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967-39092428/

第648章 看。3)
    “對不起,我剛才也是一時心急,才說出那種話,你千萬別放在心上?”中年軍醫道歉著解釋說:“由于吳女士這種病情比較特殊,我們通過專家會診,用了各種醫療設備,都沒有查出病因,請問你是如何讓她恢復正常的?”

    胡一針見軍醫對他的態度來了個大轉彎,也就不再與他計較,謙虛地說:“其實沒什么,我只不過是通過扎針的方式,將她體內的毒素排除來而已……”

    “就這么簡單?”軍醫差異地問。

    “是啊,”胡醫生點頭說:“要不然,吳女士怎么突然就變得跟常人沒什么兩樣?”

    “看來,我得向胡醫生討教了!避娽t一臉認真地說。

    胡醫生回答說:“討教談不上,如果有機會,咱們以后可以切磋一下,取長補短,你說是吧?”

    “當然,”中年軍醫訕笑一聲,自知技不如人,便說道:“我還有點其他事情,咱們改天再聊!”

    “好的,你先忙!”胡醫生沖他禮貌一笑。

    中年軍醫轉身離開。

    隨他一起進來那幾名護士曾吃過吳鈺彤的虧,見她現在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不再是神志不清,說話顛三倒四的了,總算松了一口氣,隨軍醫一起離開。

    為了試一下吳鈺彤有沒有被治好,楊運東故意將口袋里那枚戒指拿出來,在吳鈺彤的眼前晃蕩了幾下,見她毫無反應,證明已經脫離了戒指的控制,便對胡一針說道:

    “胡醫生,對不起,剛才是我錯怪你了!”

    “沒關系,你的心情可以理解,”胡醫生笑了笑,不以為然地說:“不瞞你說,你今天來我診所向我說起吳女士的病情時,我就知道她是在歡樂島上被人下毒的,并帶來了解藥……”

    “啊,”楊運東吃驚地問:“你是如何知道吳鈺彤是在歡樂島上被人下毒的?”

    胡醫生如實回答說:“實不相瞞,我曾經被人綁架到了歡樂島,做了島主的醫生,親眼看見過那幫家伙對被抓到島上那些年輕女子下毒,為了使那些年輕女子不受人控制,我偷偷地配制了解藥……”

    “既然你有解藥,那你為什么還給她扎銀針呢?”楊運東不解地問。

    胡醫生解釋說:“因為,吳女士中毒時間比較長,毒素已經融入了她的血液里,只有通過扎銀針的方式,才能將部分毒素排出來之后,再用解藥……”

    “胡醫生,謝謝你,”吳鈺彤對胡醫生報以感激一笑,問道:“歡樂島上戒備森嚴,你是如何逃出來的?”

    胡醫生解釋說:“幾年前,威廉姆斯的母親得了一場大病,我告訴他說,燕京市中醫院的醫療器械配合我的銀針能治好老太太的病,那家伙信以為真,就讓他身邊保鏢將她母親送到了中醫院,趁老太婆身邊的保鏢不注意的時候,我從醫院逃了出來,為了躲避那幫家伙的追殺,我隱姓埋名,在香山巷開了一家私人診所……”

    “哦,原來是這樣!”楊運東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我只知道胡醫生與劉一手有冤源,沒想到與威廉姆斯還有瓜葛!”

    “是啊,”胡醫生回答說:“據說,我將威廉姆斯的母親騙到中醫院住院不久,那老太婆就死了,威廉姆斯對我是恨之入骨,四處派人追殺我,如果那家伙知道了我的下落的話,又該派人來追殺我了!

    “放心吧,威廉姆斯已經死了,”楊運東幽幽地說。

    “威廉姆斯死了?”胡醫生皺了下眉頭,詫異地問:“他是怎么死的?”

    “是被我們殺死的,”楊運東幽怨地說:“可是,我們為了從他手里救出吳鈺彤,白冰卻被威廉姆斯殺死了!”

    “白冰是不是上次為了救你,來診所找我那個女孩子?”胡醫生詫異地問。

    “嗯,就是她!”楊運東點點頭。

    “多好一個女孩子呀,怎么會被威廉姆斯殺死了呢?”胡醫生不無惋惜地說:“據我所知,她非常喜歡你,愿意為你付出一切!”

    “這都怪我,是我沒有保護好她……”楊運東將白冰犧牲的經過向胡醫生和吳鈺彤敘述了一遍。

    聽完楊運東的敘述后,胡醫生勸慰道:“楊先生,人死不能復生,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你也不必太自責了!

    吳鈺彤聽說白冰是因救她而死,心里不是滋味,她暗恨自己當時被威廉姆斯控制,居然同意嫁給他,為他所用,感到非常后悔和自責。

    “楊隊長,對不起,這件事因我而起,我一定要為白冰贖罪!”吳鈺彤一臉悔恨地說。

    “怎么贖罪?”楊運東不解地問。

    “我想,白冰的死,一定給白老爺子帶來了極大的傷害,他一定會派你們前去鏟除歡樂島上那幫惡勢力,到時候,我一定要隨你們去歡樂島上殺死那幫歹徒,救出那些和我一樣,被他們用藥物控制的那幫姐妹!”吳鈺彤信誓旦旦地說。

    “還是等你的傷養好了再說吧!”楊運東不置可否地說,嘴上雖然這么說,心里卻在想:“吳鈺彤對歡樂島的情況比較熟悉,一旦任務下來,有了她,我們就順利多了!

    胡醫生知道楊運東和吳鈺彤有事情要談,不好意思繼續留在這里,便說道:“吳鈺彤體內的毒素雖然排出來了,可她身上有傷,身體還很虛弱,需要人照顧,我就不打擾你們!”

    “我送送你!”楊運東建議道。

    “不用,”胡醫生擺擺手,說道:“我到軍區療養院門口乘坐出租車回去就行了,你留下來好好照顧她吧!”

    “那……好吧,”楊運東見胡醫生比較認真,也就不再堅持,熱切地問:“對了,你的出診費是多少?”

    “你為我們除掉了威廉姆斯,讓我再無后顧之憂,我感激你們還來不及呢,怎么還好意思要你們的出診費呢?”胡醫生擺擺手,說道:“能夠治好吳女士這種病是我的榮幸,也是我的責任,她在歡樂島上一定是受了不少苦,你應該好好照顧她,如果以后有用得著我的地方,請盡管找我!”

    “好吧,”楊運東不無感激地說:“等吳鈺彤的身體完全康復了,我們再一起過去感謝你!”

    “楊先生,你這話就見外了,”胡醫生爽朗一笑,說道:“我們能夠認識,算是有緣,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你就別跟我客氣了!

    “好的!”楊運東伸出手,與他握了握,說道:“軍區療養院里戒備森嚴,我怕你出去的時候遇到麻煩,還是送你到門口吧!”

    “謝謝!”胡醫生道謝一聲,轉身離開。

    “你等我一會,我馬上回來!”楊運東向吳鈺彤叮囑道。

    “你去吧,我等你!”吳鈺彤意味深長地點頭。

    楊運東轉過身,緊隨胡醫生一起離開病房。

    我的美女同事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