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995-42072716/

第452章:補齊編制
    兇手

    王進背著一把刀,一把已斷成兩截的鬼頭刀行走在山道上。

    王進在道路上行走,已走了近一年,現在他記不清前進的方向,只知道不停的走。就如一陣風在道路上輕輕地飄過,沒有任何的痕跡。王進不知道行走的方向,但知道自己行走的目的。他要找出殺死王海雄的兇手,因為他是刀王王海雄的兒子。

    王進清楚地記得那個早晨,父親刀王王海雄的尸體,就躺在刀王每天習武的后院里。王進走進后院看到的景象是王海雄的身體四肢伸開,平躺在院子里的中央,頭卻滾落在院子的后門邊,從地上的鮮艷的血跡看,那頭是被什么兵器砍掉后,直接飛到院門邊的。

    當時,王海雄臉部表情是眼睛圓睜、嘴巴張開,給人一種感到驚訝,而又目瞪口呆的感覺。王海雄常用的鬼頭刀,并沒有握在王海雄的手里,而是刀尖釘在院子門旁的墻上,刀把卻躺在墻根下。那把殺人無數的刀已斷成二截。

    從現場一點看不出名堂,沒有人的足跡,沒有打斗痕跡,一切都跟王海雄平時練功一樣。只是從王海雄斬斷的脖子上,看出一點小小的名堂,那就是殺死王海雄的兇器竟然也是一把刀。有人說來人是一刀干掉刀王王海雄的。

    王海雄的死在江湖上掀起了一陣風浪,人們對此議論紛紛。沒多久江湖上便傳出一種聲音,說號稱刀王的人,會被用刀的人殺了,這證明有用刀比刀王還利索的人,刀王的名頭也就浪得虛名。

    作為刀王王海雄的兒子王進,因為這種聲音責無旁貸的背起已經折斷的鬼頭刀,走進他父親生前如魚得水顯示榮耀的江湖中。他此行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找到那個兇手,并且殺了他,以此來向世人證明王家是真正的刀王,維護他父親創下的榮譽。

    在這一年的時間里,王進走過了無數的村莊與城鎮,可就是沒有兇手的消息。好像這世上從沒有這個人存在過,兇手只是一陣風路過這個世界,然后又悄悄地消失。就像王進自己,每天如風一樣走過一個個村莊與城鎮,什么也沒記住,只是再走進村莊與城鎮時,他卻沒有任何回憶,覺得每一個村莊與城鎮都有是一樣的。

    王進感到一種苦悶,還有著某種悲哀,心里有種深深的苦。找不到兇手,就無法恢復王家的名譽,一個沒有名譽的家族,在江湖中是不存在的,而那時的王進也不是刀王的兒子,王進一想到這些就感到一種痛在心里。

    在道路上行走的王進,走著走著就覺得自己已不是自己,只是個行走的機器,在天地間漫無目的的行走著,沒有夢想,沒有愿望,只是在走。這樣想的時候,王進就感覺有些累,他覺得這樣永久的走下去,也是無法找到真正的兇手。

    王進在一天早上,走進一座小城鎮時做出了決定,他要停止行走。于是,他在這座小城鎮里停留了下來。為什么選擇這座城鎮而停止行走,他自己也說不上來,只是那天早上他覺得特別的累,所以他停止了腳步,忘記了最初行走的目的。停止腳步的王進在小鎮里辦了個武館,每天教一些孩子們習武度日。

    一開始王進的心還煩躁不安,老想著自己行走的目的,找到那個兇手,并且殺了他,維護王家的名譽?山蠜]有一點關于那個兇手的消息,王進自己也沒有勇氣再次行走,于是他不停的給自己找理由,那些徒弟們還沒教好、這里的人總是挽留他等等。就這樣王進在煩躁與不安中渡過了一年。

    一年后,王進的心開始平靜,他覺得那個兇手是不存在的,那只是人們設想的一個兇手,誰也沒有真正的見過,所以找不到兇手也是理所當然的。而王家刀王的美譽,不是他王家人自己起的,而是江湖上朋友送的,當年父親在世時,所有的人都這樣稱呼,現在父親不在了,那刀王的稱呼當然也消失了,所以也不需用什么來證明刀王的名譽。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王進對自己的生活開始有些滿足。他從生活中得到了比打打殺殺多得多的快樂。只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才會想起兇手,想起他的父親,想起那把刀。他不明白,那個兇手殺了父親后,為什么在江湖上沒有一點的聲音,難道這世上真的有這么個人,和父親有著深仇大恨,只想殺死刀王,而不想在江湖中揚名。王進想了好多次,可怎么也想不出來這么個人,一般的來說,父親的仇敵,都死在了那把鬼頭刀下。

    那天晚上,他再一次想起父親的時候,下意識的打開了他這二年來從沒動過的鬼頭刀,刀還是斷為二截,靜靜的躺在桌子上,這二年多他沒有擦過一回,可刀還明亮亮的,跟他父親經常用時一樣。坐在斷刀旁的王進,想起父親當年是如何愛惜這把刀,每天都要將它拿出來擦一遍,而每一次用這刀殺人前,都要用好酒祭一下。王進輕輕的摸了一下刀面,那種清涼的感覺讓他有些興奮,他從心里說,這可真是一把好刀啊。王進覺得就是為紀念父親,應該將這把斷刀再重新接上,他知道這鎮上有個手藝很好的鐵匠。

    第二天,王進拿著斷刀走進了鐵匠鋪。鐵匠的手藝真的很好,當他將修復好的刀交到王進的手上時,王進根本沒有看到那斷刀的裂紋。王進接過刀,在手中揮舞了幾下,覺得輕重正好合適,便忍不住說了一聲好刀。那鐵匠也應了一聲真的是把好刀。王進隨手將刀插進了刀鞘,便回到了武館。

    晚上,王進被一種聲音驚醒,從床上爬了起來,他看見掛在墻上的鬼頭刀,正在自動的與刀鞘相碰撞。王進好奇的將刀撥出了鞘,那刀在王進的手上靜靜的停了一會,便突然的掙脫了王進的手,朝空中飛了出去,刀在空中翻飛了起來。站在那里的王進有些目瞪口呆,他聽見了父親習武時發出的刀風聲,而那刀上下翻飛的動作,也和父親舞動時的刀法一樣。王進開始有些恍惚,懷疑自己的父親沒死,就藏在這屋子的某個角落。他不知道這發生的一切是個什么暗示。

    這時,那把刀沒有聲息的狠狠的朝王進劈來,王進根本沒有想起來躲閃,那刀便硬硬的劈在了王進腰上。而王進的手下意識的抓住了那把刀,在撥出這把刀的過程中,王進聽到了自己的骨頭與刀身磨擦的聲響。王進艱難的將刀拿在了手里,然后就聽見嘩嘩的水聲,王進低下頭就看見自己站在一片血泊與自己的內臟中,王進抬起頭看著那把鬼頭刀說了一聲兇手。

    然后就到在自己的血泊中。

    魔刀

    徐浩波走進屋的時候,看見王進的身體分為二截倒在地上,一灘鮮紅的血如一塊紅絲絨鋪在他的身下,王進的臉蒼白而恐怖。憑著做捕快多年的經驗,徐浩波一眼看出,王進的命是讓一把刀給奪了去,而且是一刀奪命。

    徐浩波也許是見多了死人,對于現場的慘狀,他有些麻木,只是抬眼看了看屋子外面的陽光,然后再回過頭看了看死者的臉。對于死者的這張臉,徐浩波是認識的,只不過現在這張臉更讓他記憶深刻。

    王進是一年前來到這座小城鎮的,來了后就沒有離開,開了一家武館教人習武。徐浩波做為這座小城的捕快頭,也是個練武之人,所以他們之間相識,但不熟悉。徐浩波聽江湖上的朋友說,王進的父親刀王王海雄,在二年前也是死于非命,好象死狀也是很慘,也是死于刀下。據江湖上傳言,王進離開家園的目的,就是要尋找兇手,替他的父親報仇。沒想到現在他也死于非命,死在一把刀下。

    想到刀的時候,徐浩波憶起王進練的也是刀法,眼睛在屋了搜尋了一圈后,停在了屋子里的一根柱子上,一把鬼頭刀砍在柱子上。徐浩波的第一感覺,那把鬼頭刀是把好刀,因為徐浩波也是用刀之人。徐浩波的腦子飛快的轉了轉,從他的記憶里來說,他到這兒來的幾次中從沒見過這把刀,那這把刀來自那里?

    徐浩波走上前,從柱子上取下了那把鬼頭刀,他在刀身上看到了一點血跡,也就是說這把刀可能就是兇刀,是這把刀殺死了王進。徐浩波用手在刀身上彈了彈,那刀便發出一種徐浩波很熟悉的聲音。徐浩波從心里不由自主的說了聲好刀。

    徐浩波提著刀走出屋子,對站在院子里的捕快們揮了揮手,那些捕快們便進去收拾王進的尸體,而徐浩波就站在了一片陽光下。他在陽光下下意識的舉起了手中的刀,看見刀柄上刻有王海雄三個字。徐浩波知道這是刀王的名字,也就是說這把刀是刀王留給了他兒子,現在是王進自己在用的刀。

    陽光下的徐浩波轉身又走進了屋子,屋子里的捕快們都在忙碌,并沒有什么異樣,東西還是擺放得整整齊齊的,沒有一點打斗的痕跡,唯一的變化就是屋子主人,已經躺在了地上,而且是身體分成二半躺在地上的。徐浩波的臉上現出一種迷惑,低著頭又走出了屋子,站在一片大的陽光下。

    徐浩波低著頭在陽光下走了幾步,便在院子里的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看著手中的刀。一個人的非命死亡必定要有原因,而這些江湖人不外乎是些仇殺,可手中的這把刀是王進的,王進就死在這把刀上,屋子里也沒有打斗的痕跡。徐浩波有些想不通,覺得這一切有些不可思議。坐在陽光下的徐浩波突然想起江湖上關于刀王王海雄的死因,據說刀王也是死在一把刀下的,而且也是一刀奪命。那會不會也是手中的這把刀。

    這樣一想徐浩波就認真的看著手中的這把刀,刀身在陽光的反射下雪亮,仔細一看那雪亮中有一絲藍瑩瑩的感覺。做為使刀的人徐浩波有些忍不住,便站起身來,不由自主的舞弄起手中的鬼頭刀,刀如一片雪花罩住了徐浩波的全身,進進出出的捕快們看見了便有人喊好。

    突然間,刀脫開了徐浩波的手,自由的在空中飛行,那飛行的刀路如同一只無形的手,在使著一套精美的刀法。徐浩波呆呆的看著那刀,如同被人定了身一樣。那在空中飛行的刀,翻飛了一陣后,就直直的朝徐浩波飛來,而且刀速加快。

    圍觀的捕快們驚叫起來。徐浩波在驚叫聲中驚醒過來,看見那把刀正朝他的面門劈來。徐浩波根本沒有時間想,只是出于本能朝一旁閃了一下,那刀從他的肩膀旁劈過,將他肩膀上的肉劈掉一塊,刀并沒有落地,而是飛快的反切,朝他的腰劈來,徐浩波一個后翻躲過了這一刀。那刀也就一下子劈在了院子里的一棵樹上,停止了它的飛行。

    徐浩波有些驚魂未定的看著樹上的那把刀,遲遲沒有走上前去。刀在陽光下不停的擺動,發出嗡嗡的聲音。捕快們紛紛走上前來,想說什么。徐浩波制止了他們,他就站在陽光下仔細的看著那把刀,想著這發生的一切。

    王海雄、王進都死一把刀下,而這把刀應該就是眼前的這把刀,也就是說,這把刀殺死了它的主人。理由是這把刀在王海雄的手上殺人太多,舐血太多,已有了魔性。王海雄老了后,很少在江湖上行走,這把刀也就沒有了舐血的機會,所以它把自己的主人殺了,然后是王進。

    當把這一切想通的時候,徐浩波覺得有種惡心,人站在那里就有些要吐。而身上的傷也疼痛起來,徐浩波就開始站不住了,但他還是站在那里看著那把刀說了聲魔刀。人才一頭倒在地上,那些捕快們叫著他的名字圍了上去。

    幾天后,徐浩波出現在城鎮的鐵匠鋪前,當他拿出那把鬼頭刀的時候,鐵匠一眼就認出了它。說這刀不是我前幾天才替王進接上的,怎么又回來了。

    徐浩波點了點頭,并沒有說話。

    那鐵匠又說大爺,這可是把好刀!

    徐浩波看了看那刀說再好的刀見了血也是兇刀,是兇器。

    鐵匠看著他沒有說話。

    徐浩波沒有看那鐵匠,只是淡淡的說你就將這刀給我改成幾把殺豬刀吧!

    就用這刀?鐵匠叫了起來。這太可惜了,這可是把好刀。

    徐浩波看著鐵匠一字一句的說在我的眼中這只是把會殺人的刀。

    鐵匠看著他并沒有動手,只是將刀拿在手上擺弄著。

    徐浩波看著鐵匠說你可以動手了。然后他就沒有看那刀和鐵匠,而是看著鋪子外面的天空,自言自語的說你那么喜歡見血,我就讓你天天見血,這也算對得起你了。說完后他長長的嘆了口氣。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