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437-42072705/

第二百七十八章 計劃進行中
    三夫人雖然不理解莫子玉的意思,不過倒也明白,她這一次讓自己跟她一起入宮,想來不僅僅只是為了見太后,只怕她還有更重要的目的,而這個目的自然是與王爺有關。

    她心里面有些嫉妒,姜側妃跟了王爺也不過一年有余而已,而自己嫁給王爺已經十年了,對王爺也算是從無二心,為何王爺不愿意相信自己,不愿意將一些重要的事情告訴自己呢?

    不過這些負面情緒轉瞬即逝,她知道現在最要緊的事情還是王爺的事情要緊,隨后還是同莫子玉一起去見愉貴人。

    如今祁王的事情不僅朝堂之上受到動蕩,就連后宮也是知曉了,故而對于三夫人突然前來,愉貴人不是很想見,不過往日里面兩人有些情分在,也不好不見。

    三夫人只當不知道祁王發生的事情,如常的同愉貴人說著閑話兒,愉貴人勉強的應付了幾句之后,問道:“你可是為了祁王的事情前來?陛下震怒,這事兒我可不敢去向陛下求情的,如果是為了此事,就不要開口了!

    “我怎么會做強人所難的事情呢?”三夫人微微一笑,“這會兒陛下在氣頭上,誰為王爺求情,誰就會倒霉!”

    “那你來是為了?”

    三夫人嘆了口氣:“我方才去見了太后,太后讓我不要擔心,祁王不會有事的,等陛下氣消了就好。有太后的話,我這心里面也放寬了些,想著與你許久未見了,故而前來找你說說話兒,不過看你的樣子,好像不希望見到我一樣!”

    “嗨,你說的哪里話?我們這么多年的情誼還能夠說變就變啊,不過這幾日有些不舒服罷了!庇滟F人說道,“倒不是我不肯幫忙,只是你也知道我的處境的,我自己在宮中都如履薄冰的,沒有陛下的恩寵,又不像酈妃運氣那么好!

    說話間卻聽得外面一個宮女入內稟報道:“不好了,娘娘,鄭永宮走水了!”

    “鄭永宮?那不是云貴人的地方嗎?只是鄭永宮與咱們挨著的,若是鄭永宮出事了,咱們這兒也得受到牽連,別愣著了,將側門打開,帶幾個人去鄭永宮救火去!”愉貴人急忙吩咐道。

    “娘娘!睂m女有些猶豫,“如果將側門打開,萬一云貴人從這里離開了陛下遷怒我們怎么辦?”

    “她如果真的敢抗旨,那倒是正好兒,我還盼著她離開呢!”愉貴人哼了一聲,這些年沒少受到云貴人的欺負,她如今倒臺,自己沒有去踩她一腳算是對得起她了,如果她還敢到自己這邊來,那就是自尋死路!

    三夫人嘴角微微一勾,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宮人們急忙將側門打開了,拿著水桶前去救火,當然莫子玉扮作小太監的模樣,也混入其中,她臉上帶著人皮面具,這情況又混亂,沒有人注意到她,她也順利的混入了云貴人的寢宮內。

    與隔壁一樣,這里的情況更加的混亂,宮人們紛紛彼此呼喊著,拿著水桶舀著水缸里面的水救火,濃煙滾滾,大家臉上都均是慌亂的神色。

    而這把火也是莫子玉的杰作,目的就是讓愉貴人能夠將側門打開,混入云貴人的寢宮內。

    “外面怎么回事?”云貴人煩躁的按著眉心。

    “好像是走水了,娘娘不要著急,奴婢出去瞧瞧!”貼身伺候的兩個宮女出去看看動靜,見著外面火勢大盛,急忙指揮著滅火。

    而這個時候,一身太監服飾的莫子玉則是偷偷摸摸的來到了云貴人的臥室內。

    只見著云貴人披散著頭發坐在窗戶邊上,似乎在繡著什么東西,她走進了方才發現,云貴人繡的乃是一件紅色的肚兜,想來是為了上官玉兒腹中那未出世的孩子吧。

    就是不知道自己當初懷著孩子的時候,她可曾想過為孩子做些什么。

    “奴才給娘娘請安!

    云貴人停下手上的動作,見著面前的太監眼生,蹙眉問道:“你是何人?”

    “娘娘,是秦王殿下讓奴才來的,他讓奴才給娘娘帶句話兒!

    “什么話?”

    “祁王今日在朝堂之上請求陛下重審先太子一案!”莫子玉說道。

    “什么!”云貴人的臉色一白,“祁王……祁王怎么會突然提起此事?那么陛下呢,陛下可同意了?”

    “沒呢,陛下震怒,將祁王跟趙王都打入天牢了!

    云貴人拍了拍胸口:“那就好!

    “祁王說他有了證人與證物,能夠證明當年先太子是被人陷害的!蹦佑裾f道,“秦王讓娘娘想想辦法,萬一陛下一時心軟同意了祁王,要重新調查先太子一案該如何是好?”

    “帶話給秦王,此事他全然不知情,也不需要擔心!痹瀑F人說道,“一切有母妃在呢!”

    “秦王殿下說,他查到了祁王手上最重要的證人眼下就在祁王府內!蹦佑裾f道,“那人叫莫道遠,知道一切事情的開端,如果將此人除去了,那么必然可以免除后患!”

    “你去告訴秦王,此事交給我就好,他從頭到尾,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要參與任何事情!”云貴人說道。

    “是!

    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宮人對話的聲音,莫子玉急忙說道:“娘娘,奴才告退了!

    “你退下吧!

    莫子玉趁著外面救火仍舊十分混亂,趁著無人注意又回到了旁邊,偷偷將衣服換了回來,然后裝作無事人一般,帶著青靈前來尋三夫人。

    “才到御花園內坐坐的功夫,你便是來了愉貴人這里,害我找了你半天!”莫子玉微微笑道。

    “我也是臨時想起來給愉貴人打個招呼,倒是未曾告訴你一聲,本想著坐坐就回的,沒有想到隔壁走水,故而耽擱了一番!比蛉苏f道。

    “我遠遠的便是聽到了這里有些吵鬧的聲音,原來是走水了,不要緊吧?”莫子玉問道。

    愉貴人淡淡一笑:“不過是旁邊走水,咱們這兒也不打緊,方才宮人來報,火勢已經被控制住了,不要緊,不過是燒了一間屋子罷了,反正那邊如今也沒有多少宮人伺候,多一間屋子少一間屋子,有什么關系呢?”

    通過愉貴人打過招呼之后,莫子玉與三夫人便是告辭離開,準備回祁王府。

    三夫人邊走邊問道:“事情可都解決了?”

    莫子玉點頭:“大抵差不多了。接下來,咱們還得做更多的事情才行!”

    同樣,雖然秦王如今被軟禁著,但是外面的事情還是傳到了他的耳中。

    祁王觸怒陛下,被打入天牢,連帶著還有趙王,秦王自然是高興異常,他們也有今天,不過高興之后,便是擔憂。

    先太子謀逆一案,看上去是很遙遠的事情,遠到他幾乎要將很多的事情都忘掉了。

    那一年他還不過是一個十歲的孩子,在太子一案之后不久,偷聽到了母妃與乾侯的對話,他那個時候就知道了原來先太子謀逆一案與母妃有關。

    隨著時間過去,那件事情放入埋入了歷史的塵埃中一般,這十多年來,無人提起過,只是為何祁王在這個時候,偏偏在一次提起呢?

    陛下自然是不愿意再回想起那些傷心的事情,祁王每一次提起,便是叫父皇又一次揭開自己的傷疤,看看他腐朽昏庸剛愎的過去罷了,父皇自然會生氣,然后呢?他沒有當場將祁王處死。

    若是父皇迫于壓力,真的同意再調查先太子一案,祁王到底手上掌握了多少證據?是否會牽連到母妃?是否會牽連到自己?

    秦王心里面有太多的疑惑與不確定,這個時候他必須做些什么,不能夠將未來都寄托在父皇的心意上面,他必須親自將那些不確定全部都鏟除掉。

    他沒有將宮外的事情派人通知宮里面的母妃,母妃的情況以及夠糟糕了,這個事情不能夠再讓她牽扯進來了,一切交由他來處理即可。

    “王妃!

    外面傳來侍衛請安的聲音,劉凌回過神來,他將這些書信藏了起來,起身來到了廳內,只見著上官玉兒端著一碗參湯過來。

    如今上官玉兒的身子已經羸弱,不過肚子卻還是肉眼可見的大了起來,不過整個人看上去卻是讓人更加的心疼了。

    “你身子不便,跟你說過多次了,這種事情交給下人做就好,你只需要好好的靜養身子!眲⒘杓泵ι锨皩恿诉^來。

    上官玉兒扶著腰坐下,輕聲說道:“無礙,御醫也讓妾身要多加走動的!

    頓了頓,她又說道:“方才聽說母妃的寢宮著火了,沒出什么事兒吧?”

    “不過燒毀了一間屋子,沒什么打緊的事情!眲⒘枵f道,“皇宮那么大,有些地方年久失修,每年秋冬,總是會出些事的,倒是不用擔心!

    上官玉兒點頭:“如此就好!

    她垂眸又道:“還有芙蕖的事情,聽御醫稟報,她的病情好像更加的嚴重了。她如今不僅說胡話,見誰都咬,如今更是以糞便為食!

    庶妃驚華:一品毒醫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