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489-42072745/

194章 找家長
    林美芳臉色相當難看,氣極而笑的說道“難道我兒子只能是人渣,就不能是救人的英雄?”

    “算了吧!”林美云嘲諷的說道,“有警察在,還用得著他去救人嗎?”

    林立明說道“救人英雄,你也說得出口,看看他,摟著女孩腰,抓著女孩胳膊的手一直都沒松開。誰能救完人,當完英雄,還跟被救者這么親密?而且還是個懷孕的女人!

    林美云還想說什么,被林美惠攔住了“沒有必要跟他說那些,等二川回來,問問就什么都清楚了!

    林美芳冷哼一聲,轉身往住院部大門走,林美惠快步追了上去,林立鵬看了林美云他們一眼,無聲的嘆口氣,轉身走了。

    剩下的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沈川,然后也都轉身走進了住院部。

    這個時候,林藝一瘸一拐的在消防通道走出來,大呼小叫的喊道“二川,二川!”

    沈川回頭,見到林藝臉色蒼白,彎著腰站在那直喘粗氣,“怎么了?”

    “我的腳崴了,好疼!”林藝說話都有點顫抖了,顯然疼得有些受不了了。

    沈川跟女孩說道“你跟警察去做筆錄,我一會過去找你!

    女孩一把抓住沈川胳膊“你不會跑了吧!爆F在沈川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她只有死死抓住沈川,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沈川一笑“放心,我說幫你,就會幫你!

    女孩松開手,此時的她相當冷靜“好,我相信你!闭f完跟警察上了一輛警車。

    沈川快步跑過去“怎么這么不小心!”

    沈川蹲下身體,脫下林藝的鞋還有襪子,一只精致可愛的小腳丫出現在沈川眼前,只是腳腕已經紅腫,看起來還很嚴重。

    “什么時候崴的?”用手摸了摸紅腫的位置。

    “嘶,你輕點,疼!”林藝倒吸一口冷氣,汗都下來了,“好像是在五六層的時候!

    沈川沒好氣的說道“那你怎么不早點喊我,看看,都腫成什么樣了!

    林藝帶著哭腔的說道“剛開始也沒感覺有多疼,誰知道下來了,會這么嚴重,疼得讓人受不了!

    “活該!”沈川罵了一句,攔腰把林藝抱了起來,嚇得林藝尖叫一聲。

    “別喊,好像我對你怎么樣了似的!鄙虼ūе炙噥淼阶≡翰客獾呐_階上,“坐好,忍著點,我給你弄弄就不疼了!

    林藝滿臉的懷疑“你會弄?”

    沈川哼了一聲,“小瞧我了吧,我可是會氣功!

    這個年代,氣功很流行,公園了,廣場了,你會看到很多人坐在地上,是能與外星人交流,而那些所謂的氣功大師,更是極受追捧,還有什么特異功能,相隔幾十公里就能給你治病,什么隔空取物,肉眼透視,耳朵識字等等,都不在話下。

    以前,沈川是絕對不信這玩意的,但他現在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特異功能是存在的,氣功也有,但絕對不會出現在世俗當中,現在那些所謂的什么大師,都是騙子,其實他們都不知道,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存在。

    “吹牛!”林藝一翻白眼。

    “你還別不信!”沈川說道,“你自己想想,我要是不會氣功,我怎么可能打得過林煜!

    林藝眨了眨眼“咦,還真是哎!

    “對吧!”沈川笑了一聲,“忍著點啊,一開始有可能會疼!

    其實沈川也不知道,他運轉無名呼吸法,利用天地之氣會不會管用。不過,管用不管用的,總得要嘗試一下才行,反正也沒有壞處。

    “等等!”林藝雙手抓著沈川頭發,哭喪著臉說道,“我怕疼,你……還是抱我去骨科吧,相比你的氣功,我覺得,還是醫生靠譜!

    有了想法,又有了試驗品,沈川怎么可能放過她,聲音非常溫柔的說道“剛才我說疼,是在嚇唬你呢,乖,別亂動,一會就好!

    “啊啊啊啊……”林藝猛晃腦袋,緊張的喊道,“別別別,不要啊不要!”抓著沈川頭發的雙手,又揪又扯的。

    “好好好!”沈川呲牙咧嘴的說道,“姑奶奶,我服你了,快點松手,我抱你去骨科!

    “真的?”林藝抓著沈川頭發不松手。

    沈川哭喪著臉說道“真的!”

    林藝松了手,沈川攔腰把她抱起,“看起來很瘦,沒想這么重,真不知道你的肉都長哪了!

    “二哥!”丁詩倚跑了過來,“姐,你怎么了?”

    林藝有氣無力的說道“腳崴了!”

    “?”小丫頭背著沉沉的兜子,一路小跑的跟著,“沒事吧!”

    沈川說道“一個崴腳能有多大事,你不要跟著了,去看看跳樓的女孩做完筆錄沒,做完了,你帶她來骨科找我!

    “你認識那個女人?”丁詩倚好奇的問。

    沈川神秘兮兮的說道“你不是想知道,林燦把誰的肚子搞大了嗎?”

    “!”林詩音啊的一聲,捂住了嘴,大眼睛不停的眨,“不會就是那個跳樓的女人吧!

    沈川點頭“就是她!

    “我的天!”丁詩倚轉身又往回走,“我去找她!

    林藝早就想問那個女孩跟林燦的事,因為腳腕太疼給忘了“那個跳樓的女孩,真的跟林燦有關?”

    沈川點頭“這事能開玩笑嗎?肚子都大了,孩子都有了,沒關系能亂說?人家也要臉,不然跳什么樓!

    林藝擔憂的問道“你真打算帶她去見老爺子?”

    “不然怎么樣?”沈川說道,“憑你四叔四嬸的德行,沒有老爺子出面壓著,這個女孩早晚會被他們逼死!

    林藝看著沈川的臉“其實你是想報復林燦吧,順便也給你四舅一個難看?”

    “瞎說!”沈川義正言辭的說道,“我是那種人嗎?”

    “你是!”林藝輕笑一聲,暫時忘了腳腕上的痛,“我現在就能想象得到,林燦凄慘的下場了,還有你四舅和四舅媽陰沉的臉!

    沈川說道“我怎么聽著,你有點幸災樂禍呢?”

    “有嗎?”林藝搖頭,“沒有,我現在就要給我這個弟弟祈禱,希望他能長命百歲!

    沈川仰頭晃腦的說道“放心,不管他怎么渣,那也是姓林,老爺子舍不得打死他!

    “哈!”林藝突然笑了一聲。

    沈川問道“你怎么那么開心!

    林藝揮舞著胳膊“我那弟弟終于要娶妻生子,成家立業了,我當然開心!

    沈川一撇嘴“我怎么感覺,是你想到林燦被老爺子用皮帶抽,你感到高興呢?”

    “哪有!”林藝否認道,“你別血口噴人!

    “到了!”沈川抱著林藝找了好一會,才找到骨科,把她放到門診外的椅子上,“你在這呆著,我去掛號!

    林藝剛要說話,沈川已經轉身走了,“能不能等我把話說完!

    沈川頭也不回的擺擺手“等我回來你再說!

    林藝無奈的嘆口氣,然后就看到丁詩倚東張西望的走了過來,她身后還跟著那個女孩。

    “在這呢!”林藝招呼了一聲,擺了下手。

    “二哥呢?”丁詩倚走過來問道。

    “去掛號了!”林藝看起來很無奈。

    “掛號?”丁詩倚問道,“你沒告訴他,去找我二爺爺嗎?”

    林藝說道“我話沒說完他就走了,告訴,等他掛號回來再說!

    “好吧!”丁詩倚無奈的說道,“我去找!”說完把兜子放到林藝身邊,“你看著吧!比缓笥挚聪蚰莻女孩,“你就在這等著吧!

    時間不長,丁詩倚回來了,她身后還跟著一個穿著白大褂,戴著花鏡,滿頭華發的老者。

    “二爺爺!”林藝叫了一聲。

    老者點點頭,說道“怎么這么不小心,還把腳扭了!闭f完蹲下身體,抓著林藝受傷的腳腕,“忍著點,我給你檢查一下!

    林藝點點頭,漂亮的臉蛋一下子就白了“二爺爺,你輕點,我怕疼!

    “沒事,沒事!”老者說道,“我就是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傷到骨頭!

    林藝點點頭,然后咬著牙,閉著眼,緊張的握著雙手,手心里都是汗了。然后就感覺到腳腕猶如針扎一樣疼了一下,之后就沒有感覺了。

    “嗯,看起來很嚴重,但沒傷到骨頭,沒什么大問題,上點藥,休息十天八天就好了!

    “這就完事了?”林藝有點不可思議的問道。

    老者笑著說道“不然呢?我還給你做個手術!

    林藝一吐舌頭“需要吃什么藥嗎?”

    老者說道“不用吃藥,噴點云邊白藥噴霧就行了!

    “謝謝二爺爺!”林藝道了聲謝。

    老者對丁詩倚說道“你跟我來,去借個輪椅,等好了再給我送回來!

    丁詩倚屁顛屁顛跟著老者走了,這時沈川拿著掛號單回來了“今天是周日,人怎么還這么多,排了半天隊!

    “生病,還管你禮拜天禮拜一啊!绷炙嚪籽壅f道,“已經看完了,去買云邊白藥噴霧就行!

    “看完了?”沈川抖了抖手里的掛號單,“沒有掛號單,哪個庸醫給你看的?”

    林藝說道“京大醫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務特殊津貼,軍區總醫院骨科中心特聘專家!

    沈川吧唧吧唧的砸了咂嘴,“這個……聽起來還行,醫術應該不會太差!

    “嘴硬!”林藝不屑的一撇嘴。

    沈川不滿說道“既然你認識人,為什么不告訴我,還讓我去掛號,排了半天隊!

    “哈哈!”

    林藝沒有形象的哈哈大笑,見到周圍的人都看過來,強忍著閉上了嘴,“這能怪我嗎?我想告訴你,是你說的,等你掛完號回來再告訴你!

    沈川滿臉黑線,無力的一擺手;“好吧,我的錯,我是自作自受!

    “我回來了!”丁詩倚推著輪椅走了回來,“二哥,你把大姐抱上來!

    沈川抱起林藝放到輪椅上“我真是欠你的!

    林藝就當沒聽到“詩倚,推我去藥局,買盒云邊白藥噴霧!

    “不用買了!”丁詩倚在兜里拿出噴霧,“正好二爺爺那里有一,我現在給你噴上!闭f完撲哧撲哧的噴了幾下。

    沈川推著林藝,對著那個女孩說道“跟我們走吧!”

    沈川的姥姥出身書香世家,即使快八十歲了,躺在病床上,也掩飾不住那種優雅的氣質。

    “二川,怎么還沒來啊!

    林美芳剛要說話,林立忠冷哼一聲“媽,你就別管他了,現在好好休息,一會還要做一次檢查!

    老太太一皺眉;“你哼什么哼,我想見見我外孫子,還要征求你的同意嗎?”

    見到老太太生氣了,林立忠也不敢觸老太太眉頭“可能有什么事情耽誤了,估計一會就能到!

    老太太揮手趕人“林立忠,你給我出去,這里有我老閨女和我二閨女陪著就行了!

    林立忠無奈的走出病房,看著站在一邊的沈其榮,“沈川還沒來嗎?”

    沈其榮對這個大舅哥一直都很尊敬,但是現在心里有點不痛快,當父親的,換做誰的兒子,總是被針對,估計心里都痛快不了。

    “沒有!”

    對沈其榮的態度,林立忠有些不滿,說到底就是瞧不起,用命令的口氣說道“你去找一找,讓他馬上過來,老太太急著見他!

    沈其榮眉頭一皺,想著老太太急著見沈川,就沒有說什么,轉身走向樓梯口,可還沒走幾步呢,電梯叮的一聲開了,只見沈川拖著林藝走了出來,丁詩倚拎著兜子和那個女孩跟在身后。

    林藝的母親楊娟,見到自己閨女坐著輪椅來了,頓時臉色就變了“小藝,你怎么了?”

    林立勇也快步走過來,關切的問道“怎么還坐上輪椅了?”

    林藝說道“腳崴了,已經去骨科看過了,沒事!

    兩人聽到只是崴了腳,才松了口氣,只是看著紅腫的腳腕,還是免不了擔心“怎么這么不小心,醫生怎么說?”

    林藝說道“沒傷到骨頭,也不用吃藥,噴點云邊白藥,養幾天就好了!

    楊娟蹲下身體,充滿質疑的說道“都腫成這樣了,不吃藥能好?”

    丁詩倚有些不滿的說道“是我二爺爺給大姐檢查的!

    “!”楊娟訕笑一聲,“原來是丁教授,那就沒問題了!

    楊娟說完,就感覺氣氛有些不對,抬頭就看到,所有人都看向沈川,還有他身后那個挺著大肚子的女孩。

    林立忠繃著臉,非常嚴肅的說道“你應該知道我是誰吧!

    沈川一笑“我很想叫你聲舅舅,可看這情況,你并不打算認我這個外甥!

    “不要嬉皮笑臉的,像個什么樣子?”林立忠厲喝一聲,“不管我認不認你這個外甥,不管你有沒有吃林家大米,喝林家的水,有沒有打著林家招牌做事,也無法否定你身體里流著林家血的事實。所以,無論你做什么事,別人也都會把你跟林家聯系在一起!

    “哦?”沈川恍然大悟,看來,昨天的一番話,真的刺痛他們的神經了,“說了半天,是因為我這個低賤的人,身體里流著你們林家高貴的血,讓你們感到恥辱了。沒事,明天我就登報,跟你們林家斷絕一切關系,以后不管我是踹寡婦門,挖絕戶墳,還是殺人放火,跟你們林家都不會有任何關系!

    林立忠臉上的肌肉猛的抽搐了一下,氣得頭頂都冒煙了,厲聲吼道“你這叫什么話?”

    沈川冷笑一聲“這叫人話,如果你還不滿意,那我真的沒辦法了。血也不能隨便放啊,現在的醫學,更沒有辦法,把你們林家的血,在我身體里分離出來,對吧!

    林立忠氣得身體都哆嗦了,抬手就想打,沈川森冷的說道“你最好把手放下,我真不想讓我老娘難做!

    林立忠冷聲說道“難道你還敢還手?”

    沈川說道“從小我這人就驢,何況還是一個從來沒把我當成親人的所謂舅舅,你說我敢不敢?”

    林立忠的手來回小幅度的揮了揮,最后還是沒敢落下去,自己堂堂一個大區司令,要是被自己外甥打了,說出去臉都沒地方放。主要是,打了也就打了,難道你還能把他槍斃了?

    “好好好!”林立忠放下手,臉色鐵青的看向沈其榮,“這就是你教的兒子?說好聽的,他這叫桀驁不馴,說不聽的,他就是個人渣,把人家女孩子肚子搞大了,逼得人家差點跳樓,你沈其榮真是教子有方啊!

    “等等!”沒等沈其榮說話,沈川就搶過了話頭兒,“你說,她的肚子是我搞大的?”

    “難道不是嗎?”林立忠是越看沈川越不順眼,如果是他手下的兵,得關禁閉關到復原,“事實擺在眼前,一切的狡辯都是徒勞!

    “沈川!”林立明突然變得和顏悅色起來,“犯錯誤不可怕,可怕的是,犯了錯誤還不承認。其實這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已經這樣了,人家姑娘都有了你的孩子,這個責任,你必須得負,尤其是作為一個男人,這樣的事情,更不能逃避!

    “哼!”林立忠冰冷的說道,“在你還沒登報跟林家脫離關系之前,你的所作所為,都關系著林家的臉面,所以,你必須要負起責任來!

    聽了林立忠的話,林藝和丁詩倚臉上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而那個女孩也是一臉的懵逼,怎么說著說著,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換了爹。

    沈川看著林立忠“我該怎么叫你呢?要是叫你大舅,你肯定不高興,叫你大哥,我媽得把我打死,那我只能叫你林同志了。你是一位軍人,而且還是一位將軍,難道你不知道,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的道理嗎?難道,在參加一場戰役之前,你都不調查敵人,就發號施令嗎?”

    “親眼所見還有假嗎?”林立明冷聲說道,“要是你們沒關系,為什么走路的時候,還摟著她?”

    沈川說道“有時候,親眼所見,也不見得是真的!

    “強詞奪理!”林立明怒聲說道。

    林立忠看著沈川平靜的臉,突然意識到事情有點不對勁兒。

    沈川長長嘆口氣“林同志,作為軍人,而且還是掌握著幾萬人生死的指揮官,在沒有經過調查的情況下就下結論,這是大忌,更是致命的!

    林美云突然說道“既然她跟你沒關系,只是你救下來的一個想輕生的女孩,交給警察和她的家人就行了,你把她帶到這里干什么?”

    楊娟也想說什么,被林藝一拉衣袖阻止了,然后趴在自己老娘耳邊,輕聲說道“別亂說話,看著就好。還有,告訴我爸一聲,別參與這些破事!

    楊娟抬頭看看沈川,輕聲說道“有什么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林藝看了自己老子一眼,“一會你就知道了,暫時你們就老老實實呆著吧,別亂說話把自己裝里就好!

    楊娟對自己閨女可是非常了解的,不管對什么事,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很少發表看法,可一旦說出了看法,事情肯定嚴重了。

    楊娟走向林立勇,把他拉到了一邊,小聲說道“丫頭讓你別亂說話,看著就行了!

    林立勇張嘴想說什么,但想到自己閨女的話,又把嘴閉上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那就聽自己閨女的,免得讓自己難堪。

    沈川看著林美云,笑瞇瞇的說道“我讓她跟著過來,就是找真正對她負責的人!

    “嗯?”林美云眼睛頓時瞪得多大,“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沈川說道,“搞大她肚子的人渣,不是我,是林燦!

    沈川的話,簡直是石破天驚,震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不可能!”林立明老婆張懷麗一聲怒吼,指著沈川罵道,“你不要血口噴人,往我家林燦腦袋上扣屎盆子!

    林立忠雙眼死死盯著沈川,“你有什么證據證明,這女孩肚子里的孩子,是林燦的?”。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