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223-43031455/

第三百零九章:三年
    時光冉冉,眨眼間,便是三個寒暑。

    這三年間,黃金大世愈發臨近,靈氣復蘇之間,無數天驕井噴而出。

    很快的,這些天驕就補上了之前被莫云斬殺的百強人杰席位。

    而元靈殿的少主也有了質的改變,他強勢出關,突破三階,成為了宗師。

    這消息自然震驚眾人。

    年輕一輩之中,他已經已經坐穩了第二的寶座,而那第一,自然便是公認的傳奇少年宗師、元靈界的屠夫——莫云。

    如今,雖然元一已經跨入了三階,可是三年間,那位又怎么會沒有進步?

    莫云現在強大到了何等程度,沒人知道!

    只是可惜,即使是今天,依舊沒有莫云的信息。

    不過,今天元靈界又發生了一場大事上界降下空間通道,并派出使者入駐了百器皇朝。

    三千年一度的黃金大世降臨,上界使者降臨,將挑選天驕進入上界。

    一石激起千層浪!

    早聽聞上界的修煉環境遠遠強于元靈界,就連靈氣濃度都是元靈界的十倍乃至百倍,乃是諸多小域界心目中的修煉圣地。

    三千年來,元靈界無數天驕天賦過人,卻苦于元靈界修煉環境,久久不能突破。

    他們對上界望眼欲穿,卻沒有任何辦法,生錯了年代,只能含恨而終。

    這就是時代的悲哀。

    而現在,這一代的天驕很幸運,進入上界的機會近在眼前。

    得到了這個消息之后,九大皇朝盡皆派出天驕前往百器皇朝,目的不言而喻。

    天下的目光再次聚集于百器皇朝,這一次天驕會晤絲毫不遜色于元靈山,不過一想到天驕聚首,很多人都記起了那個恐怖的名字莫云!

    如今上界使者降臨,如果莫云真的還在元靈界、真的還活著的話,他肯定會來百器皇朝。

    屠夫莫云!

    很多人對其頗有期待……

    圣炎皇朝與百器皇朝交界的一個小村子。

    這個小村子處于大山深處,四周并無妖獸出沒,倒是一個比較寧靜祥和的地方。

    一條小溪橫穿了半個小村子,而在小溪的最下游,卻是一家臨水建立的房屋。

    此時,一對老夫婦緩緩沿著泥濘小路走向這戶人家。

    “鴨肉西施,在嗎?給我殺一下這大鵝,城里買回來的,可貴的了!”

    那老婦人提著一只大鵝,而那老頭則推門走入了庭院之中,她一眼就看到了庭院中的輪椅,輪椅上面正耷拉著一名滿面疤痕的男子。

    那男子閉著雙眼,也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昏迷了!

    那老婦人似乎早就見怪不怪,依舊在外面叫喚著。

    “鴨肉西施,你又干什么去了,把自己的丈夫擱在這里曬太陽,也不照顧一下!”

    “都說幾次了,吳大娘,來我這,要敲門,敲門不會嗎?”

    一道道開門聲響起,一名身穿粗步大褂的女子略顯驚慌地從里屋跑了出來。

    她臉上的刀疤要比那男子還要多得多,縱橫交錯,密密麻麻地,看起來,格外猙獰可怖。

    出來之后,她眼見輪椅上的男子平安無事,卻是松了一口氣。

    “哎呀,你瞧老太婆我這腦子,又忘記了。老頭子你也不提醒我下。這樣吧,鴨肉西施,你給我殺這只鵝,我給你雙倍的價錢!”

    那老婦人拍了拍腦袋,猛然想到什么,歉意道。

    “算了,老規矩,十個銅板,大鵝拿來吧!”

    那丑陋女子頗為無奈地接過了大鵝,走入了后廚。只留下這對老夫婦。

    “唉,這鴨肉西施聽聲音想來也是個美人,可惜了,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臉毀成了這個樣子!“

    “她倒是重情重義,她的丈夫都成了活死人,她還是不離不棄,什么事情都自己扛。唉,這種人難得一見了!”

    “不過有一點很是奇怪,她神神秘秘,鄰里來串門什么的,她都要求別人敲門,也不知道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

    “噓,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鴨肉西施有兩膀子力氣呢,上次幾家小伙偷了她家的鴨子,你猜怎么著,個小伙都被她打趴下”

    ……

    這對老夫婦在這邊閑扯著東西,而不多時,那“鴨肉西施”已經把大鵝處理好了,她用木桶裝好,遞給了老夫婦。

    那對老夫婦連聲道謝,客套幾乎之后,也是離去了。

    而等到這對老夫婦走了之后,那“鴨肉西施”這才松了一口氣。

    “小螞蟻,出來吧,人都走了!”

    非憶輕聲道,而聽到了非憶風聲音,一只螞蟻卻是從輪椅下面爬了出來。

    它爬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爬上輪椅,去扶正莫云腦袋,這樣偏頭睡,莫云會不舒服的。

    和三年前相比,小螞蟻依舊沒什么變化,它身上的依舊是那妖異的紫色,不過已經淡了不少。

    三年前,吞天巨蟻將所有傷勢和劇毒都轉移到了自己身上,那種恐怖的劇毒,足以泯滅小半個域界,可是小螞蟻中了這種劇毒,依舊活蹦亂跳了。

    當然了……代價也是有了,那一次小螞蟻足足昏迷了三個月,醒來之后,已經沒有了四十級妖獸的實力,甚至,它還失去了吞噬的能力。

    它會冷、會病、會餓、會困。

    除了力氣和體型大了點之外,它就是一只普通的螞蟻。

    也就是說,它廢了。

    不過對于這一點,小螞蟻根本不怎么在意,有莫云在身邊,它整天都樂呵樂呵的。

    “小螞蟻,今天的中飯你做吧!

    看著還在親昵蹭著莫云臉頰的小螞蟻,非憶忽然有些羨慕了。

    也不知道是在羨慕小螞蟻還是莫云。

    小螞蟻看向非憶,搖著腦袋,不行,做飯又要離開莫云,它不干。

    “唉!”非憶搖頭苦笑,“你不做的話,莫云他又不喜歡吃我做的東西,會餓著的!”

    和小螞蟻相處了這么久,非憶已經知道了小螞蟻的致命弱點莫云!

    只要是關乎莫云的事情,吞天巨蟻都會認認真真地去做。

    而且還做得越來越熟練了,至少……吃的要比她還要做得好。

    果然,正如非憶所預料的,一聽到會餓到莫云,小螞蟻頓時急了。

    它小心翼翼地從放好莫云的腦袋,從輪椅上爬了下來,臨走之前還不忘對非憶狠狠磨了磨巨鄂。

    女人,你要是敢占莫云便宜,絕對饒不了你。

    院子中,終于只剩下兩人了。

    早春的陽光灑在兩人身上,讓非憶有種暖洋洋的感覺。

    看著昏迷不醒的莫云,非憶的眼中閃過一絲迷茫,因為毒霧的侵蝕,她的魂體也遭受了重創,也在不知道還能夠活多久。

    這么大代價,只是給莫云吊著命,真的值得嗎?

    非憶不知道,但是就算她再一次選擇的機會,她也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非憶慢慢湊近了莫云的臉頰,兩者的額頭碰在了一起。

    云云,你能聽到嗎?

    我會等你,直到你醒來。

    我會等你,直到我死去!

    (周末求票)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