿瑤,但卻隱隱猜到這其中必然有說不出的苦衷。

    而那些經過人事的女眷,漸漸已經品出了其中三味。

    所有人慢慢都知道了李云的苦衷。

    既然是不得已而為之,那么選擇是做第一個洞房就不是折辱別家了

    “啊哈哈哈,行”

    程咬金第一個開口大笑,但見老妖精恬突然不知恥的端起一杯酒,對著程家左近的幾張酒席桌子道“諸位都喝一杯,相互消消火氣,虛頭巴腦的名頭,咱程家從來都不在乎,其實我家處雪不需要爭搶第一,早在十幾年前兩個娃娃已經洞房過了”

    噗嗤

    四周一片噴濺酒水的聲音。

    無數人面色發青看著老程,真想沖上來一巴掌拍死這貨。

    聽聽,剛才那是人話嗎

    吹噓也沒這么不要臉的吧還十幾年前兩個娃娃已經洞房了那時候李云和程處雪才多大,小孩子一起過家家么。

    再說了,十幾年前李云還流落河北呢。以你程老不要臉的精明,你會讓閨女喜歡上一個窮小子

    我呸

    沒臉沒皮程咬金,果然當世第一人。

    老程卻不管眾人鄙夷,只顧繼續表現,突然一臉博大寬厚,正氣十足又對程家那幾桌賓客道“諸位都知道,程家一向大仁大義,閨女調教的也好,從來不會爭風吃醋,諸位都是我程家親戚,自然不缺乏心胸寬廣之風范,今晚洞房這件事啊,咱們就先給別的幾家讓讓吧。尤其那個老七,聽說是個更夫的閨女,孤零零的,多可憐,就她了吧,俺老程沒話說!

    這話自吹自擂之間,不忘順著皇帝皇后的話兒往上爬,在場眾人雖然聽得一臉膩味,最終還是選擇捏著鼻子忍了,只不過心里很是不爽,于是各自舉起酒杯找茬,看樣子不用細說也知道,老程今晚絕對得被灌倒在桌子底下。

    程家做出表態,緊跟著就是鄭家。

    鄭氏族長鄭勛今晚感激李云放他兒子一馬,再加上一心想要攀附玲瓏作為靠山,連忙道“方才聽陛下說起規矩,下官突然心中有所明悟,正妻第一,平妻第七,一個是正數第一,一個是倒數第一,漢家傳下的風俗之說第一,但卻沒說倒數第一還是正數第一,渤海國主選擇第七平妻洞房,實乃點醒世人千百年來的誤區也,此事堪可贊嘆,引為婚姻美談”

    嘔

    好幾桌子客人裝作喝多了干嘔起來。

    其中一桌有人站起來,赫然是武家小媚娘的老爹武士彠,但見這位國公一臉怒色,十分不齒的看著鄭氏族長,破口罵道“鄭勛,你要不要臉,堂堂五姓七望,世家的臉面丟光了”

    鄭勛打個哈哈,目光毫不畏懼看過去,冷不丁問道“那么老夫很想聽聽,應國公認為該選哪個”

    武士彠脫口而出,道“自然是我家呃自然是我家閨女要讓一讓!

    鄭勛哈了一聲,故意挑釁道“我還當你不同意渤海國主的選擇呢”

    “那怎么可能”武士彠一臉浩然正氣,義正言辭道“洞房花燭夜,原本私人家,這種男女之事,只由自家做主,老夫雖然是渤海國主的岳丈,可也不能因為疼愛閨女就惱他不選,再說了,老夫也聽聞那個老七孤零零可憐,而且還是一個天生無法視物的小盲瞎,老夫心性柔軟,見不得可憐女娃,我女婿選她第一個洞房,老夫豈能有所二話”

    鄭勛看著他一臉正氣的義正言辭,好半天才深深吸了口氣,突然轉身而回,趁人不注意沖著地上呸了一口,途經武士彠身邊的時候,猛然用一種只有他和武士彠才能聽到的聲音道“果然能當國公的沒一個好鳥,以后誰要再說大唐只有三個滾刀肉,老夫先就呸他一個滿臉,然后拉他前來找你武士彠!

    武士彠面皮不變,嘿嘿兩聲道“老夫當年號稱一噴九!

    鄭勛狠狠剜他一眼。

    皇帝皇后表態,程家鄭家支持,武妹妹的老爹一臉義正言辭,說出的話語卻比舔狗更舔,然而誰也沒有聊到,文官才是最不要臉的一群人。

    但見一個貨色慢悠悠起身,一手端著酒杯一手捻著胡須,突然做出仰頭望月壯,大聲感慨道“噫吁兮”

    這分明是要開始作詩歌頌的架勢。

    沃妮馬

    在場眾人全都吃了蒼蠅一般惡心,有個武勛出身的國侯實乃忍耐不住,陡然抽冷子一拳,砸了那貨一個烏眼青,這國侯罵罵咧咧道“差不多就行了,非要上趕著往上舔老子剛喝了幾杯酒,可不想當場吐出來!

    可惜

    “噫吁兮”

    那文官眼圈烏青,照樣仰頭大聲感慨,吟詩曰“古有大婚第一,今有大婚第七,第一或是第七,其實都是第一,贊兮,此事當浮一大白!

    眾人面面相覷,捏著鼻子聽完酸臭無比的詩詞。

    然而那文官卻沾沾自喜,以為做出了一首千古絕唱,手中酒杯一直不停,喝完一杯倒上一杯,不斷驚贊道當浮一大白。

    李世民臉色發黑,牙齒咯咯作響道“這混賬事故意來騙酒喝的吧”

    那禮官眼見場面越來越胡鬧,連忙大喊一聲道“吉時已至,送入洞房,有請晉陽公主,有請丫丫小囡,兩位喜童一起登場,引領新郎洞房之路”

    喜童引路,這又是漢家大婚的一項禮儀。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