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223-44768512/

第五百六十一章:恐懼
    “砰!”

    冥玉那失去了腦袋的身體徹底倒在地上,鮮血四溢!

    霎時間,整個墓室的空氣都凝固了起來。

    安靜!

    靜得可怕!

    無論是血伶、何居極,還是普通的天驕,此時看到了這一幕,都直愣愣地看著莫云,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

    尤其是何居極,此時他已經額頭冒汗了。

    這些都是無敵天驕干的?

    一招秒殺逆戰妖孽,這就是他口中的花里胡哨?

    要是無敵天驕算作花里胡哨,那他們又算是什么?

    恐怖!

    看著冥玉的無頭尸體,眾人只感覺一陣惡寒!

    “滋滋滋……”

    失去了腦袋之后,冥玉尸體上的武凱開始緩緩散去,靈力四溢之間,大部分人這才反應了過來!

    剛才發生了什么?

    堂堂尸靈宗少主,擁有著無量前途的逆戰妖孽、五星武侯,剛剛還在這睥睨眾生,結果就這么死了!

    腦袋都被轟成了渣滓!

    甚至連一句遺言都來不及留下?

    “呼!”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場中更靜了!

    “吼吼吼!”

    打破安靜的是尸靈宗的尸兵,它雖然被莫云貫穿了胸腔提了起來,可是尸兵本就不死不滅,常人的重傷對它來說也不過是缺失了一部分部件而已罷了!

    此時尸兵憤怒大吼,它莫云手中不斷掙扎著。

    “嘣!”

    “吼!”

    尸兵再度發出了非人般的吼聲,不過和上次不同,這次的吼聲明顯就是凄厲的慘叫!

    眾目睽睽之下,莫云右手抓住尸兵的脖頸,他手中蠻力強勢爆發,直接將尸兵砸在了地上。

    尸兵的肉軀甚至要比同階武凱還要堅硬,再加上莫云的萬鈞巨力,那無物可摧的地板居然真的被砸開了,火光四濺間,尸兵的腦袋都陷入了地板之中。

    不得不說,尸兵的抗擊打能力是真的強,腦袋都被鑲嵌在地板中了,依舊沒有什么大礙。

    它古銅色的肌膚黑芒流轉,手一撐,居然有了要脫困而出的跡象!

    不過很快的,它就將為這個動作付出代價!

    莫云隨意掃了一眼尸兵,忽然覺得一陣煩躁。

    他右腳抬起,淡黃色的天極火璀璨燃燒!

    然后……猛地下劈!

    靈道武法:帝焰三重擊!

    誰說武法必須要用手來著的?

    而這還是只是開始,莫云身影晃動,緊跟著又是數十計令人眼花繚亂的斬擊!

    轟隆!

    以尸兵為中心,恐怖的沖擊波擴散開來,每一道沖擊波都掀起了狂暴的風壓,吹得眾天驕東倒西歪的。

    而那毀天滅地般的轟鳴聲混雜著尸兵越來越微弱的慘叫聲,更是聽得眾人心驚膽戰!

    這么打,有誰能夠頂住?

    尸兵再堅硬,那也是有極限的啊,而很顯然,無敵天驕這次狂暴的攻擊已經超過了尸兵的極限!

    “轟!”

    最后一次轟擊,莫云終究是停下了攻擊。

    眾人這才勉強回過神來,他們將目光投向尸兵。

    煙塵彌漫之間,尸兵僅余的一只手掌微微抽搐了一下,徹底不動了!

    殘暴!

    那可是尸兵啊,聽說六階之下,無人能夠傷其封號,可是現在,就這么被無敵天驕給轟成渣渣了?

    那無敵天驕又該如何強大?

    不少人忽然有了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好了,沒礙事的人了!告訴我,剛剛是誰傷他的?”

    莫云一腳踢開尸兵殘余的手掌,他兇厲的眼神猛地掃向人群。

    但凡是被莫云目光掃過的人,都是心中驚慌不已,有些不堪的人,甚至踉蹌后退,盡顯狼狽之色!

    剛才眾人還是很平靜的,可是這一次,看到莫云強勢出手,所有人都不可能淡定了。

    以無敵天驕剛才展現出來的實力,他想要殺死這里所有的人輕而易舉。

    而更恐怖的是,他連尸靈宗少主都敢殺,更不用其他人了!

    要是現在無敵天驕因為泄憤來個大屠殺,那這里還有幾個人能活?

    如果說之前眾人對莫云態度是驚嘆的話,那么現在就是敬畏和恐懼了!

    不少人已經嚇得腿軟了。

    其中,有一個人的恐懼更是達到了極點。

    血伶呼吸急促,她的身體顫抖不止,看著冥玉的下場,她心下已經涼了半截了。

    剛剛,就是她在折磨上官成。

    現在好了,無敵天驕要秋后算賬了,她該怎么辦?

    要知道,她的實力和冥玉相比,也就伯仲之間。

    冥玉都扛不住無敵天驕一招,她的結局可想而知!

    血伶狠狠咽著口水,想要恢復冷靜。

    恰在這個時候,大部分人的目光全都都投在了她的身上,這分明是將她供出來了。

    “是你?”

    莫云鋒利的目光迅速跟了過來。

    冷,從頭冷到尾的那種!

    血伶如墜深淵,她連連后退,不停地搖著頭:

    “不不不,這和我無關!”

    此時的血伶哪里還有剛才的囂張?此時她看著莫云,手足無措,恐懼不已。

    “哼!”

    莫云冷哼一聲,他慢慢地朝著血伶走去!

    莫云走得很慢,可是對血伶來說,莫云的每一步對她來說都有著莫大的壓力。

    每一步,都代表著死亡的接近。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更讓血伶恐懼的還是旁人那種同情的眼神,那種眼神,就像是看死人一樣。

    她記得之前這群人就是用這種眼神看上官成的。

    在半刻鐘之前,她還是執掌別人生命的主宰,肆意欣賞他人死亡前的哀嚎。

    現在,看客還是那看客,可是她卻即將要步冥玉后塵了。

    不行,她不能死在這里!

    跑!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血伶不敢直面莫云,她的身體化作一道血光,朝著門口遁去。

    而以此同時,九大血衛和血伶心意相通,他們一聲怒喝,居然在這剎那沖向了莫云,想要困住莫云為血伶爭取時間。

    這些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若是換一個人來,一個猝不及防,已經讓血伶逃掉了。

    可是對于莫云來說,這一切實在是太慢了!

    血伶已經看到墓門前的長明燈了,再有一點點時間,她就可以逃出生天了。

    希望近在眼前!

    可是忽然之間,血伶卻感覺腦袋一痛。

    她的逃離的身體戛然而止。

    她想要逃跑,可是在她身后,莫云已經狠狠揪住她的頭發。

    “血伶殿下,冤有頭債有主,血債血償,你要往哪里跑呢?”

    令血伶汗毛倒豎的聲音傳來。

    剎那之間,血伶腦袋一陣眩暈。
【網站地圖】

3月14双色球号码查询