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223-42032428/

第十九章:鉆洞的莫云
    與此同時,地宮的深處。

    這是一座的密室,里面除了一塊光滑的巨大鏡子之外,就是無數個簡陋的椅子。而在椅子上,坐著數十位大世學府的老師。

    他們全都在看著那塊的光滑的石壁,上面有著各個學員的畫面。

    這就是留影壁,搭配留影石,大世學府的老師可是隨時隨地監控著武試中的一切,一旦發現有什么意外,也可以隨時出手救助。

    其中,最大的一幅畫面正居中央,而畫面中的主人公正是一名白衣少年。

    他手執長劍,輕描淡寫間,已經將眼前的月冥貓斬殺殆盡,鮮血飛濺,但是沒有一滴濺到他的身上。而在他身后,一頭巨大的金色獅子狂暴怒吼。

    它渾身金光四射,兇威赫赫!

    “果然不愧是大將軍之后,這等年紀就已經達到了五星武士,擁有了武凱。這道武法不知等級若何?”

    “而且蔣成玉的靈寵都還沒有出手,要知道,同級之中,靈寵的實力還要更勝一籌。他還沒使用全力!”

    “不用看了,以蔣成玉的實力,這次的武試第一必然是蔣成玉的。我大世皇朝除了那公孫家的公孫陽泉,只怕沒幾人是蔣成玉對手!

    “聽說大將軍和院長有意撮合秦老師和蔣成玉,兩大宗師的聯姻啊,這……噓……”

    諸多老師看著留影壁正中的蔣成玉各自點頭,他們都沒有吝嗇自己的贊美之詞。

    畢竟這可是宗師的后人,有這樣的天賦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

    門吱呀一聲的開了,秦沐雨牽著騰炎龍馬走了進來。她不屑地掃了畫面中蔣成玉一眼,轉過了視線。

    坦白說,蔣成玉確實和她蠻般配的。這人要相貌有相貌、要家世有家世,按理來說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可問題是……秦沐雨不喜歡比自己小的,尤其是對方還比自己弱。不能接受,真的不能接受。

    “秦老師,聽說今年我們的考生之中出現了一個史上文試第一,你當時在場,不知道是真是假?”

    秦沐雨剛剛坐下,她旁邊的老師便是朝她詢問,畢竟在這里呆著也蠻無聊的。正好說閑話。

    “沒錯,確實是文試第一,不過他的靈寵只是一只一級靈寵,還有些不識抬舉!”

    秦沐雨隨意敷衍道,說實話,她現在對莫云有些不滿,她可是大世學府院長的孫女,容貌傾城,她遇到的男人就沒有敢拒絕她的。

    可是就在昨天,就在大庭廣眾之下,在她再三邀請下,賈云這個愣頭青居然敢不給面子!

    一想到這,秦沐雨就有點咬牙切齒的感覺,她心底暗自詛咒這個人死在妖獸口中。

    “哦,那倒是可惜了,我們大世學府對妖獸知識了解到這地步的人可沒幾個?要是他有一點修為或者靈寵強一些,進入學府也未嘗不可,現在……”

    “我大世學府以武為尊,又以務實為重,如賈云這般死讀書之人,以往未嘗不見,這種人就算進入了學府,也是廢人,不必可惜!”

    “更何況,這也不是沒有作弊的可能?要是賈云此人真的那么懂妖獸,為何他的靈寵才是一級,此人招搖撞騙無疑……”

    這一說不要緊,其他老師都是跟著討論了起來。

    但無一例外,沒有人看好莫云,即使他取得了文試第一!

    “那秦老師,不知道哪個是賈云,我正好善看面相,我來看看!”

    又有老師指著留影壁問道,想知道誰是那賈云。

    “你們就不要指望看到這個懦夫了!我離開時候,整個廣場就只剩下賈云一個人了!鼻劂逵瓯梢牡卣f出了一聲,她最看不慣那些花架子。

    顯然……莫云的畏縮不前,在她心中已經打下了負分。當然了,前面印象是零分!

    “果然是紙上談兵啊,所謂文試第一,居然不敢進入隧洞考核?也著實丟人!此子前路斷了!庇腥烁胶。

    可就在眾人準備再度討論莫云未來的時候,整個留影壁忽然一暗,然后切換到了一整個畫面。

    “這是怎么一回事?”

    “留影壁全都切換到了一個地方,那么只有一種可能了!”

    “有人到達了終極試煉之地,這么快就有人成就武試第一了?究竟是誰?我們為什么沒有注意到?”

    諸多大世學府的老師為之一驚,第一?

    武試第一這么快就出現了?

    破紀錄了!

    會是誰呢?

    所有老師都將目光投向留影壁,想要看出武試第一的真身!

    另一邊,隧洞深處,一只小螞蟻從坑洞中爬了出來,它用觸角探了一下四周,然后又將腦袋探回了洞邊。等待著莫云。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莫云勉強露出了一個腦袋,和一只手。

    “小螞蟻,你能不能不要吃得這么快?還有,洞能不能挖大一點,我卡住了。拉我一把!

    莫云的情況有一些尷尬,現在他臉上幾乎涂了厚厚的泥漿,張嘴的時候,還吃了不少土,頭發也凝固成了一團。

    反正……沒人可以認出他來了。

    好可憐的鉆洞人。想莫云堂堂萬古器神,第一御獸師,也有今天。

    報應啊報應!

    小螞蟻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用它的巨鄂咬住了莫云的衣服,開始發力。

    可是這力道,貌似有點小啊。

    “用力一點啊,小螞蟻你是沒有吃飯嗎?”莫云心中煩躁,本來他以為小螞蟻可以像寂滅古竹一樣挖出那種一塵不染的洞的。

    好吧,他想多了!

    以吞天巨蟻的靈智,不把它活埋了算好的了。

    這一次,似乎是收到了莫云的命令,小螞蟻果然用了大力。

    然后……隨著“撕拉”一聲,小螞蟻摔了一個跟頭,而莫云身上唯一的一件布衣華麗地光榮了。

    “小螞蟻,你是有多用力……”莫云狠狠拍了下自己的頭,硬是拍下了一塊硬泥,他已經無話可說了。

    被莫云責備,好不容易爬起來的小螞蟻觸角一下子低垂了下來,很是沮喪,它也不想這樣啊,可是真的控制不好力量!

    “等等,小螞蟻,別鬧情緒了,你有沒有發現,這里……狼騷味很重!”

    莫云表情有些凝重,剛才他被堵住了鼻子,還聞不到,F在拍落了泥巴,一下子就感受到了不對勁。這里……有狼,數目還不少!

    這是最終試煉?小螞蟻是不是挖過頭了?

    再看向四周,黑暗中,無數道幽幽地綠光令人毛骨悚然。

    身后,緊閉大門已經說明了一切,很顯然,吞天巨蟻挖過頭了,莫云直接到了終極試煉之地。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