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223-42032480/

第七十一章:戰后
    北風襲人,白雪飄飄。

    這個冬天,注定悲傷不止。

    靈城慘遭百年難得一遇的獸潮,城門被毀,接近五萬士兵戰死沙場。而城中的損失更為嚴重,大世學府近乎一般的土地淪為廢墟。

    一道橫亙城門口和大世學府的巨型裂縫如同靈城的一道傷疤,丑陋而痛苦。

    這些都是碧眼狂獅造成了,雖然經過的莫云的通知,但是依舊有很多人不信,自然是淪為了亡魂。

    凄傷的氣氛彌漫在靈城之中,棺材隨處可見!

    可就在這種氣氛中,一座小屋卻很是安靜祥和。

    爐火正暖,馨香四散,一頭巨大的白狼睡在墻角,在它面前乃是一座床榻,床榻旁邊就是窗戶,飛雪入簾,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秦沐雨半躺在床上,她在窗戶上開了一道小縫,欣賞著窗戶外美麗的雪景,

    在她懷中,莫云正睡得安穩,不時間往溫暖的地方鉆了鉆。

    秦沐雨轉過頭來,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她的手輕柔地撫摸著莫云的額頭,雙眼中卻已經帶上一股柔情。

    靈城的這一戰的如夢如幻,她瀕死的場景恍若昨日。

    說起來,若是沒有莫云,只怕自己早就躺在棺材板里了吧?

    經歷了死亡,才懂得活著的美好。

    活著,可以吃,可以睡,可以玩,她還年輕,還會結婚生子,還有美好的人生。

    秦沐雨想著想著,腦海中結婚的對象卻忽然和懷中莫云重合了。

    其實莫云挺好的,雖然不能修煉,可是他很勇敢、很溫柔,還救了自己的性命,如果作為他的妻子的話,那該是怎樣的生活呢?

    想著想著,秦沐雨輕輕拍了自己一巴掌:“想什么呢你?賈云可是你學生。不能亂想!“

    可是越是這樣,秦沐雨想得越多,她粉雕玉琢的臉頰上滿是紅暈。

    “哎呀呀,秦老師啊秦老師,你不老實!”非憶已經從魂晶中躥了出來,一眼就看到了秦沐雨的那嬌羞的模樣,“居然對自己學生動了壞心思!”

    “正好云云也暈了,秦老師,讓我給你檢查一下身子吧!“

    非憶嘿嘿笑著,魂體已經占據了莫云的身體。

    獲得觸感的非憶第一感覺就是舒服。

    尤其是后腦勺那種軟·綿綿而又彈性十足的觸感,簡直是讓人欲罷不能!

    非憶繼續裝睡著,但是卻是輕輕動了動腦袋,不停地蹭來蹭去!

    原來以男人的身體來占女人便宜這么舒服,不行了,舒服死了。

    于是乎,為了多占點便宜,非憶蹭的動作越來越放肆,本來還沉浸在嬌羞的中秦沐雨瞬間感受到了自己懷中異樣。

    再看看賈云的表情,怎么笑得如此……滿足?

    “呀,賈云你醒了……我……”

    秦沐雨結結巴巴道,眼前的這種情況讓她驚慌不已,她就怕之前的話被賈云聽到了。

    而眼見不能偷偷摸摸的占便宜了,非憶也不繼續裝睡,她抬起頭來,壞笑地看著秦沐雨:“秦老師,我怎么會你的床上?”

    “這個……這個……我怕其他人照顧不好你,而且你也救了我的性命,所以……”

    秦沐雨再度結巴了,這理由,她都不信,賈云會信?

    非憶心底臉上表情不變:“秦老師,那為什么你抱著我睡覺?”

    “這……這一切都是可以解釋的,你要相信老師!”秦沐雨連連辯解,要是賈云誤會了怎么辦?

    非憶心底已經笑抽了,眼珠子咕嚕一轉,忽然再度抱緊了秦沐雨,整個腦袋都埋入了對方溫暖的懷中:

    “秦老師,你居然把昏迷的學生騙上了床?你要對我負責!”

    負責?

    秦沐雨傻眼了,這句話什么意思?怎么感覺這么曖昧?

    也就在秦沐雨發呆的時候,非憶再度享受到了那種溫暖的酥·軟,她亂蹭著,只覺得心神大爽!

    這才是人生嘛!

    秦沐雨連忙拉開非憶,她很想表現出一種憤怒的態度,可是到了臉上,呈現了卻是截然相反的表情:

    “賈云,這件事我以后再和你解釋,男女授受不親,你給我住手!”

    住手?

    那怎么可能?

    吃到了甜頭的非憶絕不會學莫云的那種太監態度,美人在此,當然是死皮賴臉了。

    她裝出了一副受傷的表情:“秦老師,我都不行嗎?”

    我都不行?

    秦沐雨徹底呆住了,賈云以前不是很沉穩,很平靜的嗎?

    這副撒嬌的樣子是怎么回事?

    而且這句話,叫她怎么拒絕?

    要是拒絕了,以后豈不是形同陌路了。

    秦沐雨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不說話了!

    而非憶則是繼續躺回了秦沐雨懷中,這一次賺大了,果然和她猜得一模一樣,秦老師喜歡莫云,既然云云這個家伙要當太監,那她就代為享受吧?

    等等……要是莫云知道她這么做了,還不滅了她?

    非憶已經想象得到莫云知道后那種抓狂的模樣了!

    算了,不管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先爽了再說。

    “小憶啊,看你這樣子,挺舒服!”

    熟悉的聲音傳來,非憶連忙睜開了雙眼,汗……莫云的魂體正在旁邊看著她!

    這下糟糕了!

    非憶的魂體連忙跑出了莫云身體,她擠出一副討好般的笑容:“哈,云云你什么時候醒的?”

    “你借用我身體我就醒了,知道錯哪里了不?”莫云開始興師問罪。

    慘了,按照莫云的那種太監思想,只怕又要去糞坑了……非憶又想起了糞坑了三日游,她也不狡辯:

    “錯了,哪里都錯了!不要送我去糞坑!”

    在非憶看來認錯就對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莫云卻反轉般笑了笑:“混賬,你居然吃獨食!這次換我了!”

    在非憶見鬼了的眼神中,莫云再度回歸了自己的身體。

    “這不可能。按照性格來說你不是應該守身如玉的老古板嗎?天!”

    非憶有些傻眼了……感覺她認知的莫云是假的。

    “秦老師,英雄救美,不是都應該以身相許嗎?”

    莫云笑了笑,語氣頗為輕松。

    秦沐雨咬緊銀牙,剛想發怒,這次是真的過分了!

    可是一低頭,她看到了莫云那澄澈的雙眼,看著特別讓人心安,很讓人舒服,這是在開玩笑?

    秦沐雨輕松一笑,她輕輕地在莫云額頭上敲了敲:

    “美人被救,就算要以身相遇,也是要看得俊不俊。你一個小屁孩,毛都沒長齊,老想著這些干什么,乖乖躺著,好好養傷!”

    旁邊的非憶已經看得目瞪口呆,怎么感覺這輕松氣氛完全跟剛才不同了?

    更讓她驚訝的是,秦沐雨此時已經換上了一副溫柔的表情,柔夷還溫柔地撫摸著莫云的額頭,這待遇啊,她剛才怎么就沒有呢?

    屋中,暖香醉人,靜謐安詳。一切都顯得如此的美好!

    可就在這個時候,屋外卻是傳來了嘈雜的叫罵之聲:

    “賈云,日你祖宗!你給我滾出來,我家三叔因你而死,你要償命!”

    “賈云,如果不是你把碧眼狂獅引到了學府,我們學府怎么會損失這么大?賈云,你還有良心嗎?你該出來認罪嗎?”

    “如果不是你偷走小獅子,激怒碧眼狂獅,城門根本不會被攻破,我們也不會死這么多人!云狗,你這靈城的罪人,敢出來嗎?”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