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967-39176675/

第649章 看病(4)
    下樓后,楊運東駕駛他停靠在路邊那輛寶馬車,將胡一針送到軍區總醫院門口,再次建議道:

    “胡醫生,我還是將你送回仁愛診所吧!”

    “不用,”胡一針叮囑道:“吳鈺彤剛清醒過來,你得多陪陪她,讓她盡快恢復記憶,要不然,我們就前功盡棄了。”

    “那好吧,等她的傷養好之后,再過去看望你!”楊運東說完,即刻將車停下來。

    如今,陸文龍、蠱王和劉一手等人已經死了,吳鈺彤體內的毒素已被排除,他并不擔心胡醫生會被人綁架或什么的。

    “好的,有什么事情,給我來電話!”胡醫生點了點頭,隨即拉開車門下車,攔上一輛出租車離開。

    楊運東折回吳鈺彤那間療養室門口時,吳鈺彤正閉上眼睛,安靜地躺在床上,一名護士小姐坐在護理床上。

    一見到楊運東,護士便站起身。

    楊運東向她做了個別吱聲的手勢后,護士小姐便走出病房,來到外面那間客廳,走到楊運東跟前。

    楊運東小聲問:“吳鈺彤的情況怎樣?”

    “吳女士已經沒事了,你和胡醫生離開之后,她表現得非常安靜,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發脾氣,摔東西,撕床單了,”護士小姐如實回答說:“你別說,那個胡醫生真厲害,比我們這里的醫生還要神奇……”

    “你千萬別當著這里的醫生這么說,同行是冤家,你懂嗎?”楊運東笑著說。

    “我說的是實話嘛!”護士小姐不以為然地說。

    這個小女孩曾在療養室里護理過楊運東,對他比較熟悉,將他當大哥哥一樣看待,喜歡和他聊天。

    “有時候,善意的謊言還是要的,”楊運東提醒道:“在軍醫面前夸贊胡醫生的時候,你還得照顧軍醫的面子,人圓滑一點,總比你這樣直來直去的好,千萬不能讓他們下不了臺,要不然會吃虧的,明白嗎?”

    “明白了,謝謝楊先生!”護士小姐沖楊運東感激一笑。

    “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楊運東笑著說。

    “為什么?”護士不解地問。

    “上次,我受傷的時候,是你照顧我,這次,吳鈺彤受傷,又是你來照顧她,給你增添了不少麻煩,讓你費心了。”楊運東不無感激地說。

    護士小姐心直口快地說:“這是我應該做的,我不像張玲玲那個死女人,用那種卑鄙的手段來陷害你。”

    楊運東腦海里即刻閃現出上次自己被王大寶等人在看守所里用電棍擊傷,住進醫院時,張玲玲受到后勤處處長孫泉的指使,使用美人計來陷害自己時的情景,熱切地問:

    “對了,我這次怎么沒有看見張玲玲呢?”

    “因為上次陷害你的事情,她已經被解雇了。”護士小姐回答說。

    “其實,那件事我并不怪她,她也是受了上司的指使,才逼迫那樣做的……”楊運東恨恨地說。

    雖然率隊鏟除掉了以陸文龍為首的那幫黑龍會成員,但楊運東還沒有對處處想置他于死地的后勤處處長孫泉,軍機處處長王學志,稽查處處長馮文貴等人下手,心里一直是憋著一肚子氣。

    楊運東準備找機會對付這幫家伙,暗下決心,只要他們落到自己手里,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

    為怕自己言多必失,讓護士小姐知道自己與這幾個人有過節,楊運東說道:“你先去休息吧,有我照顧吳鈺彤就行了!”

    “好吧,有什么事情,按呼叫鈴!”護士小姐沖楊運東詭秘一笑,轉身離開。

    楊運東走進里面那間病房的時候,吳鈺彤已經醒了,正靜靜地躺在床上,兩眼直盯盯地望著天花板。

    一見到楊運東,吳鈺彤便從床上坐起來,問道:“楊運東,對不起,是我害死了白冰,她的尸體現在哪里,我想去看看她!”

    “你再也看不見她了。”一提起白冰,楊運東就感到一陣悲傷,心里隱隱作痛。

    “為什么?”吳鈺彤詫異地問。

    “因為,她的尸體已經火化了,她的骨灰就放在烈士公墓里,等你的傷養好了之后,再去看她吧!”楊運東伸出手,說道:“你身體還很虛弱,來,我先扶你躺下!”

    吳鈺彤的臉紅了紅,順著楊運東伸過來的手臂乖乖依進了他的懷里。

    楊運東并沒有讓她躺下的意思,只是抱著她,腦子里卻閃現出吳鈺彤被人綁架那天晚上,他應邀去吳鈺彤家為她過生日,吳鈺彤洗完澡,去掉裹在自己身上的浴巾,主動讓他看自己的身體,以及在胡醫生替她扎針,讓他脫掉吳鈺彤的衣服,看見她身體時的情景。

    一股男子的氣息一個勁的往吳鈺彤的鼻子里鉆,吳鈺彤將自己的臉蛋便挨靠著楊運東結實的胸膛,似能感覺到他的心跳。

    吳鈺彤的美眸忽閃忽閃的,心兒像是一只小鹿那樣砰砰直跳起來。

    她的臉上露出一絲沉醉,一絲滿足,輕輕呼喚著楊運東的名字:

    “楊運東……”

    “吳鈺彤……”楊運東也直呼她的芳名,鼻息間嗅著她的發香,輕輕地攬著吳鈺彤的后背,大手在上面輕輕地摩挲著。

    “我能感受到你對白冰的一片真情,如今白冰不在了,以后就讓我來代替她行嗎?”吳鈺彤向楊運東告白說。

    如今,吳鈺彤已經不再像曾經那個冰山美人了,臉上布滿了紅暈,羞不可仰的閉上迷人的雙眼,期待著那窒息的溫柔。

    楊運東想起自己與白冰在一起的情景,心里就是一蕩,輕輕用手指勾起吳鈺彤的臉蛋兒,凝視著她,說道:

    “你是你,白冰是白冰,你怎么能取代她呢?”

    “可是,我……我……”吳鈺彤睜開略顯迷離的眼眸,不知如何回答。

    芳香四溢,吐氣如蘭!

    “你什么都別說了,我理解!”楊運東久久地凝視著她,慢慢將嘴湊了下去,獻給她一個溫柔之吻。

    吳鈺彤體內的毒素已經被排除,不再被人控制,恢復了記憶,頓有種起死回生的感覺,一時忘記了傷口的疼痛,熱烈地迎接著楊運東的香吻。

    這一吻,飽含著她被綁架到歡樂島上后的遭遇和心酸,眼淚不受控制地從吳鈺彤的眼角流出,順著臉頰滑落,滴落在楊運東身上。

    楊運東很是感動,足足吻了吳鈺彤一分鐘。

    當楊運東松開吳鈺彤的唇時,吳鈺彤心里掠過一絲失望,便不顧一切地張開雙手,緊緊地摟住楊運東的脖子,主動親吻他,始終不愿意分開。

    “啊,你們在干什么?”正當兩人沉浸在熱吻之中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從病房門口傳來。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