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517-42072701/

第三百八十五章:急于栽贓、定罪
    文君來離開,阿風看著走進來的湛胤釩,當即也展開一旁。

    湛胤釩讓安以夏坐一旁,隨后示意阿曼達落座,他坐在阿曼達面前。

    “堅持要看監控,認定你大嫂是罪魁禍首?”

    阿曼達點頭,“這就是事實!

    湛胤釩道:“我相信你大嫂,不論你是怎么判斷,我信她,她沒做過,那一定是你的判斷有誤,想想除了你認定的情況,還有別的情況發生嗎?”

    阿曼達輕聲笑了,“大哥,你已經堅信這事跟她沒關系,我還有什么話說?你這話,就是讓我堅信這件事是意外,是外公不小心自己發生的意外,推托關系是嗎?”

    湛胤釩淡淡出聲,“我此刻給你肯定的回答,你當如何?”

    阿曼達啞口無言,隨后卻態度堅定道:“抱歉,大哥,我依然堅信,這件事有問題,不是那么簡單的意外。外公身體還沒弱到站不穩自己發生意外的程度。那可不是三兩級臺階,摔下去一不留神命就沒了,作為外公那個年紀,他比誰都珍惜自己的性命,他會不小心?這個意外,能是外公自己發生的嗎?你能信,這樣的意外,能說服你?”

    湛胤釩道:“你信,這就是意外,你非帶著自己偏執的看法看整件事,那就是有問題。如果選擇相信是意外,這是一場對所有人都好的結果,誰也不用惹麻煩!

    阿曼達態度冷硬道:“大哥,你們所謂的利益牽扯,我并不感興趣。我只是不想讓自己背鍋,也想給外公一個公道。難道你內心,真就一點不關心事情真相?你不想追查事情真相的原因是什么?你怕,你害怕結果會讓你失望,那就是說,實際上你心里已經動搖,相信安以夏是有做過什么,是嗎?”

    湛胤釩語氣堅定,“我對她的信任,猶如對自己,我了解她。今天的事故,不是不想追結果,結果會追,但,會在暗地里追查!

    “大外甥,結果為什么要在暗地里追查?難道我們作為老爺子的親兒子,不配知道事情真相?”

    這聲音,低沉嘶啞,帶著明顯的憤怒。

    湛胤釩以及休息室內的人紛紛轉頭,看向進來的幾人。

    人太多,閑雜人等都離開了休息室,在室外守著。

    湛胤釩起身,大先生、二先生以及幾位表兄都進來了,分散坐了開。

    阿曼達冷靜打了聲招呼:“的大舅,二舅!

    湛胤釩也低低打了聲招呼,隨后落座道:“二舅,并非不告訴你們真相,我們所有人都關心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樣的,我們也很關心老爺子的身體狀況!

    二先生立馬擺手,一起半點不留情面。

    “大少爺,你是狼是羊,我們養你這么大,我們當然清楚,你心里想什么,我們也清楚得很。你是真的關心老爺子的狀況?你關心今天事情的真相?你若關心,那為什么不讓人去調監控,不派人第一時間去查?你分明有所偏袒!你分明就是在袒護兇手!”

    湛胤釩面色拉得難看,存著私心與妹妹談判,結果被姜家人撞個正著,說實話,現場氣氛是尷尬的。

    湛胤釩沉默良久,隨后道:“好,那就依大舅、二舅,立馬讓人去取監控,事情究竟該如何,我們看了監控視頻再商議!

    他堅信安以夏不會有任何壞心,他了解她。

    失憶前的安以夏,興許會對姜家帶有敵意,但如今的安以夏,她的目的很單純,她的世界也很單純,不可能去惹這些亂子。

    所以,湛胤釩是有信心相信現場一定還有別的情況,這種情況是阿曼達都沒發現的。

    要么,就是老爺子自己發生的意外。這是最合理的解釋。

    湛胤釩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去查,原因是不想讓姜家人抓住這一點空利用。

    真相他當然也關心的,只不過不在明面上調查。

    如今提防的是誰,對象很明確。

    然而,到底還是被人抓住了他們的打算,原本放在暗里進行的事,只能攤開來。

    很快療養院的監控視頻發了過來,就在休息室內,大家看著現場的還原。

    多方鏡頭,竟然可用的不多。

    “奇怪,有幾個角度的鏡頭好像是壞的,沒有可用錄像資料,只有兩個正對臺階上方向的鏡頭錄下的視頻可看!

    湛胤釩等人圍上前,阿曼達也十分關注的靠過去,仔細的看現場。

    湛胤釩低聲道:“這是怎么回事?先看能看的!

    阿風快速將兩個能看的監控下的視頻資料調出來,從他們一行三人從中心小廣場往下去的臺階邊靠近時,零點五倍放慢細看。

    二先生見三人在臺階上說什么,看起來是開心,不像有過爭吵,三人都心平氣和的。

    二先生立馬問:“你們在說些什么?是不是故意誘導老爺子做什么動作?”

    阿曼達道:“那下面就是梅林,今天天氣不錯,老爺子心情也不錯,就想推著他去更遠一點的地方走走。梅林里有療養院的老人在組織活動,這是吸引我們準備往下走的原因!

    看到湛可馨將椅子推上前,二先生立馬大聲喊:“停!就這,停!”

    阿風將畫面停在湛可馨推著輪椅靠近老爺子的時候,安以夏正開心說著話,三人動作都沒有任何可疑。

    眾人細細觀察畫面之后,隨后又看向二先生。

    “發現什么了?”

    二先生道:“你們準備在這里讓老爺子坐輪椅?就這里?”

    阿曼達道:“我們是想讓老爺子坐上輪椅,然后從另一側的小路輪椅可走的小路繞下去,并非讓外公從臺階下去,我們知道外公腿腳恢復還不夠!

    二先生冷哼:“我看,這就是有問題,這陰謀已經都浮出水面來了!這還用說嗎?”

    二先生隨后看向湛胤釩,“這么明顯的事情,還用再怎么狡辯?這顯然就是你的好妹妹推輪椅的時候,撞到老爺子了,老爺子就是被她一撞,身體失去重心,摔下了臺階!

    眾人紛紛看向二先生:猜的?

    大先生則淡淡出聲:“不無可能!

    阿曼達略微吃驚,這是看著誰好欺負,這盆子臟水就往誰頭上潑了?

    大先生道:“大外甥,你妹妹犯了這么大的錯誤,該怎么辦?老爺子對你們兄妹倆,夠仁至義盡吧?不論過去發生了什么,跑開那些往日恩怨,你們兄妹沒有我們姜家的提攜和照顧,能活著長大都是難事,更別說大外甥你如今還能站在這樣的巔峰!

    阿曼達皺眉,低聲道:“大先生、二先生,請你們看看清楚,輪椅可有一分一秒碰觸到過老爺子?放大,每一幀都放大了看!”

    當時的距離,阿曼達記得非常清楚,是不可能令老爺子造成危險,還有一點距離。

    阿風照做,從推輪椅這個動作開始,一直到整個人摔下去的幾秒鐘,沒有,確實如阿曼達所料,輪椅根本沒有碰到過老爺子。

    一遍一遍的回放,二先生沖湛可馨栽贓發難的計劃落空,只能轉向安以夏。

    “停!停!”二先生又大聲喊,“往前一秒,對,就這里。請問我們大外甥媳婦,伸手是推我們家老爺子,還是在拉?”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紛紛在屋里搜索主人公,隨后看向角落里同樣關心著視頻資料的安以夏。

    安以夏見大家紛紛看向自己,她心臟一下一下的跳,隨后緩緩站起來。

    她看向阿風,看向屏幕暫停的畫面。

    她自己想否認都不行了,她竟然……她竟然真的在老爺子摔下去之前,與老爺子有過碰觸。

    可她竟然不確定!

    她恍惚有那么一個印象,老爺子的手要抓她的手,是抓著了還是沒抓著,她不記得,非常非常的快,大概是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要一把拉住老爺子的時候,人就直接從臺階上摔了下去了。

    安以夏看著畫面,如今有點證據確鑿的意思。

    她忽然間眼眶泛淚,雙手捂著臉,隨后深吸氣。

    二先生忽然咆哮,令安靜的休息室內一片躁怒。

    他再次大聲質問:“外甥媳婦,是聽不懂我說的話?我再問你一遍,是不是你推的老爺子?是不是你故意的?”

    安以夏滾著眼淚搖頭,“不是我,不是的,真的不是我!”

    二先生冷哼聲聲,“不是你?證據確鑿了,你還想抵賴?”

    大先生淡淡出聲道:“報警吧,讓警方來處理,我們各代表的事一方,還是讓警方參與會更快!

    湛胤釩淡淡出聲,“不能報警,這樣的事情,不合適報警!

    一旦報警,新聞就出來了。

    老爺子被湛胤釩的人設計謀害,八旬老人從臺階上被人推下,命懸一線。這新聞一旦出去,飛釩國際必定會造成極大的損失。姜家自然會利用所有大小機會,把集團往下拉一把,這是他們名正言順的理由,并且還是湛胤釩自己的人親自送上去的刀,他們會不接?

    姜家二位舅舅立馬出聲道:“不合適?大外甥,老爺子都已經這樣了,我們也管不得合適不合適了,我們只想盡快查到事情真相,還老爺子一個真相。我們是老爺子的親兒子,我們也有權知道今天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好好的老人在療養院里住著,怎么就摔下了臺階?”

    阿風幾度欲張口接話,但為了不想湛胤釩被姜家數落管教無方,多次咬牙忍下。

    湛胤釩道:“這事情,今天被我的人撞見,我會承擔一部分責任,但既然事故是發生在療養院內,難道療養院里的人能脫得了關系?”

    權少,一吻成癮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