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4888-39162119/

第二十九章 媽媽才是大老總(求推薦求收藏)
    看著孫超詫異的模樣,許振鳴不禁有些好笑。

    他不但有三軸聯動加工中心的技術儲備,就連五軸聯動數控機床的技術儲備也是有一些的。不過,這種高精度的五軸聯動數控機床,一鳴公司目前還不具備生產能力,國內的企業都不具備生產能力!

    五軸聯動數控機床的c控制系統很好解決,他有現成的軟件和電路圖。

    關鍵是,傳感器、力矩電機和直線電機等精密配件,國內沒有同類產品供貨,只能進口;所有傳動系統的結構件,軸、齒輪和絲桿等加工精度達不到要求。

    這些主要核心部件,一鳴公司可能要通過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時間來攻關。把生產核心配件的機床提高一個精度等級后,才能生產出精度更高的數控機床。機床精度等級的提升,吹牛是吹不出來的。

    想到這里,許振鳴笑呵呵說“我們公司改造一個普通精度的加工中心是沒問題的!這個問題我們不要討論了!你們倆現在最關鍵的事情是立即繪制圖紙,五天后我們在這里共同審圖!”

    “好的,許總!”

    孫超和王強接到指令,立刻朝機修車間的小會議室走去。那里已經被許振鳴征用,成為一鳴公司技術部的臨時辦公點。

    安排好孫超等人的工作,許振鳴也投入到設計圖紙的工作當中。他任務更重,要改型設計重型大臥車的傳動系統和人機操作界面。

    大臥車原來的掛擋、進刀、換刀……等結構,都要重新設計,用液壓和電動兩種方式來代替。

    這樣一來,改造好的重型數控大臥車,可謂是主結構都發生了變化。用制造一臺新機床來形容也不為過!一旦改造失敗,這臺重型大臥車可能就會報廢。即使恢復原樣,機床的精度都會受到影響。

    也只有許振鳴這么膽大,一般的老板是沒有這么大的決心!

    忙碌的人時間過得總是很快,不知不覺間已經是深夜了。孫超和王強領著一幫人從機修車間的小會議室里下班,騎著自行車回家。

    胖子張貴領著幾名技工去了蘇寧通用機床公司出差,那輛破舊的自行城暫時成為許振鳴的專座。他騎著叮當響的自行車,和孫超等人一起朝紅河鄉集鎮馳去。

    不多時,他來到一鳴公司的重型車間里。

    因為要趕工期恢復生產,一鳴公司這邊參與修復機床的職工們分成了白班和小夜班兩班倒。負責帶班的孫主任還在,正準備下小夜班。

    “小許!都快十二點了,你怎么來了?”

    看到許振鳴停好叮當響的自行車,孫主任好奇的問。

    許振鳴苦笑著說“我是來喊我老爸他們停工休息的!”

    他知道自己父親的性格,干起自家的活來喜歡拼命。農村雙搶的時候,他曾跟著父親一起經常在田里摸黑干通宵。

    “哦…是這么回事!老許還在拉混凝土,勸也勸不住!”

    孫主任知道內情,恍然大悟的笑著。旋即,他和下班的職工們一起離去了。

    一鳴公司的大院里,此時燈火通明,許振鳴租來的水泥攪拌機還在發出轟鳴聲。

    許有魁正朝攪拌機里添加高標號的水泥混合物。見許振鳴走來,他卻板著臉說“鳴子!你忙了一天,為何還不睡覺去?”

    “阿爹,你們也趕快去休息吧!干體力活不能太疲勞,那樣會容易發生事故的!”

    許振鳴心里熱乎乎的,目光濕潤的看著有些駝背的父親。他找來一把鐵鍬,和父親一起把水泥、黃沙和石子等朝攪拌機里裝填。

    不多時,負責澆筑的李道本和楊紅梁兩人,也來到許有魁的身旁。“大哥!這一罐混凝土澆筑完了后,我們就去睡覺吧!再換一個基坑澆筑,恐怕要干到天亮了!”

    “哎…好吧!”

    許有魁無奈的說。

    本來,按照他的性格,恨不得一天之內把所有的基坑都澆筑完。為了大兒子的事業,作為一個名莊稼漢,他只能在體力上出力幫忙。

    即便這樣,許振鳴等人也花了近一個小時才完成工作。李道本把最后澆筑的基坑抹平整,許有魁打著哈欠又抱來一些草墊子,把這個基坑的混凝土作業面蓋上。做好這些后,他才面帶微笑的離開重型廠房。

    “鳴子!這么多電燈為什么不關掉?這多浪費錢!”

    見院子里燈火通明的,許有魁很心疼。

    “不能關閉電燈!這個院子里的機床價值一千多萬,點著電燈是為了防止有人來偷東西,門衛們能看得見!”

    許振鳴知道自家老爸摳門的習慣,笑呵呵的解釋著。

    “多少錢?”

    “一千多萬!”

    “不會吧,鳴子!這些廢鐵價值一千多萬?”

    聽到這句話,許有魁和李道本等人都驚呆了。

    他們根本不相信這些機床那么值錢,銹跡斑斑的只能當廢鐵來處置,最多也就賣出二三十萬罷了。

    隔行如隔山,許振鳴也懶得解釋什么。他領著父親等人來到一鳴公司的食堂里,準備吃點夜宵再回機修車間。

    負責值班的,是楊大俠的愛人和門衛老張的愛人。她們兩個都是四十多歲的農村婦女,被許振招聘來食堂工作。“小許老板,你也沒休息啊!想吃點什么,我們馬上給你做熱的!”看到許振鳴走來,她們兩人都笑容滿面的打招呼。

    一鳴公司本來是不準備供應夜宵的,一天只供應午飯和晚飯兩頓飯。因為在趕工期恢復生產,許振鳴所以才給職工們增加一頓夜宵供應。

    他不講究吃,隨口說道“兩位師傅辛苦了,工人吃什么我就吃什么!韓主任跟你們說過了吧?像今天晚上這樣的情況,你們是有加班工資的!”

    “說過了!呵呵…小許老板就是胎氣!”

    她們兩人笑呵呵忙碌起來。

    用完夜宵,在返回宿舍樓的路上,許有魁突然有些后悔的說“早知道要給她們兩個付加班工資,我們那最后一罐混凝土都不應該攪拌出來!”

    聞言,知道自己父親性格的許振鳴,差點都沒忍住要笑出聲音來。他對自己老爸的情感,可以用又愛又恨來形容。沒法辦,誰叫人家是自己的親爹啊!

    第二日,許振鳴再次來到長途汽車站來接人。這一次,他迎接的隊伍壯大了許多。除了自己的母親李香荷,還有三個姑媽、兩個舅舅和七大姑八大姨的等等,一共有十六人之多。

    “阿媽……你廋多了!”

    看著人群中的李香荷,許振鳴哽咽的喊道。

    他鼻子一酸,差點都熱淚盈眶。在他靈魂記憶中,媽媽李香荷一直都是最慈祥的人。無論自己犯了什么錯,母親都會原諒他、護著他!

    李香荷皮膚黝黑,和所有的農村婦女一樣。她驚喜的看著許振鳴,臉上的笑容把眼角都擠出許多魚尾紋。“鳴子!你臉色怎么不好,是不是沒睡好?”她關切的問著話,還順手理了一下許振鳴身上的衣服。

    許振鳴傻笑著接過李香荷的行禮,把昨晚加班的事情告訴了她。在自己母親的跟前,他突然覺得自己還是十八歲,從來都沒有長大過一樣。

    這種感覺在夢境中出現過許多次,他一直都在懷念著。

    做子女的都希望自己的父母不要老去,一直年輕下去。許振鳴也是一樣。他暗自慶幸老天給了他重頭再來的機會。“這輩子一定要讓父母早點享清福!”他暗暗握緊了拳頭。

    有了生力軍的幫忙,重型廠房里基坑澆筑的速度加快了四五倍。許振鳴沒讓媽媽李香荷參加勞動,而是領著她一邊參觀工廠,一邊說出自己的計劃。他指著辦公樓一層靠東側的地方說

    “媽!我準備在這里隔出兩百個平方,打通朝街道的門做門面,開個小賣部讓你和我爹兩個來經營怎么樣?”

    “這怎么行?蓮子還要上學,沒人照顧她怎么辦?”

    李香荷惦記著小女兒許振蓮,不同意許振鳴的意見。

    許振鳴早就想好了對策“蓮子可以轉學。學校我都替她聯系好了,就是這個集鎮上的紡織弟子學校!”

    “那光子怎么辦?他還在太平一中上學啊!”

    李香荷又為次子許振光發愁了。

    “光子已經上高二了,可以自己坐車來紅河鄉的家里!我十六歲的時候也是自己坐車來南安工業學校的,不會有什么危險!”

    許振鳴寬慰自己的母親,一個勁的勸說她。

    李香荷性格溫柔,卻是許振鳴家的主心骨。家里的大事都是她來拿主意。許振鳴一旦說服她來紅河鄉集鎮定居,這件事就算定下來了。

    “我們都來了,家里的十畝地怎么辦?田里的莊稼又怎么辦?”

    可是,李香荷還是有些放心不下老家。

    許振鳴早有準備。他笑嘻嘻說“十畝地和田里的油菜,可以交給兩個舅舅家,或者舅舅和姑媽家平分了去種!我每個月上繳家里三千塊錢,讓你給我存下來補貼家用!”

    說話間,他拿出一摞鈔票遞給李香荷。昨天又賣了一次合金刨花鐵,他口袋里的現金還是充裕的,就拿出一萬塊錢交給母親,讓她安下心來。

    “哎!”

    李香荷嘆了口氣,總算答應了許振鳴的請求。兩人在一鳴公司外面的街道上走了一圈,確定了小賣部門面開門的位置。

    “鳴子!這兩棟房子的一層都改成門面就好了,可以對外出租收租子!”

    紅河鄉農機廠辦公樓和宿舍樓的地段不錯,正好臨街,李香荷很喜歡。

    許振鳴聞言卻搖了搖頭“媽!我是開機械廠的,不是搞商業的。自己家開個小賣部沒問題,讓別人來租房子開店會影響我們辦公的!”

    李香荷的性格好,不會像許有魁那樣粗暴的要求子女服從他的命令。她聽說許振鳴另有安排,就沒再堅持自己的意見。

    他們母子兩人有說有笑,逛了一圈后才來到一鳴公司的大門口附近。

    這時,許有魁那粗粗的叫喊聲飄來,“老子是你們老板的親爹!你是認識我的,為什么還要老子登記!”

    負責今天當班的傷殘軍人老姚苦笑著說“老許師傅,你消消氣!這是小許老板下得死命令,就是他本人如果沒有證件,進出廠門都要登記的啊!”

    “老子不會寫字!老子今天就不登記。把許振鳴喊來!老子倒是要問問他他親爹會偷他廠里的東西嗎?”

    許有魁很生氣,情況很嚴重!

    好在,許振鳴是跟媽媽在一起的,這次不會挨罵,也不會挨打。他朝自己的母親苦笑了一下,“媽!我爹就是這樣,一來廠里就喜歡破壞廠里的規矩!”

    李香荷知道許有魁的脾氣,也不著急,不緊不慢的跟著許振鳴一起來到大門口的門衛處。

    “老許你好!你的《出入證》我給拿來了!”

    這時,宋大姐氣喘吁吁的小跑來,手里揚了揚許有魁的《出入證》。

    按理,許有魁現在不用登記就可以進入一鳴公司的大院里。但是,他犟脾氣上來了,卻非要賴著不走,要人把許振鳴喊來評理。

    “他爹!你這樣鬧,是不是讓鳴子給你當眾磕頭才行啊?鳴子還要不要辦廠了?”這時,李香荷走到許有魁的背后問話。

    許有魁聞言轉過身來,這才看到自己的大兒子和妻子都站在自己的身后,表情尷尬的看著自己。他沒覺得自己做得沒錯。“老子是一鳴公司老板的親爹,應該比其他人高一等!”他是這么想的。

    “他娘!你怎么是從外面回來的?”想到這里,許有魁卻紅著臉問李香荷。

    他一直有點怵李香荷,怕自己妻子生氣引發頭疼的老毛病。聽到李香荷語氣不善的問話,他故意岔開話題。

    “快進去干活吧!不要給鳴子沒事找事了!”李香荷沒回答許有魁的問話,而是柔聲柔氣的吩咐著。

    許有魁這點比較好,能聽得進自己妻子的話。他瞪了一眼李香荷身旁的大兒子,然后心情不快的離開了。

    “姚師傅!你做得非常好!這個月給你增加三十塊錢的獎金!”這時,許振鳴當著眾人的面,夸贊嚴格執行廠規的門衛老姚。

    老姚咧著嘴大笑,還雙手顫抖的拿出一支香煙遞給許振鳴,準備給許振鳴點火。

    不遠處,正在走路的許有魁聽到這句話后,頓時后悔的嘀咕“艸!老子這頓火發得虧本了,又損失了三十塊錢啊!”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