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223-43269545/

第三百五十七章:乾坤峰
    “蒲成先生,我們這里真的不能賒賬!”

    知世閣的侍女滿臉歉意地對著那名老人說道,看那老者低聲下氣的模樣,估計是在求人。

    “我那師侄如今被林青旭打成重傷,性命垂危,若是沒有血心草,必死無疑!可否通融一番?”

    那名叫蒲成的老者苦苦哀求著知世閣的侍女,焦急無比。

    “抱歉,蒲成先生,我們知世閣也是有規矩的……”那名侍女依舊是禮貌性的笑容。

    明明這是美麗的笑容,可是蒲成卻是心下一寒。

    老實說,自從賈純盛失蹤之后,他就已經習慣了他人的冷眼了。

    想當初,有賈純盛坐鎮的乾坤峰是何等的風光,神峰靈秀、高朋滿座?v然是靈獸峰、神煉峰、古劍峰也不得不對他們乾坤峰的人恭敬有加。

    誰能想到天有不測風云,他的結義大哥賈純盛莫名失蹤,雖然是失蹤,可實際上,命牌的碎裂無異于宣布了賈純盛的死亡。

    從那天起,失去了賈純盛,原本人才濟濟的乾坤峰徹底衰落了。

    乾坤峰人人自危,開始時,離去的只是一些弟子,后來便是那些長老。短短百年間,乾坤峰就只剩下小貓兩三只了。

    而更嚴重的不僅是人才的流失,還有傳承的丟失。那些離去的長老和弟子轉頭他方也就算了,他們離去之時還不忘拿走乾坤峰的典籍。

    更有甚者,居然還欺負留在乾坤峰的人都是老弱病殘,明目張膽地搶走乾坤峰的各種典籍和資源。

    到了現在,乾坤峰已經什么都不剩下了,如不是蒲成和幾名弟子的苦苦支撐,所謂的乾坤峰已經被除名了。

    而就在一天之前,之前乾坤峰叛徒林家族人再次進入乾坤峰耀武揚威,乾坤峰的一位弟子氣不過想要反抗,結果反而被林家天驕林青旭打成重傷。

    現在都還在病床上等著血心草救命的呢!

    蒲成無奈,所以只能厚著臉皮來知世閣求人。

    可是現在看這情形,只怕這血心草是求不到了。

    這樣一來,他師侄的性命如何是好?

    “對了,我們乾坤峰還有一部賈純盛峰主的手札,可否換取血心草一份?”

    猛然間,蒲成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聲音顫抖,激動道。

    “嗯……既然是賈純盛峰主的手札,那自然可以換取一份血心草!”

    那侍女沉吟了一下,選擇了答應。

    須知,賈純盛乃是五階武侯的存在,他在世期間,乾坤峰盛極一時,他留下的手札,必然珍貴至極。換取一份血心草自然是綽綽有余的!

    “好好好,我現在就去拿手札,你等著……”

    蒲成面露喜色,他轉身就向往來路跑去。

    “哈哈哈,老東西,你滿臉笑容,是有什么開心事嗎?”

    恰好這個時候,嘲笑聲傳來,一群人已經簇擁著一華服公子進入了知世閣中。

    這華服公子面如白玉,眉宇之間有著說不出的自鳴得意,道不盡的張揚跋扈……

    他此時攔住蒲成的去路,滿臉戲謔。

    “原來是林東陽啊,這算是冤家路窄了!”

    “當初林家先祖也算是乾坤峰的長老,那林家老祖也是識趣之人,他后來見乾坤峰大勢已去,第一時間就投向了神煉峰。走的時候,還拿走了乾坤峰的不少典籍貢獻給了神煉峰呢!”

    “對了,我記得昨天打傷乾坤峰弟子就是林東陽的哥哥林青旭。這又是想干什么?”

    知世閣中還有著其他人,這些人自然都認得林東陽的身份,他們竊竊私語,已經道出了林東陽的身份!

    “林東陽,這里是知世閣,你這是在干擾知世閣買賣?還不讓開?”

    看到這華服公子,蒲成的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他現在還忙著會去取手札,能不和對方糾纏就不糾纏。

    “非也非也,林某這次來,可不是干擾知世閣買賣的,而是好心給老東西你提個醒的!”

    林東陽臉上居高臨下俯視著蒲成,滿臉不屑。

    “提個醒?”

    隱約間,蒲成有了一種極度不詳的預感!

    “老不死的,你看看……這是什么東西?”

    林東陽一臉邪笑,他手一攤開,他身旁的小廝已經把幾張黃紙放到了他的手上。

    蒲成看了過去,瞬間身體一震:

    “這是……峰主的手札,怎么會你的手里?難道……”

    林東陽手中的幾張黃紙正是蒲成用來換取救命藥的賈純盛手札。

    “老東西,你說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既然你不在乾坤峰了,你覺得乾坤峰還有誰能夠攔住本少?”

    林東陽滿臉戲謔,沒錯,就在剛剛,他趁著蒲成離開乾坤峰,一下子就從乾坤峰幾名老弱病殘口中套出了乾坤峰最后的手札。

    “你……你你對他們做了什么?”

    蒲成的胸口劇烈起伏著,他只覺得腦袋一陣眩暈。

    要知道,乾坤峰現在可不比當年了,除了他一個九星武宗之外,整個乾坤峰就沒有一個三階強者。

    他不在?林東陽這個畜生指不定做出了什么事情!

    “做了什么?放心,本少可不會因為幾條賤民而丟棄擎天秘境的名額。收拾他們一頓就行了。不過嘛,老東西,你沒了手札,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換取血心草?”

    林東陽聳了聳肩,一副一切盡在掌控的樣子。

    而蒲成在聽前半句的時候,略微松了一口氣,不過聽了林東陽的下半句,蒲成卻是面如土色。

    雖然林東陽沒有殺人,可是他奪走了手札,而沒有手札,蒲成拿什么救人。

    完了!一切都完了!

    蒲成癱倒在地,雙目失神。

    “哼,老東西,乾坤峰已經是過去式了,你還指望乾坤峰能夠死灰復燃!一輩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嗎?”

    林東陽肆意嘲諷著蒲成,他臉上滿是勝利者的表情。

    而偏偏面對著遠比自己要弱小得多的林東陽,蒲成甚至不敢發怒。

    林家的強者太多了,他此時反抗,只會引來更恐怖的報復。他倒是不怕,可是乾坤峰其他人呢?

    唯有默默隱忍!

    而這個時候,剛才招待蒲成的侍女則是慢慢收起了早就準備好的血心草。

    他們知世閣可不會同情弱者……

    可是這侍女剛剛動手,她耳旁就傳來了一道厚重的聲音:

    “慢,他血心草的靈石我來付!”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之中,一布衣少年緩緩站了出來。

    “小子,做好人是要付出代價的,你最好識相一點!”

    林東陽提醒著莫云,而他旁邊的小廝個個都是摩拳拭掌,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只可惜面對著林東陽的威脅,莫云眼皮都懶得抬一下:

    “聒噪,若是你再敢多嘴,我不介意把你舌頭拔下來!”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