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490-42072711/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戰明穹
    “怎么,王重陽!

    慢慢地站了起來,聞煥章轉過了,目光死死地盯著他,卻是笑了笑說道:“為了對付我一個聞煥章,你們倒是重視!”

    “圣上的命令,那便得全力以赴!

    冷冷地看著聞煥章,王重陽只是冷笑一聲:“獅子搏兔,亦需全力,這,便是我們明穹的戰斗之道!

    說著,他只是擺了擺手,只見那數十名殺手迅速展開了陣型,不過片刻間,這幫人已經把聞煥章給團團包圍住,讓他絕無可能走脫。

    而這些人紛紛著白衣,全部用金絲面紗蒙著臉,雖然沒有一絲殺氣,不過在他們的眼中,能看到一種,決勝的信念。

    不料,聞煥章看著這些,隨時都能要了他命的殺手,卻只是大聲笑了笑,什么也沒說。

    “看樣子,你已經瘋了!蓖踔仃栄凵癯恋乜粗劅ㄕ,面色徹底沉了下來,語氣低沉地說道:“聞風逸,你一生以智謀聞名天下,最后卻死的這么窩囊,真是可悲啊!

    “最后,還有什么遺言嗎?”

    說著,王重陽便抱著手中的海域刀,只是淡淡地看著聞煥章。

    “你今天,是殺不了我的!

    針鋒相對地看著王重陽,聞煥章語氣平靜地說道:“我答應了她們,我要帶著她們去海邊,過普通人的生活,在這之前,我是絕不會死的!

    “狂妄!”

    猛地抽出了海域刀,王重陽冷笑一聲:“聞煥章,你死到臨頭,還嘴硬什么!”

    “所有人,跟我一起上!”

    剎那間,所有人一起動了。

    他們手上的利刃如同毒蛇一般,一收到指令,當即就向著目標的脆弱部位,發起了最為猛烈的攻擊!

    對手,是這個天下最強大的刺客組織。

    而對面,是一個普通的書生。

    看上去,聞煥章已經死定了。

    下一秒,他就能被這些人亂刃分尸。

    然而,戰況,往往是在瞬間逆轉的。

    “轟!”

    劇烈的爆炸聲音,混雜著硝煙強烈的刺鼻氣味,在瞬間就彌漫了這一片狹小的空間。

    不好!

    王重陽眼神猛地一震,子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反應。

    這是火炮的聲音!

    混賬,這種地方是誰,居然提前埋伏了火炮

    而與此同時,他整個人在地上迅速地連續翻滾了起來,只見下一刻,他后已經響起了連鎖的爆炸轟隆聲。

    “轟隆隆……”

    連續著幾個翻滾,在躲避著火炮連續襲擊的同時,王重陽也瞟見,聞煥章居然被什么人,在剛才的一瞬間,給救走了!

    “混賬,別想跑!”

    猛地一個飛躍起,王重陽借助附近的地面騰空而起,猛地沖向了那個正在帶著聞煥章逃走的人影,手中海域刀直奔那人心臟而去。

    “死吧,小子!”一邊大喝道,王重陽手中刀劇烈翻轉起來,夾帶著絲絲烈風,迅雷一般沖了過去,目標顯然正是,一擊碎裂他的心臟!

    “鏘——”

    劇烈的金屬刮擦聲音響徹長空,剎那間,對面那個人和王重陽都拼盡著全力,大吼著灌注著全力道,只希望一擊殺死對方。

    這個小子,居然擋住了我的偷襲!王重陽心中怒罵一聲。

    “喝——”

    那人大喝一聲,將背上的聞煥章往外邊一拋,借勢直接避開了這把刀,他手上的槍卻直接往王重陽發起了猛攻!

    “呵,找死!”

    雙手撐住地面一倒,在地上猛地一個翻躍而起,王重陽大喝一聲,率先雙手揮動兵刃,對著那人發起了致命攻擊。

    沒人注意到他什么時候,已經又取出了一把劍在手。

    “鏘鏘鏘鏘鏘——砰……”

    雙方殺氣騰騰,每一招一式都灌注了全部的力道,似乎他們的精神和意識都融入到了這場生死決戰中,又像兩個久未逢面的棋友,沒有任何人能阻擋這兩個人分出勝負。

    沒過多久,雙方你來我往,互相全力以赴,已經打了一百招以上,卻誰也占不了誰一絲上風。

    “砰!”

    主動撤出了戰圈,那個持槍之人只是冷笑一聲:“王重陽,你還要打么?”

    王重陽眉頭皺了皺,也停下了手,往四周看去。

    剛才的火炮聲早已經停了下來,此時,至少二十多個剛才來不及躲閃的明穹殺手,已經血模糊地倒在了地上,也不知死活。

    “是你,董平!”

    當王重陽看向那個使槍之人時,眼神卻是猛地一顫,他死死地咬了咬牙,沉聲說道:“董平,我們大宋和你們齊國井水不犯河水,你今天為何要來阻礙我們的家事!”

    “你這話可不怎么準確,風逸兄只是我的朋友而已!

    董平將槍直接收了起來,明顯是不打算再打了,他只是雙手抱在前,笑了笑說道:“王先生,你那把劍,想必就是傳說中的上古三大名劍“承影”之一吧!

    “朋友”

    王重陽理也沒理董平,他只是冷笑一聲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差點帶著人把你的勢力全部給鏟除了吧?”

    “那只是你們負責偵查的人能力太差罷了!倍叫χ吭诹烁浇拇髽渖,語氣隨意地看著地上那些死死盯著他的明穹殺手說道:“總之,我今天要帶走聞煥章,這個面子,你們宋國到底給不給”

    “董平,你不要欺人太甚!蓖踔仃柨粗切喲E的兄弟,氣的渾都有些發抖的說道:“就算他是你的朋友,你今天把我們打成這樣,你又如何解釋”

    “呵呵,那是我的兄弟可能疏忽了,回頭我會給那些兄弟的家人一個交代的!

    董平站直了子,攤開了雙手,一臉微笑地看著所有人,語氣隨意地笑著說:“你們也知道,這野外猛獸不少,我們帶著火炮出來原本可是打獵的,誰知道似乎有一只野豬跑到這里,然后不見了?”

    緊接著,董平往后擺了擺手,大聲喊道:“各位,那群討厭的野豬跑了這么久,可不能讓那幫畜生給跑了,不能讓兄弟們白跑一趟啊,是不是!”

    “是——”

    只聽一陣金屬在草木中鉆過的聲音響起,不到片刻見,至少十架車載火炮,從四面八方的叢林里,被戰馬給拉了出來。

    很快,他們就沖破了后院簡陋的圍墻,把里面這些人給包圍了起來。

    這幫殺手看著這些鋼鐵龐然大物,一時間眼神也劇烈地顫抖著,很明顯,他們知道這家伙的威力,完全不是他們可以抵擋的。

    王重陽死死地盯著董平,試圖能從他的上找到一絲破綻,然而,董平看上去只是隨意地站在那里,卻……

    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漏洞!

    這一戰,要贏,恐怕也不容易。

    “我們走!”

    猛地回過了頭,王重陽往后一擺手,那幫白衣殺手什么也沒說,飛快地跟在他后,以v字形的陣型飛速而行,很快,這幫人就消失在了蒼茫的夜色中。

    董平什么也沒說,他走到了聞煥章的邊,看著眼前這個坐在地上,抱著聞煥顏和聞夫人的青年,他只是雙手背在后,一言不發。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你走吧!

    聞煥章緩緩地站了起來,把聞煥顏和聞夫人挨個抱上了附近的馬車,隨后,轉過了來看著董平。

    “我是不會跟著你走的!甭劅ㄕ露⒅降碾p眼,他的眼神清澈而純潔,幾乎看不到一絲雜質。

    “就算朝廷殺了你妹妹和你妻子,你也不想報仇么?”董平靜靜地看著他,沉聲說道。

    “他們沒死!

    回頭看了一眼車上的聞煥顏和聞夫人,只是笑了笑:“我會和他們一起,過普通人的生活,去海邊過完這一輩子!

    “你走吧!

    一下跳上了馬,聞煥章看著繁星漫天的星空,只是淡淡地說著:“你認識的那個聞煥章,已經死了!

    “我只是個,想用余生來陪著妹妹和妻子,過著平凡生活的,平凡的鄉土百姓,海濱漁夫而已!

    說著,聞煥章狠狠地一扯韁繩,便要架著馬車出發。

    “就算這個天下有一遇到戰火,山河破碎,殘破不堪,瀕臨滅亡的那一天,你也會看著嗎?”

    猛地高喝了一聲,董平昂著頭看向月光下的這個青年,厲聲說道。

    剎那間,聞煥章的影,明顯微微停頓了一下。

    “在其他家庭也遇到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時候,無辜之人被人屠殺的時候,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嗎?!”董平沉默了半天,突然站穩了子,幾乎是用盡全的力氣,大聲地吼出了這句話。

    大聲地仰天笑了笑,沉默了半天后,聞煥章一揚手中馬鞭,那馬車已經飛奔往前,轉眼間就消失在了董平的眼中。

    “大哥,你這是何必呢?”

    緩緩地走到了董平邊,劉赟語氣淡然地說道:“費了這么大的心思,最后還是讓他走了,我們不是白費力氣么?”

    “呵呵,你不懂聞風逸這個人啊!

    一轉跳上了已經被皇甫端醫治好的照夜玉,董平抬起頭來看著月光,他的眉頭也皺了皺。

    很快,他又舒展了開來,一抹微笑,漸漸從他的嘴角所dàng漾起。

    “與其得到他的人,卻得不到他的心,還不如,讓他按自己的本心去選擇!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