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223-43796524/

第四百六十六章:搶風頭
    實際上,自古以來,修行便有六藝

    煉丹、制器、符篆、陣法、驅獸、法術!

    傳言在古時代,法術修行簡易,發揮出的威力更是恐怖無比,深受修士追捧,被尊為來六藝之首。

    可那畢竟是古時期的事情了。

    自從葬仙葬古、古時代大破滅以來,天地大變,靈力極度衰落,為了適應新的修行環境,護世先賢發明了一種修煉方式

    武凱!

    聚氣為鎧,在保護己身的前提下,發揮出至強無匹的攻伐之力。

    時至今日,六藝依舊存在,而因為武凱的原因,煉器師直接成為了萬界最尊貴的職業。

    在帝仙時代,器神未傳播器神圖之時,鎧武想要修煉,甚至還要看煉器師的臉色。

    若是沒有煉器師給他們設計武凱圖,他們甚至無法修煉!

    而今,雖然煉器師的地位比不得帝仙時代,可無論是二階的外附鎧器,四階的玄光雙翼,五階的銀芒四翼,六階的金耀六翼,這些都需要煉器師的幫忙。

    可以說,如今的煉器師依舊享有著崇高的地位。

    就如那穹海大師,雖然只是五階巔峰的煉器師,可是在萬世宗之內,他的地位甚至隱隱超過了萬世宗的宗主。

    現在八大煉器師聯袂而來,自然引發了巨大的轟動。

    煉器巨頭皆至,這是何等盛會?

    廣場之中又是一番熱議。

    “果然不愧是千年一屆的煉器大會,我武煌界最強的八大煉器師都到了,不枉我萬里至此!”

    “我敢保證,我武煌界九成的頂尖煉器師都到了,若是現在突然有強者襲擊,那絕對是我武煌界的悲哀!”

    “唉,可惜了,萬世宗的那位七階煉器師還是沒有到達,不然今天的事情就有趣了!”

    “那位七階煉器師不慕名利,只怕他是不會來了。唉,那位前輩如此高風亮節,怎么他的弟子莫云那般恬不知恥呢?”

    而此刻,高臺之上,幾大煉器師在互相謙讓之后,也都落座了。

    當然了,主位的兩張椅子都被留了下來。

    眼見一切都安排妥當了,朽器先生慢慢站了起來,他環顧四周,朗聲道

    “諸位,今日便是我煉器大會的舉辦之日,感謝諸位貴賓的到來……今日,我等便要決出我武煌界的第一煉器師!勝者將得到這準七階靈藥虛神草!”

    決出武煌界第一煉器師!

    這才是這次煉器大會的真正看頭。

    人活于世,所求的不過兩種東西名與利。

    武煌界第一煉器師的名頭,這是何等至高無上的榮耀,為了這個第一頭銜,八大煉器師都不知道明爭暗斗了多久,更不說其其他煉器師了。

    而就算有些煉器師,不在意這些虛名,為了虛神草這種利,也會瘋狂。

    虛神草,那可是準七階靈藥啊,而且它的作用只有一個,大幅度提升服用者的靈魂力。

    要知道,煉器師就是魂修,一旦他們靈魂力大增,服用者十有八九會實力大增。

    如朽器這些五階巔峰的煉器師,完全可以直接踏足六階。

    為了這天下第一的名頭和虛神草,也不知道多少煉器師從深山老林中跑了出來。

    此刻站著人群之中,就隱藏著至少兩位數的五階煉器師。他們在等待著煉器大會的開啟,然后……奪下第一煉器師的名頭。

    “咳咳咳……這次大會,但凡是擁有五階靈魂力的煉器師皆可參與,為求公平,大家可一同煉器,以三天未期限,誰煉制出的鎧器等級最高,誰便是我武煌界的第一煉器師,如何?”

    朽器先生言簡意賅。

    擁有五階靈魂力者一同煉器,以三天為期限,煉制出鎧器等級最高的便是第一煉器師。

    規則格外的簡單。

    “可行之,只有五階靈魂力的人才能比試?如此一來倒也省功夫!”

    “一同煉器,雖然三天的時間短了點,可是這正是比拼基本功的最好辦法?梢砸辉!”

    “哼,雖然不相信天器宗的會這么好心,可是到了這個時候,也唯有盡力一試了!”

    諸多五階煉器師都是點了點頭,如今這種比試雖然有偶然性,可這也是最公平的比試方法了。

    “諸位先不要著急,煉器所需要靈材還需要兩個時辰才能運送過來,這段時間,老朽與七位同道皆會講解煉器之道……”

    朽器先生雄渾有力的聲音傳播開來,他的這一番話當即讓大部分煉器師為之一喜。

    要知道,來煉器大會很大一部分就是低階煉器師,這天下第一的名頭,他們自然是不會指望的了,純粹是來看熱鬧的。

    可誰曾想,今天居然有意外之喜。

    要知道,講道的可是武煌界最頂尖的煉器師啊,而且還有八位。

    這些大師常年煉器,神秘無比,對于器道的理解更是達到了極致。

    這些大師講道,必然會給低階煉器師帶來極大的啟發。

    全場的氣氛瞬間熱鬧了起來。

    “咳咳咳,穹海大師,便由你先開始如何?”

    朽器先生沖著穹海道。

    “有何不可?”

    穹海倒是坦然,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卻目光一轉,臉色瞬間一沉。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眾人又是為之一滯。

    “諸位,你們都不等等奴家,奴家可是會傷心的哦!”

    趙沐遙手拿蒲扇,顏面而笑,她依舊在裝瘋賣傻。

    而在趙沐遙身旁,卻是一臉平靜的莫云。

    實際上,趙沐遙已經在莫云的必經之路等待很久了。

    此刻和莫云一起走上高臺,她故意慢走了幾步,讓莫云走在前面!

    對趙沐遙來說,莫云是前輩,她若在前,那豈不是壞了規矩?

    不過趙沐遙知道這一點,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剎那之間,到處都是不滿的聲音。

    “好無禮的小輩,器神宗的使者在此,他還敢走在前面,搶風頭,也是使者大人寬宏大量,換一個人來,他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放肆,莫云那廝在干什么?那上面是他該去的地方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哼,最新消息已經來了,莫云在萬世宗就是個廢物。他根本就不是煉器師,七階煉器師哪會收他當徒弟?我看啊,他就是個冒牌貨!”

    事實上,不僅是下方的千萬人。眼見莫云到來,高臺之上,除了朽器先生之外,所有煉器師的臉都冷了下來。

    高臺之上,只有十張桌椅,這里象征的便是武煌界器道的巔峰,只有武煌界的八大煉器師才有資格上來。

    莫云那廝上高臺,簡直是對武煌界器道的侮辱!

    不過此時乃是煉器大會,身為主人的朽器先生都沒有說什么,他們倒不好直接發作,都在等待著朽器先生的處理。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