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814-42072862/

第四百七十章 輕輕松松碾壓
    “好!

    秦無命答應道。

    隨著他答應下來,他邁步朝著馮樹秋等人走了過去。

    他走的并不快,但身上卻是逐漸的散發出一種冰冷的氣息,仿佛要將人的血液都給凝結起來一般。

    “你想要做什么?”

    前一秒馮樹秋還面帶不屑,但隨著秦無命身上這股冰冷的氣息散發出來,馮樹秋當即察覺到一抹恐懼。

    恐懼從心底升騰起來。

    這種恐懼的感覺,并非是他自己才有,其余人也都是有這種恐懼的感覺,覺得血液都要凝結了。

    “你給我站住,你若是在向前一步,你可休怪老子跟你不客氣!

    “我警告你,我們可是有三四十號人的,就憑你自己……你過來就是送死,我們輕輕松松吊打你!

    馮樹秋看著,依舊是邁著步子緩緩前行的秦無命,他瞳孔一點點的收縮了起來,怒吼著喊道。

    但秦無命,依舊是沒有停下腳步。

    依舊用哪種不急不慌的步子,朝著馮樹秋走去。

    而他對馮樹秋的話,也是完全的充耳不聞,仿佛一個字都沒有聽到。

    一步,一步……

    起初他們的距離大概是七八米遠,而現在秦無命已經是走到馮樹秋兩米前,距離馮樹秋也就差最后的兩米了。

    秦無命身經百戰。

    他的一身本事,那可是在鮮血當中磨礪出來的。

    而隨著他逐漸的靠近,馮樹秋等人心里的恐懼也是愈加的濃烈了起來,冷汗不自覺的順著他們的額頭,瘋狂的流了下來。

    大多數人的后背,此刻也已經是徹底的濕透,身體都在不自覺的打著哆嗦。

    “你,你站住,立即站住……”

    “我在警告你最后一句,你立即給我站住,否則我就要不客氣了!

    “你要是在往前一步,我們可就要動手了,你難道是真不怕死嗎?”

    馮樹秋也是感覺到害怕,他驚聲吼著,此刻秦無命距離他就只剩下最后一米了。

    然而,秦無命還在逐漸的靠近。

    馮樹秋的臉色已經是變得猙獰了起來“好,既然你自己要死,那我就不客氣了,兄弟們咱們一起上,直接弄死這個不知死活的狗雜碎!

    他怒吼著,聲音不落便掄拳朝著秦無命砸去。

    剩余的那些人,也全都是拿著手里的家伙,朝著秦無命群起而攻。

    “轟,轟……”

    隨著他們沖過來,悶響聲忽然如同悶雷不斷的響起。

    因為隨著他們沖到秦無命的近前,秦無命隨意的挪著步子,輕松寫意的躲過所有攻擊,然后輕描淡寫的將拳頭砸出去。

    隨著秦無命輕描淡寫的拳頭砸出去,便會有一人被他砸飛。

    秦無命的拳頭可不是張豐能夠比較的。

    剛剛張豐都能夠,一拳一個將馮樹秋他們雜碎,作為比張豐強大不少的秦無命,他拳頭的威力那就更強大了。

    縱然他沒想著要了這些人的性命,故意手下留情,只用了一成都不到的力量,但依舊是一拳一個將馮樹秋他們都轟飛。

    猶豫場面太亂,有那么幾拳秦無命沒有控制好力量。

    沒有控制好力量的那幾拳,落在幾個倒霉鬼的身上,直接將他們全都是轟的吐血,胸口更是洼陷了下去,顯然是胸骨骨折。

    “轟,轟,轟……”

    悶聲還在不斷的響起,除了悶響聲之外,那些被砸飛出去的人,也全都是慘嚎不止。

    剎那間這埃菲爾紅酒的店,就變成了地獄般的存在。

    一分鐘后!

    馮樹秋的這些小弟,全都是被秦無命的拳頭轟的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

    這些人全都是被打的站都站不起來了。

    唯獨馮樹秋還站在原地。

    他之所以能站到現在,并不是因為他有多厲害,而是因為秦無命故意沒有動他,將他留到了最后,讓張豐來親自處理。

    “啪,啪……”

    解決掉這些人之后,秦無命的身上依舊是一塵不染,他輕輕的拍了拍手,便面無表情的走到張豐的對面走了下來道“解決了!

    “好的,那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張豐咧嘴一笑。

    說著他緩緩的站起身來,朝著那唯一的還站在哪里的馮樹秋走了過去。

    “啊,啊……”

    此刻馮樹秋雖然還站立著,但他已經是被嚇破了膽。

    原本他以為,他們接近四十個人,絕對能夠輕輕松松的吊打秦無命和張豐。

    可殘酷的事實證明,他們誰都吊打不了,只有被吊打的份。

    接近四十個人,也就是一分鐘的時間,就全部給砸的躺倒了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而這也讓他感受到了恐懼。

    “噗通!”

    就在張豐邁著悠閑的步子,優哉游哉的走到馮樹秋近前的時候。

    還站立在哪里的馮樹秋,徹底的扛不住了,直接是膝蓋一軟跪倒在了張豐的面前。

    “別,別……別打我,別打我……我,我……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他驚恐的出聲,

    臉上寫滿了恐懼。

    “哦,不敢了?”

    張豐聽到馮樹秋的話,臉上露出譏諷的笑容“呵呵,你剛才不是挺厲害的嗎,現在怎么就給我跪下了那?”

    這話滿是嘲諷。

    如果是剛才的馮樹秋,聽到這話后絕對會雷霆大怒。

    但現在已經被嚇破膽的他,聽到張豐的話后卻是屁都不敢放一個,就老老實實的跪在哪里渾身驚顫如篩糠,豆大的汗珠也在不斷的流下來。

    此時此刻他的后背,也已經是被汗水徹底的濕透。

    “馮大少啊,你剛剛不是還說讓我跪下給你道歉嗎?”

    “不是還說要讓我給你一千萬的精神損失費和道歉費嗎?”

    看著驚恐欲死的馮樹秋,張豐不急不慌的出聲說著。

    馮樹秋臉色蒼白的要死。

    隨著張豐的這些話語出口,他身體顫抖的頻率也在增加,有一種肝膽俱裂的驚恐感覺。

    “我,我……我嘴賤,我嘴賤!

    “啪,啪,啪……我自己打自己,求你繞我一次吧,求你饒了我這條狗命吧,我再也不敢了!

    馮樹秋猛地掄起耳光,對著自己的臉就是一陣狂抽,完全沒有手下留情。

    現在的他真的是半點都不敢囂張了,跟剛才判若兩人。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