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085-39176496/

第1141章 顧珙成親
    得了顧珙的承諾,顧珽就開始張羅起來。

    他發動了所有關系,甚至跑到宮里求到顧玖跟前。

    “妹妹要是有合適的人選,只要對方不嫌棄,我們都愿意相看相看。就算是宗室也沒關系。”

    世人對宗室成員,還是存在諸多偏見。

    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扭轉的。

    顧玖將此事記在心上,“哥哥放心,我會幫著物色幾個人選。我也希望顧珙能早日解決人生大事。”

    “此事就拜托妹妹。”顧珽興沖沖出宮,又去托人托關系。

    顧玖上了心,令白仲操辦此事。

    白仲搜羅一番,“啟稟娘娘,宗室倒是有兩個年齡合適的寡婦,只是名聲不太好。”

    “怎么個不好法?”

    “兩個都是男女關系上面有些不清不楚,惹人詬病。”

    “是有人造謠中傷,還是實情如此?”

    “據老奴調查,兩者皆有。這二人在外面和人來往,不注意分寸,次數一多就被傳出各種閑話。”

    顧玖遲疑了一下,直接提筆,將宗室的兩位寡婦直接從名單上劃掉。

    尋了一圈沒找到合適的。

    眼看著顧珽著急上火,顧玖突然想起來,論家族數量龐大,還是要數當世最大的兩個家族,孫家,周家。

    正好,還都是熟人。

    派人帶話給孫狀元,周世安二人。

    若是家族內部有合適的人選,可否同顧珙彼此相看一番。

    顧珙除了年齡大,殘廢外,別的條件都挺好。

    四品武將,在軍事學院有正經差事。

    上無父母,也沒妯娌小姑子找茬,獨門獨戶,關起門來過日子,對女子來說這是極好的。

    而且顧家幾兄弟已經分家,顧珙名下分得大量產業。

    有田莊,有鋪面,有數棟房產。還有各種股份。

    物質上面,完全不用擔心。

    顧珙每年的收入,足以養家。

    結果孫家,周家都沒有適齡的人選。

    兩個家族的寡婦都比顧珙年齡大,而且大部分已經不打算再嫁。

    即便再嫁,也不會再生小孩。

    這和顧珙的要求不符。

    反倒是陸先生的家族,有一個適齡的女子。

    二十出頭的年齡,先前嫁的丈夫體弱多病,沒挺幾年人就沒了。

    女子還不曾生養過。

    就是容貌一般,只能算是清秀。

    勝在讀書識字,明理懂事知進退。

    顧珽一聽,大感興趣。

    催著相看。

    陸先生有些遲疑,“有件事得和你們說清楚,這女子嫁妝所剩不多。前夫病重,她就陶了一筆嫁妝出來給前夫治病。后來帶著嫁妝回到娘家,又花了一部分。我們陸氏家族,有窮有富,她一個寡婦帶著一筆不菲的嫁妝,不少人都起了歪心思,連她親兄弟都打起她嫁妝的主意。

    她為了過安生日子,有時候不得不舍一點錢財買個清凈。幾年下來,我估摸著她的嫁妝還能剩下一半,主要是房產田畝。金銀細軟,肯定所剩不多。”

    顧珽說道“嫁妝少沒關系,關鍵是要人要好,麻煩少!你說她親兄弟打她嫁妝的主意,她父母呢?父母不肯替她出頭嗎?她兄弟莫非很難纏?”

    陸先生笑了起來,“再難纏的人,遇到顧珙,也得認慫。這女子的父母,偏心兒子孫子,為了壓榨閨女找了各種借口。我們身為外人,其實也不好干涉他們的家務事。女子若是嫁給顧珙,顧珙必須分心處理一下未來老丈人的關系。”

    顧珽琢磨了一下,“還是相看吧!那點麻煩事,想來對顧珙來說不算什么。”

    “老夫也是這么想的。顧珙別的本事不見得多厲害,嚇唬人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厲害。他只需拿出七八成的功力,足以唬住女子的家人,叫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甚好!”

    確定要相看,陸先生寫信回祖籍,讓族人將女子連帶嫁妝一起帶到京城。

    不出意外,這門婚事應該能成。

    就算成不了,干脆留在京城擇婿出嫁,好過回祖籍受父母兄弟的閑氣。

    初冬季節,顧珙第一次見到陸繡娘。

    一個老光棍,一個年輕小寡婦。

    在家人的陪同下,相看地點就定在知行書院。

    正如陸先生所說,陸繡娘長得不美,只能算是清秀,但是耐看,氣質溫婉。一看就是持家有道的人。

    可能性子有些軟弱。

    顧珙是個暴脾氣,有人溫柔的妻子,以柔克剛,也合適。這

    相親一時辰,彼此都留下了印象。

    事后,顧珽問顧珙,“這個怎么樣?如果你還看不上,那就繼續相看下去。”

    “不用繼續相看,陸家女子很合適。”

    “看上了?”顧珽意外。

    陸繡娘長得不美,他還以為顧珙看不上。

    顧珙確定地說道“挺好的。只要她不嫌棄我,這門婚事能做。”

    確定顧珙不是在開玩笑,顧珽松了一口氣。

    不容易啊!

    相看了這么多,終于看中了一個。

    “我去同陸先生商量,問一問女方的想法。沒意外的話,改明兒就請媒人上門提親。”

    一嫁從父,二嫁從己。

    陸繡娘是寡婦,只要她同意,就可以定親。完全不用征求她父母的意見。

    而且她將嫁妝都帶到了京城,倒也省卻了許多事情。

    陸繡娘是愿意的。

    忽略顧珙的殘廢,他是個很好的婚配對象。

    身份地位家世錢財容貌,都拿得出手。

    嫁給顧珙,她確定自己可以擺脫家里人。

    雙方都同意,還等什么。

    媒人上門提親,陸先生身為陸繡娘的長輩,全程替她拿主意。

    老家那邊,寫封信通知一聲。

    能來京城參加婚禮,就趕緊出門。

    不樂意來京城,也不用麻煩。

    二嫁女子,沒那么多講究。

    陸繡娘的父母兄弟,肯定是要來京城看看未來女婿。

    在婚禮前十天,一家人到了京城。

    見到顧珙,才知道對方是個殘廢,陸繡娘的父母頓時就鬧了起來。

    罵陸繡娘下賤,想男人想瘋了,才會嫁一個殘廢。

    又讓陸繡娘將彩禮拿出來。

    她有嫁妝就夠了,彩禮得讓他們帶回家。

    話里話外,都在嫌棄顧珙。

    顧珙一個老光棍,占了老大的便宜,區區幾千兩的彩禮哪里夠。少說得補償他們一二萬兩,畢竟他們將閨女養大不容易。

    對于陸家父母獅子大開口,顧珙冷漠地看著,完全不給回應。

    陸家父母就說顧珙是個木頭,不懂人情世故。

    這樣的婚事做不得,主張退親。

    陸繡娘都快被逼到絕路。當著顧珙的面,丟了老大的臉,恨不得死了算了。

    真的沒臉見人。

    他的兄弟更是揮舞著拳頭,威脅她將錢財交出來。

    一直沉默的顧珙,這一刻動了起來。

    二話沒說,抄起凳子,就朝未來小舅子頭上砸去。

    “啊……打死人了……”

    陸家父母嚇死了,驚恐大叫。

    顧珙不管不顧,將未來小舅子壓在地上,拳頭一個勁地往對方臉上招呼。

    都說打人不打臉,他偏往對方臉上招呼。

    “不能打啊,打不得啊!”

    “快住手!”

    “人要被打死了!”

    “殺人啦,快報官……”

    “我要告你,告李傾家蕩產!”

    陸先生掐著時間來到現場。

    場面極度混亂。

    他勸住顧珙,“好了,教訓一頓就行了。”

    又出面勸住陸家父母。

    陸家父母別人的面子可以不給,陸先生的面子一定要給。

    不僅僅是因為陸先生是宗族大佬人物,更是因為陸先生在陸氏家族是身份地位最高的人。

    顧珙罷了手。

    陸家父母趕緊跑上前查看孩子的傷勢。

    顧珙擦擦嘴角,厲聲說道“本將軍看上了你家繡娘,娶定她。誰要是不同意,別找她麻煩,有種來找我。我給你們五千兩,趕緊給我離開京城,否則以后我見這小子一回打一回。管他是不是我小舅子,照打不誤。

    你們兩老,要住在京城我沒意見。膽敢三天兩頭上門找繡娘要錢,辱罵她,找她麻煩,我不打長輩,我專打小舅子。你們要一回錢,我就打一回小舅子。我在京城,不能親自動手,我就派親兵住你們陸家祖宅附近,由親兵替我動手收拾小舅子。要是不信,你們就試試看,看我能不能說到做到。小舅子皮糙肉厚,改明兒我手癢了,我還要親自收拾他一頓。”

    撂下這番話,顧珙離開了陸宅。

    兩個時辰后,他的親兵抬著幾大箱子的白銀,送到陸宅。

    “我家將軍說給你們五千兩,說到做到。這是五千兩官平銀,童叟無欺,請清點。”

    陸家父母傻眼!

    特么的,這個女婿太操蛋。

    他們偷偷罵陸繡娘,“你看你找的什么男人!他動手打你親弟弟,臉都打爛了,這個男人你不能嫁。”

    “可是我要是不嫁給他,他說不定會殺了小弟。他有多暴虐,你們都是親眼看見的。我嫁給他,至少還能確保弟弟性命無憂。”

    就是要多挨幾頓打。

    “你個討債鬼,你怎么就偏偏相中了這個男人?殘廢不說,竟然敢威脅我們,打你弟弟毫不手軟。你這是要逼死全家啊!就算你嫁過去,你弟弟遲早又一天也會死在他手上。”

    陸繡娘小聲道“他都說了,只要你們不在京城,他就不會動手。要不你們都別參加婚禮,直接帶弟弟離京吧。我怕他再看到弟弟,說不定真的會見一回打一回。弟弟的臉都傷了,再被打一回,真的可能破相。這五千兩,怕是連藥費都不夠。”

    陸繡娘面無表情,內心卻偷偷暗爽。

    她早就想把兄弟揍一頓,奈何力氣不夠大,父母又偏心。

    顧珙替她暴揍弟弟,那一瞬間,她心都跳出來了。

    激動,震驚,滿足!

    她用顧珙威脅父母,果然起了效果。

    兩天之后,陸家父母帶著兒子,帶著錢,急匆匆離開京城。

    連婚宴都不參加。

    寡婦再嫁,父母在不在場,大家都不講究。

    也只有第一次出嫁的時候,才有那么多規矩。

    父母兄弟離開,陸繡娘頓覺天高海闊。

    她恭敬請出陸先生。

    婚宴那天,陸先生代表女方長輩,接受敬酒。

    陸先生欣然答應。

    冬月下旬,單身幾十年的顧珙,終于娶妻。

    顧珽做主,為顧珙舉辦了盛大的婚宴。

    婚宴所需費用,幾個哥哥湊一湊,就有了,沒叫他掏一文錢,也沒叫他為婚宴操半分心。

    胡氏和裴蔓,大包大攬,婚宴一應事情,她們來操辦。

    婚宴當天,親朋好友齊聚。

    甚至宮里也送來了一份賀禮。

    齊王同魯王,同樣派人送來賀禮!

    人沒出席,好歹心意到了。

    直到這個時候,陸繡娘才得知顧珙竟然是皇后娘娘的弟弟,外甥是王爺。

    她一直以為,顧珙是顧家偏房子嗣。

    畢竟合八字的時候,只寫父母,不會將兄弟姐妹都寫上。

    顧氏家族那么大,族人那么多,又分了家。

    誰是誰,哪房哪家的,她哪里弄得清楚。

    不刻意提起,誰會想到顧珙竟然是皇后娘娘的弟弟。

    畢竟,顧珙在人前從不提這層關系,也從不進宮請安。

    皇后娘娘也從不在人前提起顧珙。

    時日一長,很多人潛意識都以為,顧珙和皇后娘娘除了同族,沒別的關系。

    就連顧珙的同僚都這么以為。

    長期相處,完全忽略了顧珙的背景。

    這算是潛移默化的影響。

    顧珙刻意忽略這層關系,身邊人受到影響,也跟著忽略這層關系。

    時日一久,不在腦子里過一遍,仔細想一想,完全想不起顧珙同皇后娘娘的關系。

    陸繡娘笑了,又慶幸。

    她慶幸父母不知道顧珙和皇后娘娘竟然是同父異母的姐弟。

    否則父母說什么也不肯離開京城,一定會賴在京城,各種蹭關系。

    ------題外話------

    三更稍晚一點。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