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276-42072715/

第2686章 下重料
    卿卿看向卡尼,覺得這個理由吧找的也太隨意了。

    不過,從有star開始,他們跟在欽少身邊,也差不多摸清了這個逐日在改變的男人的一些性子。

    理由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有理由。

    石少欽沒有說話,只是剪下一個已經成熟的向日葵,看著花盤中間那一簇還嬌艷的花穗好一會兒,淡淡開口“看情況吧”

    卡尼和卿卿對視一眼,二人相視一笑。

    陽光,灑在向日葵花田上,隨著風輕輕搖擺的花盤,在風中彌漫出淡淡的清香。

    石少欽蹲身曬著瓜子,手撥拉著撥拉著,突然有種幻覺在眼底彌漫

    兩只有些肉嘟嘟的小手,不停的在晾曬的瓜子上撥拉著,偶爾會抓起一把有些貪心的想要抓很多,最后握成拳后,放到他大掌里讓剝。

    可最后放下的,不過也就是幾顆。

    石少欽好看的嘴角微微揚起,狹長的鳳眸深處,漸漸染了一抹笑意。

    star那時也就兩三歲,而現在,都已經到了該談戀愛的年紀。

    就連那個監視器里,在sencer上學的孩子,現在都要有自己的孩子了。

    石少欽垂眸淺笑了下,繼續晾曬著瓜子,頓時,有種歲月靜好,漸漸也恢復了平靜的感覺。

    真好

    縱然沒有留住陽光,至少黑暗中有一顆明亮的星

    石墨晨離開唐笙酒店后,了解了一下消息傳回,直接去了機場,飛了洛杉磯。

    鬼殺這次行動倒不是真的需要他親自去一趟,可這次事關緊要,牽扯以后,他既然離得近,過去坐鎮,以防萬一。

    畢竟,以后這可是他要用到的一把利刃,經過上次失利,修復期太過重要。

    而等到他處理了那邊事情,再返回西雅圖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晨少,回風行那邊嗎”喬雨問道。

    “嗯”石墨晨有些疲憊的靠在車座椅上,閉目養神著。

    喬雨從后視鏡看了眼后座,沒有再說什么,啟動車,往風行別墅駛去。

    也就才離開機場范圍,石墨晨手機震動了下。

    他睜開眼睛拿出手機,是唐笙發來的信息。

    笙笙那個我和時光明天早上飛機回龍島。

    沒有任何語氣,只是文字,石墨晨卻腦補出了唐笙此刻發這信息的小念想。

    他說有事要忙,卻沒有給她說去洛杉磯。

    石墨晨看著唐笙透著潛意思的信息,暗暗輕嘆一聲回復明早我送你。

    唐笙趴在床上等著石墨晨回復,聽到信息抵達,急忙打開手機可看到信息內容,當即嘟了嘴。

    “難道不是應該過來,然后明早順便送我去機場嗎”唐笙嘟囔了聲,打字你還在忙嗎

    石墨晨嘴角淺勾了下是還有點兒事情要處理。

    昨晚沒回去,又直接去了機場,六哥那里怕是要抓狂了。

    唉

    從知道唐笙有可能染了ur病毒,又推測出她是開始,所有事情一步一步的,他控制著引導其實,他自己很清楚,雖然沒有插手,卻是游離在規矩邊緣,打擦邊球。

    六哥,怕是已經知道了吧

    唐笙見石墨晨還在忙,心里失落了下,還是回復那你忙吧晚安,明早見。

    石墨晨暗暗輕嘆了聲,回復明早見。

    回復完,石墨晨拿著手機的手隨手攤到一旁,偏頭,看向車窗外,墨夜下的景色,漸漸深了眸子。

    有些,控制不了的啊

    這樣想著,石墨晨暗暗嘆了聲,收回視線淡淡開口“去酒店!

    喬雨微微皺眉了下,從后視鏡看向石墨晨。

    沒有說去哪個酒店,喬雨卻知道他說的是唐笙所住的酒店。

    喬雨收回視線看向前方,嘴角翕動了下,想提醒一下,卻到底,沒有說什么的應了聲。

    唐笙躺在床上,手拿著手機放在腹部,眼睛偶爾扇動一下的看著屋頂,一臉小憂郁的樣子,保持了好久。

    “呃”唐笙癟了嘴的翻了個身,腿腳好似受不了自己的上下拍打著床,臉捂在枕頭里喃著,“怎么辦啊,時時刻刻的想要膩在他身邊,這樣會不會太粘人啊”

    她好似對自己無力的耷拉了晃動的腿,偏了頭,看著床頭燈嘆了聲,“這次回去龍島都要好些天見不到”

    唐笙又是一聲嘆息,一臉的悵然。

    叮咚

    門鈴聲傳來,唐笙皺眉了下,起身,去開門。

    她沒有多想,只以為是時光突然又打算過來和她一起睡,明早一起走。

    可這樣想,唐笙還是很有安全意識的先從貓眼看了下

    當看到門外站著的是石墨晨的時候,頓時“啊”的一聲,急忙打開門后,就撲到了石墨晨懷里。

    “你不是說你在忙嗎”唐笙笑得格外開心,“怎么突然就過來了”

    石墨晨心里,被唐笙突然撲進懷抱的動作弄的頓時滿足,更是驅散了來回奔波的疲憊。

    原來,精神上的滿足,是可以消除身體上的疲憊這話是有道理的。

    “是在忙,可路過這邊了,就想過來看看你”石墨晨柔聲說道。

    唐笙仰頭,對上他垂下的視線,這一刻,她好似什么也無法想,只想

    唇,落在他的唇上。

    輕輕的碰觸,頓時被反客為主。

    唐笙沉浸在石墨晨的溫柔中,而石墨晨此刻,清晰的知道,這樣泄洪般的深陷,太過左右他的情緒可偏偏,他沒有辦法克制。

    龍島。

    冬日鋪撒而下的陽光,總是柔和的讓人只想要沉浸在這樣的柔和的時間中。

    封景遇坐在皇朝酒店花園餐廳里,吃著精致而美味的午餐,一張透著邪魅的臉,在陽光下格外魅惑。

    “真沒想到這次唐笙會回來!绷_帆開口,“上次董事會都不回來參加!

    封景遇輕笑,睨了眼羅帆,幽幽開口“對于女人來說,很多時候,愛情才是左右所有執念的東西一切不能放下的,不舍放下的,當碰到愛情,都會放下!

    “說的好像你多了解女人一樣!绷_帆吐槽,卻也清楚這是個事實,“只不過,如果她放下了,那后面的事情怎么繼續啊”封景遇笑了,“多簡單,下重料”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