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142-42072706/

第六十四章 秋雨連綿,火花閃電
    2015年9月初

    密城一年中陰晴不定秋雨連綿的日子,一般上午天氣還好好的,到了中午就開始下起雨來,總之沒有任何規律可尋,每天出門必須都帶著雨具,林墨念和陸蔭蔭的婚期漸近,陸蔭蔭內心其實挺焦灼的,萬一他倆結婚那天下雨怎么辦,一場秋雨一場寒,她那么怕冷,穿上婚紗可真是美麗凍人了,于是便反復問林墨念小時候有沒有吃雞頭,然后呢初為人夫的念哥哥就極有耐心的重復告訴她真的沒吃過雞頭,要不可以去問莫女士,他媽可以證明,又問她干嘛總問這個。

    陸蔭蔭說“據說男孩子小時候吃雞頭,長大了娶媳婦就一定會下大雨,你要證明你沒吃過雞頭,那除非咱倆結婚那天不下雨!

    林墨念不知道他這小媳婦怎么就能知道這么多奇聞異事,鄉野奇談,簡直就是無敵小可愛,反正他說也說不過她,他在家中的地位決定了他的發言權,現實情況不允許啊,他媳婦不管在婆家還是在娘家那都是塊寶,絕對的香餑餑,就是這么招人喜歡,他只能眼巴巴的寄希望給老天,一定要在他倆結婚那天雨過天晴,艷陽高照,要不他這輩子都跟陸蔭蔭解釋不清楚他為什么小時候要吃雞頭這事了,也不對,問題是他從來都不吃那玩意,要真下雨那他就要頂著小時候吃雞頭這個梗,隨時被他媳婦打趣,林墨念無奈望天,在心里腹誹他實在是太難了。

    追陸蔭蔭的時候難,娶她的時候更難,這馬上就要娶回家了,更是蜀道難,難于上青天,畢竟生活不是偶像劇,男女主角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眷侶,沒有那么多瑣碎和一地雞毛,處在現實世界中的我們,生活無非就是吃喝拉撒睡,有人愛有人疼,被結婚的各種瑣事纏身的林墨念,也會覺得累,偶爾會委屈巴巴的跟陸蔭蔭嘀咕一下自己的小情緒,他這一邊在上班還要不時被他媽叫回家去陪客人寒暄應酬,有時候真心覺得結個婚實在太累了,然后呢陸蔭蔭就特別呆萌的一把將他攬進懷里,在他臉上猛親一口,說“老公,辛苦了,來,抱抱,親親,那要不我換個人讓他累去?”

    于是之后關于他倆婚禮的任何事宜,林墨念都親力親為,再也不覺得累了,這種心思都不應該有啊,把媳婦娶回家,再累也值得,何況這場婚禮他盼了那么久,婚禮策劃團隊用的都是麟墨傳媒的頂級團隊,林墨念還是盡可能詳細的跟他們表達了自己想要給陸蔭蔭一個什么樣的婚禮的訴求,具體到每一個小細節,所謂成家立業,便是他和陸蔭蔭組成了自己的小家,那他就是這個家的頂梁柱,要為陸蔭蔭遮擋生活里的所有風雨,結婚就意味著人生角色的轉變和成長的蛻變。

    而在這期間,陸蔭蔭也從未間斷的一直在單位上班,她這剛升了編輯部主管,不能讓人說她靠自己老公上位,必須得做出成績來,為公司創造更多的財富和價值,雖然這錢是給自己家掙的,林墨念也讓她不要那么拼,但是一直都在努力讓自己變成比之前更優秀的人,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某天早上公司各部門負責人開例會的時候,策劃部那邊說公司剛接了一個特別重要的特殊訂單,是市交警大隊的,他們想拍一個交警宣傳片,而且要拍出大片的感覺,重點是要突出交警工作的不易,請大家自覺遵守交通規則,自然是要找信譽和能力都超群的單位來做這個工作,所以就選擇了麟墨傳媒,雖然之前為很多企業拍了無數的宣傳片,但這次他們必須要慎之又慎,重點對待。

    一聽到市交警大隊,陸蔭蔭心思瞬間活絡起來,會議結束以后,就特地找了策劃部的經理,說想要把他們編輯部的一個小姑娘調去他們那邊鍛煉一下,參加這次拍交警隊宣傳片的工作,順便把調令給了人家,策劃部經理本來是有些不情愿的,她們編輯部的小編輯啥業務都不熟悉,細皮嫩肉的吃不了苦,還一個比一個矯情,跟著去添什么亂,但陸蔭蔭作為他們將來的老板娘,有可能也會是老板,以林墨念的寵妻無度來看,也不是沒有可能,他真心得罪不起啊,結果在看到調令上寫著玄月的名字后瞬間眉開眼笑,感恩戴德的欣然答應,本來就缺人手,陸主編真是想的太周到了。

    而至于為什么缺人手,是因為大部分人都在忙著準備林墨念和陸蔭蔭婚禮的事情,可為什么一看到是玄月,策劃部經理會這么高興,原來此人姓黃,名曰黃文顯,作為資深媒體人,麟墨傳媒的中流砥柱,同時也是資深單身狗多年,大學畢業后就把自己的時間和青春都奉獻給了創意和加班,如今二十有九,眼看就要奔三,進入而立之年,雖然事業小有成就,但個人問題始終不得解決。

    據說一個人單身時間久了,看到老母豬都會覺得眉清目秀,但偏偏這黃文顯不僅對自己的工作很嚴謹很苛刻很挑剔,對另一半的要求也相當高,倒是他本人的自身條件擺在那里,雖然個頭中等,相貌平平,成天戴著一副金絲邊的小眼鏡,可人家學識淵博,能力超群,就像個老學究般沉穩老練,極富人格魅力,一般的小姑娘化的紅眼眉綠嘴唇的,成天又涂又抹的把臉畫的像個調色板,他還真看不上眼,他就喜歡那種一臉青春靚麗,畫個淡妝就美若仙女的小姑娘,重點是還必須有學識有內涵,跟他學歷相當,志趣相投。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可遇而不可求,黃文顯自己覺得他這擇偶要求一點都不高,所以一拖再拖的就拖到了如今,家里介紹的也不少,公司里面的單身未婚女孩也有對他芳心暗許的,可惜他瞧不上眼,還一個勁的在等他人生中的靈魂伴侶,總之關于黃文顯的各種奇葩而又高標準的擇偶觀,以及一次又一次的相親記,大家沒事的時候都能在一起說上三天三夜,自己馬上都要成大齡男青年了,還這么一陣窮得瑟,自己幾斤幾兩不知道啊。

    而陸蔭蔭對于黃文顯這一籮筐的八卦趣聞,早就在莫欣那里聽了個遍,主要是人家太優秀了,工作能力一流,女人又天生喜歡八卦,或許莫欣之前跟她八卦的時候,內心里對于她和林墨念都有過或多或少的擔心,如果他倆最后不能重新在一起,估計就算到了二十有九還是孑然一身,對于人生沒有任何的期望和渴求,可是陸蔭蔭不知道的是她沒想到這黃文顯偏偏就看上玄月了,一般在公司里上班,稱呼都很正式,除了幾個元老級別的人,沒人知道玄月其實要喊陸蔭蔭表嬸,更沒人知道他們的親戚關系。

    陸蔭蔭之所以讓玄月跟著去交警隊,一來是真的為了工作,她還年輕人生還有無數種可能,就應該去多鍛煉多學點東西,二來呢就是為了跟顧錦言制造偶遇,緣分這東西吧,有時候你越是強求,越是沒有結果,就譬如上次林墨念求婚,那么好的機會,事后陸蔭蔭問林墨念這顧錦言的主持稿是誰給他寫的,怎么半晚上也沒見玄月的身影,林墨念無奈嘆一口氣說稿子是他大侄女寫的,本來想借這機會讓顧錦言和玄月認識一下,可惜玄月那天晚上急性腸胃炎住院掛針去了,就這么白白錯過了一次機會。

    顧錦言這人吧一股子拗勁,你越是硬塞給他的,他就越是連看都不看一眼,內心里還特別反感特別排斥,就是跟你反著來,所以這順毛驢就不能跟他犟,得順著他來,要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才能事半功倍,要想玄月跟他認識,暫時又不會讓他知道玄月是林墨念大侄女的這一事實,就得多動點腦筋,不能好心辦壞事,把本來有可能的姻緣給攪和黃了。

    玄月去交警大隊之前,陸蔭蔭就千叮嚀萬囑咐要是不小心偶遇了警察叔叔,一定要矜持,千萬別上去就生撲,并跟她坦白了跟顧錦言的同學兼發小的關系,以她對他的了解,一生撲接著就沒戲,至于能不能遇見,一切就交給老天爺吧,但最主要的她是去工作的,去跟著學習的。

    玄月乍一聽到這事,簡直就開心的快要飛起來了,可她這表嬸也太不靠譜了,居然讓她一切看天意,看來浪漫的邂逅是不可能了,她還是收起心思來好好工作吧,反正陸蔭蔭都答應她了,要是這次遇不到,下次還有機會,就包在她身上了,于是隔天玄月打扮的像個在校大學生似的,為了工作起來方便一些,將快要及腰的長發綁了兩個麻花辮,完全就是跟著策劃部的同事一塊去學習打雜的。

    本來剛開始天氣還挺好的,但后來快要收工的時候突然就下起了漂潑大雨,攝像部的同事們見機會難得,接著就跟著警察叔叔一起出任務去了,順便拍攝一些在大雨天警察叔叔執勤時的畫面,等到后期剪輯使用,玄月本來就是跟著去打醬油的,策劃部的同事已經坐著公司的車回去了,因為一輛車坐不下那么多人,玄月就很謙讓的讓人家先走了,她等著跟攝像部的同事一起,結果攝像部那輛車車頭一轉又開始投入工作狀態,玄月也只好等著跟他們一起。

    最后大家收工回警隊跟相關人員進行工作對接的時候,天已經快要黑了,可惜一整天玄月都沒能見到顧錦言,此時有些心不在焉的從車上下來,一把沒拽住雨傘,就被風給刮飛了,她又趕緊跑下去追傘,本來秋天穿的衣服就很單薄,一不小心她想見的人沒見到,自己倒先淋了個落湯雞,玄月站在警隊辦公室前面的走廊里,看著手機里偷拍的顧錦言的側顏,軍人身上特有的氣質和剛毅,不由就感嘆人生,果然是命運多舛。

    而此時剛剛下班回警隊交班,換衣服的顧錦言,不知是自己老眼昏花了,還是怎么回事,反正他心里藏著的那點事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一走進走廊里,老遠就看到了背對著他的那個小小的背影,扎著兩個羊角辮,此時冷的有些瑟瑟發抖,顧錦言的心不由就緊了幾分,這不是陸蔭蔭嘛,她怎么跑到這里來了,于是快步走上前去,將自己的警服脫下來披在了她的身上,有些責怪的說“小蘿卜,你跑到這里來做什么,林墨念呢?他就這么照顧你的………………”

    然后呢顧錦言話音還未落,就被突然回過頭來滿臉疑問的看著他的一張青春稚氣的臉龐給驚的說不出話來,再一看那女孩身上的麟墨傳媒字樣的工作服,顧錦言瞬間了然于心,陸蔭蔭扎著兩個羊角辮的那個年紀已經是十年以前的事情了,而如今她已經嫁作人婦,過的很幸福,簡直就是泡在蜜罐里,林墨念根本就不可能讓她在這種天氣一個人出門,他真是無藥可救了,到底在瞎想些什么,在自己單位都能認錯人,簡直就是太丟人了。

    玄月對于身上突然多出來的溫暖,此時內心歡欣雀躍的快要開出一朵花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警察叔叔一定是感受到了她內心的召喚,一下就出現在了她的跟前,但自小受過的家庭教育和性格使然,玄月還是很矜持的說了句“警察叔叔您認錯人了!

    說著就準備將顧錦言搭在她身上的外套給拿下來還給他,結果顧錦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擺擺手說“對不起啊,沒有嚇到你吧,衣服你披著吧,明天上班給你們公司編輯部陸蔭蔭就行,我跟她是同學!

    玄月說“奧,原來您跟陸主編是同學,我就在她手下工作,還是不用了吧,這可是警服,萬一我弄丟了,罪過就大了!

    顧錦言便也不再勉強,接過衣服來就回了辦公室,他好像是實在找不到一個可以見陸蔭蔭的借口了吧,可現實是他不應該再有什么奢望,就連多見陸蔭蔭一面都是錯的,他不能再錯下去,時間總會撫平他心里的所有傷口。

    等到他從警隊開車出來后,卻好巧不巧的又看到了那個小小的身影,一個人穿著單薄的衣服,在公交站牌下等車,一副我見猶憐的小模樣,并不喜歡多管閑事而且對小姑娘沒興趣的顧錦言,不知腦袋里哪根弦突然就搭錯了,一個急剎車就停住了,說“小丫頭,回麟墨傳媒嗎?我正好順路載你一程!

    原來攝影部的同事們一時半會也下不了班,就讓玄月先自己打車回公司,正好顧錦言下班順路,他們領導就打電話說讓顧錦言送人家小姑娘一程,而顧錦言回辦公室的時候聽同事說起麟墨傳媒過來拍攝宣傳片的事情,又聽他們討論了一番那個扎著兩個羊角辮的小姑娘,長的挺清純挺漂亮的,不知道有沒有男朋友,應該是個實**學生吧,顧錦言對這些都沒多大興趣,可一說到麟墨傳媒他就不由自主的想起陸蔭蔭來,簡直就跟著了魔似的。

    等到顧錦言從辦公室出來,小姑娘就不見人了,而他此時這隨口一問,玄月本來冷的牙齒都在打顫,便乖巧的點了點頭說“那就麻煩您了,警察叔叔!

    顧錦言有些無奈的斜睨著掃了她一眼,說“上車吧,別喊我警察叔叔了,叔叔還很年輕,本來我們領導讓我順路送你回公司,誰知我一出門,你就不見了!

    說話的功夫,玄月已經乖乖的拉開車門,坐到了后面的座椅上,顧錦言便問“怎么不坐副駕駛,我開空調你先暖和一下!

    玄月見顧錦言如此熟稔的語氣,便說“不能隨便坐別人的車的副駕駛,這樣好像不太禮貌吧,大叔!

    又一聲大叔,直接叫的顧錦言頭皮發麻,他看起來年齡有那么大嘛,便說“你要不叫我顧錦言吧,你們單位這待遇也太差了吧,改天我找你們陸主編說道說道,讓你一個小姑娘自己打車回公司!

    而打開空調后依然覺得冷,并且不停在打噴嚏的玄月,現在根本就沒了見到自己男神的喜悅,她好像著涼感冒了,衣服濕了又吹了那么長時間的冷風,不著涼才怪,此時大腦昏昏沉沉的,對顧錦言說的話都恍若未聞,而顧錦言見人家小姑娘不說話,也就不再試圖找話題,想要從別人那里聽到更多關于陸蔭蔭的消息。

    從位于密城南邊的交警大隊到市中心櫻花街上的麟墨傳媒,又正值下班晚高峰,到最后兜兜轉轉的快要一個小時了才到,在這期間玄月忽然就進入了靜音模式,倚靠在椅背上睡著了,等紅綠燈的間隙,顧錦言回頭看了她一眼,見她睡著了,又將空調的溫度調高了一些,順手將自己的外套搭在了她身上,他沒啥想法,也沒別的意思,就是一見這小姑娘就有種讓人心疼的感覺,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嘛。

    但到了麟墨傳媒后,顧錦言試探的喊了她兩聲,這孩子都沒反應,顧錦言便回頭準備叫醒她,然后便看到了她胸前的工作牌上寫著“編輯部,玄月”,顧錦言心想這姑娘心也太大了吧,這幸虧坐的是警察叔叔的車,不然還不被人拉跑了,可再一看她的臉色不尋常的潮紅一片,顧錦言想都沒想的就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居然滾燙一片,應該是發高燒,燒迷糊了。

    這下顧錦言不給陸蔭蔭打電話都不行了,但現在這點估計陸蔭蔭早下班回家了,他心中自認為是為了避嫌,便不假思索的給林墨念打了過去,等說明情況后,林墨念說“顧老二你是不是也燒傻了,你直接打電話跟蔭蔭說就是了,還多此一舉的再跟我說,我把電話給蔭蔭,你問她吧,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她是我老板!

    電話那頭緊接著就傳出來陸蔭蔭清甜的娃娃音,說“顧二哥哥,真是太麻煩你了,都是我工作失職,今天光顧著自己要休假了,沒有安排好去警隊工作的同事的車輛問題,可玄月的家人都在外地,她在密城舉目無親,本來跟我關系最好,可我跟林墨念現在都坐上去宋城的火車了,我們這幾天要去參加我同學的婚禮,顧二哥哥,你得幫幫我啊,好人做到底,替我照顧一下玄月,等我倆從宋城回來,一定去給你送錦旗,那就這樣吧,火車上信號不好!

    不給顧錦言任何反駁和拒絕的機會,陸蔭蔭就這樣把電話給掛了,林墨念看了一眼躺在沙發上四腳朝天的自己媳婦,說道“媳婦,我們這么騙顧錦言真的好嗎?他以后知道了會不會找我倆拼命,你干嘛騙他說咱倆去宋城了?”

    陸蔭蔭撅撅嘴,說“念哥哥,我發現你怎么越來越傻了,我們哪里騙他了,他以后感謝咱倆都來不及,我覺得玄月和顧錦言有戲,說不定一不小心就能擦出愛情的火花來了,咱們明天真去宋城,吳小莉三天后結婚,今天剛給我打的電話,我還沒來得及跟你說呢!

    林墨念懵了有一秒鐘,忽然說道“你說的是當年喊你陸萌萌喊我大表哥的莉姐嗎?她要跟誰結婚?”

    陸蔭蔭說“我也不知道啊,這家伙整的還挺神秘,非說要等我和她大表哥到了宋城再說,那你明天要不要跟我一塊去?”

    這邊林墨念和陸蔭蔭一個在廚房做飯,一個舒服的躺在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總之兩個人總有說不完的話題,那邊顧錦言已經手忙腳亂的快要瘋了,縱使這貨是軍人出身,但架不住對手是個如花似玉還燒迷糊了的小姑娘,他能有什么辦法,陸蔭蔭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要現在把人丟下不管,先不說陸蔭蔭在公司會不會因為這事被她婆婆訓一頓,被同事說三道四,他自己就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是人民子弟兵,雖然現在轉行干交警了,但在部隊接受過的教育,讓他立志要在有限的生命中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他怎么能把人給扔下不管了。

    所以顧錦言緊接著就麻溜的開車去了最近的醫院,下車的時候毫不猶豫的就用自己的外套裹緊了玄月將她打橫抱起,一路沖到了醫生診室,期間玄月醒了過來,還問他“大叔,您這是要帶我去哪?”

    又被這一聲大叔給劈中的顧錦言,不知道在生哪門子氣,看來他真是年齡大了,脆弱的小心靈連一聲大叔都擔不起了,怪不得沒人喜歡他呢,顧錦言說“你發燒了,我給你們公司領導陸主編打電話了,可是她去宋城了,委托我照顧你一下,你先自己在這里坐會,我去排隊掛號!

    說著就將她放在了椅子上,剛走了沒兩步,卻發現衣角被人給拽住了,回頭就看見玄月有些不確定的問“警察叔叔,您不會一轉身就把我自己扔這里不回來了吧,您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我自己去開點藥就行了,謝謝您能送我來醫院!

    這話說完就站起身來,準備將外套還他,卻被顧錦言一把按回到了座位上,說“你這丫頭還真是奇怪,蔭蔭拜托我照顧你,你就老實待著吧,我真的馬上就回來!

    說完就快步去收款室交費掛號了,說實話玄月剛才的模樣堅強的莫名又讓顧錦言心里泛酸,他今天好像格外多愁善感,居然在一個剛認識的小姑娘身上兩次產生異樣的情緒。

    櫻花落盡念離別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